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南都之罪

c0073742_13425282.jpg

──淨土,清淨、美妙、沒有苦痛的極樂世界。

平安朝末期,由於漫延不斷的天災與動亂的朝廷政局,使得末法思想格外盛行,人們認為世界正逐漸走向滅亡,世間萬物皆在苟延殘喘...但也促使了淨土思想的興起──厭惡末法思想,祈求西方淨土的理想世界,可在現實世界中降生。

天臺宗的學僧源信所著「往生要集」,就是淨土宗的理論基礎,由於其中詳細描繪了死後極樂世界與地獄幽間的景況,因此成功擄獲了當時貴族階級的心,除了頌佛號外更以建築華美的寺院與庭園來讓「淨土」(極樂世界)現世化。

銀的絆之關「遠き浄土への道」發生在平泉的中尊寺「金色堂」,中尊寺為奧州初代當主藤原清衡所建的天臺宗祠院,而位於其中的金色堂外表以金箔所鋪蓋,內部廊柱則全是由金漆、螺鈿鑲嵌的精細工藝所製成,映入眼簾的皆是光彩奪目的金黃色彩,這也是被美稱為「黃金之國」陸奧國的代表建築,金色燦爛的設計被認為是當權者祈求「淨土」的象徵。
c0073742_17145444.jpg
夕陽下的佛堂灑染著深淺相宜的赭金之色,銀隻身一人待在金色堂中祈禱,直至望美出聲喚他,在片刻沉默後,倆人偶然談起關於「淨土」的話題...

「抱歉...我好像打擾到你了...」

「請您不必在意,您清麗的聲音宛如頻迦,怎能說是打擾呢?」

「頻迦?」

「那是棲息於淨土之中的鳥」

「淨土啊...那麼...銀...你是在祈求能夠前往淨土嗎?」

「不,並不是...神子殿下,我是沒法前往淨土的...
清淨、美妙、沒有苦痛...只有佛所遴選的人才能前往的極樂世界,我沒有資格前往...」


「怎麼會...沒有資格,像你這樣的人」

「...我想不起過去...過去的記憶,在那裡出生、在那裡生活著,沒有辦法想起這過往二十餘載的日子...直至遇見了您。沒有見過的地方、從未聽過的聲音、以及不知其名的人們...開始浮現在腦海裡,還有那...在烈焰之中的城鎮」

「被紅蓮所吞噬的美麗街道...赤紅火光映著天邊恍如白晝,孩童細小的哭聲從頹倒的屋縫間傳來...而我,位於那火場之中...」

「..........................................」


「銀?」

「...我恐懼於自己過去所犯的罪。」

「或許因此失去了記憶...忘卻了罪,想不起過去或許是我的心願...」


──或許遺忘了過去是我的心願...──
c0073742_17295567.jpg
就算身為平重衡的記憶被封鎖住,銀還是保有貴族階級的習性,對於淨土思想相當清楚與深信。但那曾經放火燒盡南都(現今奈良一帶)、奪去無數生命的罪惡感,卻隨著對神子日益增長的依戀而復甦。

...那個亮晃如白晝的夜晚,是這樣的。

由於南都僧眾將平家使者兼康等六十餘人全員梟首懸門示眾,憤怒的清盛便派遣么子、當時官位為頭中將的重衡為總大將前往南都征討,官軍對奈良阪和般若寺兩處城郭發起進攻,箭矢連發雨下,僧眾幾乎全部戰死或竄逃。

十二月二十八日,深冬之夜,重衡在般若寺門前吩咐左右勿撲滅火炬,因為在太陽很早就落下、又無月的冬季夜晚 ,天色太暗,沒法估量敵人會從何處出現,進入了與僧兵們的夜戰。但雖然只有點然一處火源,經冬季的狂風勁吹,許多伽藍寺院都被失控的照明之火漫燒了起來。

體力精壯的僧侶早已不是戰死或是往吉野方向逃去了,被烈燄所包圍的是那些無力逃走的老僧、修學佛法的學僧以及寺院裡收養的稚男幼女,他們在南都戰事發生前爭先恐後地擁向大佛殿、山階寺避難,只為了躲避重衡軍隊與僧侶的激戰。

而為了不讓敵人上來,他們也在事前把樓梯給拆掉了,單只是大佛殿的樓上,就聚集了大約一千多人,更不包含躲在興福寺的八百多人及其他廟堂。及至猛烈的火勢燒來,無路可逃的絕望將原本供奉菩薩的淨所化為阿鼻地獄,被焦熱的火燄灼燒所發出的慘叫聲音,就算在距離很遠的平軍軍陣中都聽得一清二楚,那是三千多人的悽‧厲‧與‧苦‧痛

──當然也聽在重衡的耳裡...

在那之後,重衡就因為自責很深而抱持有自我毀滅傾向,憧憬著借由滅亡與戰死來贖罪,就算聽到十六之君(望美)對他說出平家將會滅亡的訊息也不感意外「世間綻放的花朵...包含那千年一度的沙羅之花,也是會有謝盡的一天」或許這也是與其兄知盛相似的一點,總是將戰場煉獄比擬成平家之宴的知盛,不會不明瞭再熱鬧的宴席也總會有落幕的一天。

面對著無以承載的重罪,他在「想要忘卻」及「不允許自己逃避罪惡」的矛盾想法中掙扎,自出戰那天就踏上無法回頭的修羅之道,只能望著被赤血所濡濕的雙手,微微顫抖...

相對於源氏的白色旗幟,平家的代表色為紅。知盛為暗紅的血色、重衡則為赤紅...烈燄之色
不斷灼燒著內心的苛責之火。

重衡在被賴朝所捕送往鎌倉監禁時,政子就利用他下意識想要逃避火燒南都的想法對其種下詛咒「什麼都...忘掉吧,這樣不是比較輕鬆嗎?不用再想起那燃燒的都城...忘掉它、消失吧...讓平家毀滅的平重衡...忘‧掉‧一‧切...」──拾回了感情,就會想起了罪──知道白龍之神子即為重衡心上人的政子,將這個解鎖亦縛鎖的雙面之刃深深埋入他的內心,等待著「銀」與望美在平泉的再會...

「努力回想...探尋著記憶的同時...胸口好苦......好害怕...充滿了不安,但這是不能忘,不能忘...」

──不被允許遺忘的,我的罪──


↓奈良東大寺南門,因為戰火焚燒所留下的殘破現貌。
c0073742_113307.jpg

by abeyasuaki | 2006-09-23 09:00 | 遙久日記

<< 遙久時空3~牡丹之君 平知盛‧平重衡誕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