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牡丹之君

===全文轉載感謝 楓影===
原出處網站:十六夜
c0073742_2331356.jpg

遙久三代的特色,是將許多源平戰爭中歷史上的人物改編為角色出場。

銀的真實身份「平重衡」也是其中之一。而以歷史上與遊戲裡的重衡相較來說,個人以為光榮的確在相當程度上參考了歷史上的重衡來塑造角色。

歷史上的平重衡是平清盛的第五子,與知盛同為正室時子所生,也同以勇猛而聞名。他一生中曾參與過的戰役幾乎戰無不勝(唯一的敗戰便是他遭俘虜的一之谷之戰),可謂平家後期代表性的勇將之一。

(十六夜記中的十六夜逢瀨,由於重衡說過「明日將前往東國」,以及惟盛提到「自墨俁回來時,正是藤花盛開」,所以推測時點應該在火燒南都之後,墨俁戰之前)

但或許是由於重衡出生後不久,平家就已在清盛與重盛的手腕下取得相當地位,重衡又可說是平家貴族化的代表之一。他不只是長於武道,同時也因為多情而有許多風流韻事,顯然是個長袖善舞的殿上人。

能劇「千手」就是描寫他被捕送到鎌倉後,與賴朝派在他身邊照顧他的女房「千手」的悲傷戀情(這裡也看得出重衡長於樂器,劇中重衡彈琵琶,千手彈琴相和)而他與正室藤原輔子之間的感情似乎也非常深厚,輔子得知重衡被送至南都即將遭到處刑,便在途中的日野等待重衡,而重衡也得到負責押送的源賴兼的許可,得以與妻子見面。

當夜,重衡將自己更衣換下的衣裳交給妻子。

「衣形見」

(我脫下這因淚水而濡濕的衣裳,留為紀念)

「衣今何限形見思」

(想到您換下的衣裳僅穿過一日,留為紀念反更令人悲痛)


輔子不但千里迢迢只為見重衡一面,在重衡以佛敵的身份遭處刑後,甚至還千方百計取回重衡的首級、及腐爛難以辨認的屍體埋葬,可見輔子對重衡的愛情之深摯(或者該說怨念之深?XD)

而重衡在一之谷之戰遭俘虜後,被解送鎌倉,但他在賴朝面前仍舊毫不屈服。面對眾人糾彈他的罪孽,重衡卻只是凜然地回答「南都火燒並非是父親的罪過,並且也不是我的,那是人力所不能及的悲劇」,據說他堂堂的氣度連賴朝都為之感動,待之以上賓之禮,但最終仍然因為南都僧兵的強烈要求,將重衡交由僧兵處刑。

雖然說對火燒南都的態度之不同也是銀與「平重衡」的差異,但重衡在被捕之後應該有好幾次機會能夠自盡,卻沒有選擇這麼做,按理說像他這般有身份的武將,被俘虜反而是比死更不堪的屈辱才是。

所以換個角度來想,是否火燒南都真是意外,而雖然重衡為了維護父親與平家的名譽而強調這點,卻也有覺悟藉由被僧兵處死以贖罪——畢竟,當時指揮軍隊的確實是他。

(另外在「最後御大將——平重衡」這本書中,則認為重衡是為了想爭取和談的最後希望以解救平家,回到京若能面見後白河法皇,或許可以看出一之谷之戰襲擊平家是否真是後白河法皇的意旨,如果只是賴朝的擅自行動,那麼還有一線生機,他為了顧全大局才選擇故意被俘虜)

重衡的一生始於平家全盛期,終於平家滅亡。

他文采風流,是優雅的貴族,卻同時也是優秀的武將。他的人品足以使賴朝折服,卻同時又是火燒南都的罪人。在某方面來說,他反而可說是最能代表平家的人物,代表了平家絢爛華麗的榮華富貴,代表了平家淒絕可悲的滅亡。

至於遊戲中的重衡呢?他溫柔風雅,顯然習於男女之事(那十六夜逢瀨時花言巧語…不,甜言蜜語哄神子出御簾的手段之高超、聲音之誘人……orz)同時光榮也確實做出了他身為武將的自負,在二度的逢瀨中,即使神子懇求他逃走,他也依舊為了盡自己身為平家公卿的責任回到戰場。

而被捕後面對賴朝的凜然高潔,也在在與歷史上的重衡非凡的氣度相呼應。

銀對十六夜之君的癡情,在某種程度上更看得出重衡與正妻輔子的影子。


他是牡丹之君——代表著富貴,卻開在早春,在乍暖還寒之時的絕美之花。

c0073742_2327964.jpg

重衡大事記:

1180年
與知盛、忠度共同擊敗以仁王與源賴政,但重衡卻由於感動於敵將五智院與筒井明秀的武勇,而放棄繼續追擊

1180年12月
火燒南都。

1181年3月
墨俁(ㄩˇ)大破源行家,敘任為從三位。

1181年年底
清盛死去。

1183年11月
於室山合戰擊破源氏。

1184年2月
於一之谷合戰中落馬,同行的乳母之子卻因為怕他搶自己的馬,而立刻調轉馬頭拋下重衡逃走,重衡因此被景時俘虜。

1185年6月23日
於木津川遭斬首。

參考資料:

1.網路資料:
重衡生涯
平家琵琶
源平黃昏
重衡之墓
能劇千手

2.書籍資料:
「最後御大將 平重衡」

by abeyasuaki | 2006-09-24 10:00 | 遙久日記

<< 大河劇義經中的平重衡 遙久時空3~南都之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