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Final Plus]再度綻放的花

c0073742_172653.jpg
Fields of hope。

在Junius 7落下與最終決戰時所響起的歌聲,到底帶來的是希望還是絕望?無可抗拒的,Junius7時地球失去了無以記數的生命、最終決戰時,許多生命的光點在宇宙中殞滅。經歷一場又一場苦悶的戰爭,他們在戰爭中尋找答案 。

阿斯蘭與Shin迷惘於「力量」而戰鬥、Kira與雷受制於「命運」而戰鬥、拉克絲與卡嘉莉為了達成「責任」而戰鬥,無法終止的戰鬥擦撞出星火之花,人類是好戰的 。

Shin與阿斯蘭同樣在戰火中失去家人,因而陷於沒有保護他們「力量」的自責中,最後都決定加入軍隊,成為駕駛。在與Stella相遇後,Shin一心想要實現自己過去未曾實現的諾言「保護妳、我會守護著妳!」他如此地相信著擁有力量的自己不會再次失去,但又再次在無力的狀況中失去了她「我要更強、強過那號稱無敵的Freedom!」──那麼我就將能守護住一切。

Shin與Kira初次的交手時,Freedom斬去了Impuse持槍的手,那壓倒性的力量讓Shin為之扼然,而戰爭也在Freedom的介入下莫名其妙的強迫中止了。這使他始終有種觀念"擁有強大力量的才是王者、才能隨心所欲、才能達到期望的願望"。

在擊敗Freedom後,他渴望於擁有力量的心願看似實現了,所以他堅信自己這次能保護露娜、守護著世界(=擊毀戰亂之源LOGOS),所以他奮力戰鬥。但是持有超越水準之上的力量後他也開始迷惘了、正如在Destiny中不斷尋找「正確(義)之路」的阿斯蘭般。

強大的力量讓他可以輕易地斬壞背叛的阿斯蘭與美玲機體,也讓他能對於曾經害死家人的奧布施以復仇之劍,更進而幫助議長實現命運計劃...但是他卻因阿斯蘭與美玲的死而開始作惡夢,為了讓自己能攻擊奧布而不斷地催促「奧布幫助LOGOS、他們是萬惡之首!」,對於議長投入實現美好明日的計畫也無法立刻下定決心。

過去勇猛如鬼神的急先鋒如今也開始查覺到自己手上的「力量」是多麼的銳利。

最終決戰時他與阿斯蘭對峙,面對這個曾經尊敬(?)與信任的前輩,如今不僅叛變到奧布甚至還攻擊露娜,他憤怒到怒不可抑的爆種「要懲罰這無可救藥的人,我是有力量的」但查覺到他對於戰爭的目的──毀滅奧布只是單純仇恨的露娜終於介入他們的戰鬥中,希望阻止Shin「不對,這樣是不對的,改變世界不是用毀滅什麼來達成的!不是用仇恨當種子!」這是露娜聽到Shin說「所以世界才必須改變、所以奧布才必須毀滅!!」後臉色大變地闖入兩機中的原因。

但看到露娜闖入後的Shin卻陷入混亂中,過去保護的對象妹妹瑪由與Stella一一在目
"這次終於擁有「力量」了,我一定可以守護住, 擋在面前的敵人都要予以殲滅!"
"那...那是露娜,那是我承諾要保護的人...!"


「快住手!」無法阻止自己的攻勢,這次他終於以「失控的力量」攻擊了自己想要守護的對象,阿斯蘭緊急時的回擊避免了悲劇的發生,Destiny大破墜落於小行星上。

昏迷中,Stella的幻影來到,興奮地告訴他自己得到了昨日(以懷有記憶的人類身份死去),並即將迎接明日(新的生命)的到來,並做了再會的約定。醒來時,Shin眼裡映著是擔心他不已的露娜瑪莉亞──他差點因為力量而錯殺的、心愛的人。

倆人相擁而泣,在炫目不已的炮火與殘破機體環圍下,失去「力量」的他以什麼樣的心情看著仍持續在戰鬥的戰場?這是第一次...他以戰敗者的姿態,觀察者的姿態看著戰爭,曾經使用自身力量肆虐的戰場。他到底看到了什麼?

「你想要的,真的是這樣的世界與力量嗎!?仔細回想一下!Shin!!」

──你想要的,真的是這樣嗎?

回頭看著已毀壞的Destiny機體,Shin腦海中響起阿斯蘭對他的怒吼「我想要的...是守護的力量...」力量已失控,將他拖往殺紅了眼的瘋狂境界,不能因仇恨而揮舞著劍,或許就是這個道理吧?

對於前來迎接他的阿斯蘭,Shin掩蓋不住訝異之意,對於他來講,戰爭就是與仇恨對象的搏鬥,更徨論戰鬥結束之後的救援行動。

"阿斯蘭他...並不是懷抱著憎惡或復仇之心來與我作戰的,那麼..."

──戰爭不僅僅是(仇恨)力量的纏鬥嗎?──
c0073742_15452448.jpg
同樣迷惘於「力量」,阿斯蘭卻經歷過上一次的雅金度維之戰。

唯有擁有過力量的人才知道力量的恐懼之處。

為此KIRA隱居海邊安靜渡日兩年、為此阿斯蘭改姓埋名放棄駕駛員的身份,就只因他們曾經擁有過驚人的力量,並知道力量失控時的可怖。當卡嘉莉與議長爭論著保有力量的必要性時,阿斯蘭心裡所想的是與卡嘉莉相同「意圖將力量控制在自己之下是多麼傲慢啊,可是沒有力量又卻是不行...什麼也...做不到...」

阿斯蘭與KIRA不同的就是那強烈的責任感與企圖心,積極地想為自己力量而喪生的生命做補償,所以當戰爭局面因Junius7而即將掀起時,他為伊札克的話「你擁有力量、卻擺著不用嗎!?」而決心歸還ZAFT成為Faith。

「我信任議長,認為他的方向是正確的,那麼,力量只要跟從正確就不會誤用了吧。」

許多人說阿斯蘭總是跟隨者,而非主導者,那或許是因為他那小心翼翼的個性使然,總是再三思量行為是否有誤,總是同時看著事情好與壞的兩面,反而讓他在戰鬥與行事時裹足不前。已經體會過父親所造成、大型毀滅兵器殘忍的他,當再次搭乘上Savior時已無法使用力量進行殲滅戰。

「將敵人屠殺殆盡又能獲得些什麼?想要的是,戰爭的平息,尋找的是,終止戰爭的方法。當尋找到時,那才是該予之戰鬥的對象。」

力量衰退的阿斯蘭,或許在Destiny中看來是如此吧,不過這卻是他成長後限制住自己力量的證明,當一切事情都沒有明朗,當所有的狀況還未能得到結論時就使盡全力壓倒局面,那得到的只是荒無一物的殘破結果。力量過於強大,所以察覺到不對勁時將無法收手。

在KIRA強力介入將ZAFT與奧布軍皆繳械時,阿斯蘭非常不諒解好友的行為「你們讓戰場混亂,卻仍阻止不了下一場戰鬥的開打」沒有找到正確方法前不該以力服人,該治的是本源而不是眼前解決就好。

因為母親的死,讓他渴望於強大的力量。
因為父親的罪,讓他看清力量所造成的過失。

由於擁有著同樣渴望力量的過去,所以他不斷地勸導Shin力量的兩面性
"是劍,所以兩面都鋒利,力量就是如此的東西"
"當你擁有了力量的同時,你也可能就是悲劇的製造者"


在沙漠中的戰役,Shin讓居民們從地聯非人道的奴役下獲得了解放,但是在他們離去時,阿斯蘭卻看見成為俘虜的地聯士兵被居民們圍毆及槍殺,他知道,他們只是「終止」了這場戰鬥,卻不是「平息」了戰爭,另一場的循環又將展開。

與拉克絲的對話是促使他再次坐上Infinite Justice的關鍵。

「連妳...也認為我只是個戰士嗎?」
「你或許確實是個戰士,但是阿斯蘭仍是阿斯蘭。絕對...是這樣的。」

──再次擁有強大的力量或許很可怕,但你是個了解力量可怕之處的人不是嗎?──

Destiny裡,阿斯蘭一開始拒絕力量,到重掌力量後的迷惘,再到信任自己的心路歷程,他從父親所給予的陰影下走出來,成為「阿斯蘭」,而不是「薩拉之子」,或「雅金度維的英雄」。

Final Plus的開頭,與卡嘉莉暫別的大天使號成員分別擁抱著她,走到阿斯蘭面前時,卡嘉莉卻靜靜看著他微笑,這是他們在奧布分離後,首次好好端詳對方的機會。阿斯蘭已不再迷惘,信任自己重新掌握著力量、卡嘉莉也不再慌亂,下定決心重建國家。

當阿斯蘭傷重地躺在病床上時,卡嘉莉曾為自己擅自做下結婚的行為道歉,阿斯蘭則表示了解她是為了奧布,他沒有責怪她,但他們仍還是戀人的關係嗎?連卡嘉莉自己都不確定,心直爽快的她認為自己曾一度為了國家離棄過阿斯蘭,那麼應該也沒有了要求這段戀情持續的立場,而國家又是如此殘破的局面,那麼,脫下戒指算是還給他一個公平吧。

「自由地去做想要做的事」看著憑藉自己意志重新選擇Infinite Justice的阿斯蘭,卡嘉莉微笑了,卻算捨棄了戀人的身份,他們也還是同伴。深解卡嘉莉個性的阿斯蘭,看見凝視著他的卡嘉莉,不禁閉上眼「她...還是沒變啊」

他主動且疼惜地擁抱了她。

一個無言的動作卻代表了無數的言語。

不擅言語的阿斯蘭用行動來表達自己的心意"就算脫下了戒指,我仍是信任妳。所以妳也要信任我,相信我的心意"多少時間以來,他們曾是彼此無助下的唯一依靠,這個溫柔的懷抱,是卡嘉莉所熟悉的,在驚訝過後,她也無法在隱藏地流露出重擔下脆弱的一面,欲哭又百感交集地回抱住阿斯蘭。

體溫將他們緊密地連繫在一起。阿斯蘭輕輕將手闔上伸向他的卡嘉莉的手,這次,他將不再背對她而行,他們是戰友也是戀人,在戰火下的相戀所以才更加信任彼此。
c0073742_20164487.jpg
「當人類吃下這果實,就會眼睛明亮,如同上帝一樣知曉所有罪惡與知惠」

為了創造出能夠獲得更多知識的頭腦、為了得到能發揮更多效能的身體,先天基因調整的「調整者」誕生於世上,其中做為最高作品的就是身為超級調整者的KIRA,

by abeyasuaki | 2005-12-28 15:45 | SEED日記

<< 世界唯一綻放的花 等了一年,就等這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