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大河劇義經中的平重衡

今日是遙久時空中銀的生日...因為歷史上真實的重衡生辰並未記載(只記被斬首日Orz),所以就此九月二十四幫他慶祝吧,除了上提學妹楓影所寫的考據文以外,把最近持續觀看的「大河劇義經」中的重衡稍做介紹。也歡迎大家觀看遙久分類的文章。
以下為截圖與劇情簡介↓

小時候的重衡(乳名:五郎丸)與義經(乳名:牛若丸)。

大河劇中將義經幼時設定為與清盛的兒子們關係親密,由於常盤曾一度被清盛納為妾室,所以清盛也不排斥義經喚他為父親,甚至對他抱有期望及疼愛(這也導致宗盛的嫉妒),雖然清盛實為義經的殺父仇人,不過母親未告知,義經又年幼的狀況下,他在平家渡過好幾年日後非常懷念的日子。

因為這層關係,年紀最為相近的清盛五男重衡,及四男知盛,常與義經玩在一塊,不管是摔角、賽跑、還是玩竹蜻蜓及爬樹,他們就像兄弟一樣地快樂玩耍,但也被母親時子(清盛正妻,後稱二位尼)責罵,因為她認為不該與源氏餘孤整日混在一起。

圖中身穿白衣的是重衡、紫衣的是知盛、藍褲的是義經。
c0073742_18212855.jpg
重衡火燒東大寺與興福寺。
關於此段可參考南都之罪

由於南都僧兵將平家使者等六十餘人全員梟首懸門示眾,憤怒的清盛便派遣么子、當時官位為頭中將的重衡為總大將前往南都(今奈良)征討,十二月二十八日,重衡在般若寺門前進入了與僧兵們的夜戰。

他雖然只有點然一處火源,經冬季的狂風勁吹,許多伽藍寺院都被失控的照明之火漫燒了起來。並將東大寺的大佛給整個燒燬(這也是他日後被稱為「佛敵」的原因),在當時佛寺地位崇高(貴族尤其迷信,出門或生病都要占卜或請示神佛),這場火禍雖說是意外,但也是前所未聞。

在京都的重衡妻子─輔子,聽聞到丈夫的戰事消息,驚慌地向婆婆二位尼(時子,此時已出家)哭訴,害怕佛陀降災於平家一門與重衡的身上。
c0073742_18405627.jpg
一之谷戰役兵敗被擒的重衡。

這個讓義經史上留名的奇襲戰役,卻讓平家死傷慘眾,包括無官大夫平敦盛在內的許多公卿皆亡與此戰。原本將本陣設在一之谷(今神戶須磨市)的平家是以逸待勞,因為背山面海、東西狹長的地勢可說是天然的要塞,要攻打此處除非繞道東面的生田之森才可行,源氏主力軍也以此處為進軍目的地。
c0073742_21434666.jpg
(白色的是源氏,義經走左道丹波道,大將範賴走右道山陽道、紅色是平家陣地,宗盛與安德帝在一之谷,知盛重衡防守東面的生田之森)

但擔任機動部隊的義經卻不滿足於傳統的策略,他先是以鑼鼓與放火燒山嚇走駐守在三草山的重盛之子資盛,又動用附近鄉間獵人的情報, 選擇從鵯越一帶的山崖騎馬直下,平家沒有想到竟有人從幾近陡峭的山背攻來,被義經所帶領的少數人馬殺得措手不及,宗盛在慌亂中帶著三神器與安德帝逃往海上。
c0073742_21564444.jpg
而在生田之森聽到本陣被突襲的平家軍,由副將重衡帶兵回救本營,在正史上他因愛馬被射、乳母兄弟棄主而被景時所擒,不過大河劇中改為他本欲在亂軍中發箭射殺義經,被弁慶發現打落馬下而被生擒。

當他報上「三位中將」的名號時,義經不禁驚訝出聲,因為這正是幼時親如兄長的重衡,現在竟被自己在戰場所活抓,就像是有什麼不可思議的宿命一般。看著他吃驚的臉龐,重衡也認出了眼前的敵將正是自己所疼愛的牛若丸。
c0073742_18534947.jpg
被俘的重衡被迫寫信給平家,請求歸還三神器給朝廷。

日本三神器─八尺瓊勾玉(在今東京皇居)、草薙劍(在今熱田神宮)、八咫鏡(在今伊勢神宮)是代代天皇相傳時的信物,可以說是沒有這三項神器在手就不被承認為正統的繼任天皇,雖然背叛了平家的後白河天皇另外擁立了新天皇,但跟隨平家逃亡的安德帝手中握有三神器,也因此新天皇的繼位並不完整。

後白河之所以急著要賴朝討伐平家的原因此也在此,而適當重衡被補,雖然知道機會渺茫,但源氏還是強逼重衡,寫書信給逃往西國屋島的宗盛等人請討神器,想當然爾是被宗盛給拒絕了...知道丈夫可能因此面對死亡的輔子痛哭失聲,知盛則安慰她說敵方尚有義經在,重衡短期內應該沒有生命危險。

(重衡官位此時為本三位中將,而他信致書的對象"內府殿"則指"內大臣",亦即平宗盛,宗盛之前長兄重盛也曾做過這官職,所以將臣被人稱為"還內府"(從黃泉歸還的內大臣))
c0073742_16552314.jpg
在移送途中對談的重衡與義經。

原本在平家拒絕奉還神器後,就要面對被斬首的重衡,由於賴朝的來信而性命之危暫緩,義經主動請纓押送重衡回鐮倉,景時雖然反對卻也不好說什麼。而在一行人進入駿河一帶時,義經支開監視的左右,單獨與重衡對話。

義經:「...重衡大人...您恨我嗎?」

重衡:「恨?...」

義經:「從離開京城後,您都沒有跟我講過一句話,直到現在」

重衡:「...那個時候根本想不到...你我會成為敵人」

義經:「我也是...幼時的我甚至將清盛公當成自己的父親,清盛公談及對嶄新國家的夢想,現在仍刻印在我心中─父子兄弟不再分離...沒有戰爭、和平繁盛的世界」

義經:「然而,清盛公去世後,平家一門卻未同心協力,造成世局混亂...嶄新的國家,只是一場幻夢,鐮倉公(賴朝的敬稱)要取代這樣的平家,以建立嶄新國家為目標」

義經:「所以我追隨了他,為他效力,並以此為信念戰鬥」

重衡:「...九郎大人(義經全名為"源九郎義經",後加上官位名為"源九郎判官義經"),那時候...我以為自己有了個弟弟」

義經:「我也是。知盛大人、重衡大人,我把你們當作自己的哥哥...現在跟平家開戰後,我更深刻地感受到,當時我們是如此親密無間」

重衡:「...這就是宿命啊」(重衡是相當相信淨土思想與宿命論的人,劇中常可聽到他提及)
c0073742_17423773.jpg
重衡在賴朝前面凜然回答質問。
關於此段可參考銀(平重衡)終章和歌

被押回賴朝跟前的重衡,被眾人質問燒毀南都的罪行。當賴朝左右問及「燒毀南都是因戰爭情勢所趨嗎?還是...受命於清盛公呢?」的問題時,重衡耿直地否定了此番答案

「燒毀南都,是我個人的主意,南都僧兵的所做所為是對平家一門與我父的污辱,我忍無可忍,就放了火」

(平家物語中則是記載重衡說詞為「南都火燒並非是父親的罪過,並且也不是我的,那是人力所不能及的悲劇」)

賴朝詢問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重衡無懼地直視賴朝眼睛「自古凡是手執弓矢的人,上陣迎敵,被殺亡命,也無所謂恥辱。現下快些取我首級吧」

在重衡被帶下後,左右詢問賴朝對適才的看法「南都之事他應該是騙人的,其實只要把罪名推到已過世的清盛頭上就好,但他卻乾脆承認是自己自作主張放火的」

而特地將重衡押送回鐮倉的目的也是想親眼見見這號人物(重衡以武勇與文才兼備為名),甚至如果可以的話,賴朝想將重衡收為己用,並吩咐下去將他交給伊豆的狩野介看管。
c0073742_17522836.jpg
重衡自願前往興福寺受罪。

在賴朝的看管之下於伊豆過著軟禁生活的重衡,但南都興福寺的壓力卻不斷地來到,僧兵們要求鐮倉方面交出火燒南都的罪魁禍首重衡,賴朝苦思許久,不得已下派了投奔源氏的平賴盛(重衡的叔父,因其母池禪尼救起幼時的賴朝,因而是平家中倖免存活的一人)前往告知重衡這個消息。

但不待賴盛開口告知拜訪的真正原因,重衡就已猜出狀況,遂主動請求前往興福寺受罪,在聽到平家一門全數在西方壇浦之地皆葬身海底後,重衡就已喪失了求生之意,想到再也見不到一族的任何一人...尊敬的母親二位尼、親近的兄長知盛,重衡覺得獨活的自己尤如行屍走肉。

平賴盛聞言內心大慟,賴朝將平家一門逼至絕路,但自己非旦沒有復仇之意,甚至也未如姪子重衡般地求死心願...平家眾人,就這樣一一被俘,一一就死。
c0073742_180404.jpg
重衡斬首。
關於此段可參考牡丹之君

狼狽地被轉送回南都的重衡,在路上碰到也被義經押送的哥哥宗盛,宗盛並告知重衡,知盛臨死前英勇的姿態與平家女眷們視死如歸一一投水而死的情景,重衡聞言不禁流下淚來,想到這次會面就是與兄長今生的訣別,重衡語重心長地拜託義經照顧宗盛。

而到達南都後,憤怒的僧兵們將他拉入寺內審問,重衡不作任何辯解,任何罪,他都接受。

很快地,僧眾們將他帶到木津川一帶準備處斬首之刑,但自一之谷戰役後分別的妻子輔子,卻在千辛萬苦打聽下尋到了他的蹤跡,她撕心般哀慟的哭聲讓負責監督行刑的僧侶們也湧起不忍之情,他們答應讓重衡與輔子做最後一次的見面...

眼見丈夫憔悴不已,輔子悲痛地抱住他虛弱的身子,重衡為了留給她遺物,便以口咬斷自己頭髮,滿懷關愛之意地放至她掌心並靜靜合起,他慎重的請輔子答應絕不追隨自己而去,要活到壽命的盡頭,這樣下一世他們才能再相會...

重衡死後被放在般若寺前示眾,而輔子則在之後取回他的首級與屍身下葬...重衡的供養塔目前位於京都的安福寺內。

在那之後,宗盛也被賴朝下命斬首,平家一門就此滅絕。
c0073742_17403642.jpg

by abeyasuaki | 2006-09-24 16:55 | 電影日劇

<< 遙久時空3~白罌粟之戀 遙久時空3~牡丹之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