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哈利波特~Dark Side Of The Moon(後篇)

感謝采薇學姊同意轉載
======================================


Dark Side Of The Moon(後篇) by采薇

「離開學校的這十幾年,你在外面都是怎麼過的?」餵路平喝完一整杯的魔藥後,石內卜開口詢問。

路平用前肢的短毛拭擦嘴角藥液,心中大感詫異:怎麼,石內卜竟然關心起他從前的生活來了?「我嗎?唉,實在說來話長:因為我是狼人的緣故,所以找工作一直很不順利,住所也換了好幾個地方;很想念在學校和朋友們一起的日子,也經常感到寂寞....」

「誰要知道那些啊!」石內卜又發火了:這傢伙找我做心理輔導不成?「叫你說每到月圓的晚上,你都是怎麼過的?講重點!別再牽東扯西了!」

被石內卜這麼厲言責罵,路平伸了伸舌頭──石內卜不安地發現,那舌頭似乎變細長了──「是問這個啊?很抱歉,恐怕沒有參考的價值:我會選擇僻靜無人的所在躲起來,自己雖然沒有記憶,不過好像沒殺過人──如果有的話,身邊應該留有傷者或屍體才是。」

路平說得輕描淡寫,但回想起當年受襲狀況的石內卜,忍不住在心中打了個寒顫:任何親眼看過狼人真正面貌的人,要不畏懼這種兇猛殘暴的怪物是不可能的。

「幸好是現在是暑假,留校的師長學生應該不多,只要不遇到人就沒事了....」

路平移開目光,刻意不去看石內卜的表情:「我會儘可能移動到禁忌森林的深處,你也趕快去找個隱密的地方躲起來吧!」看來路平終於意識到自身的危險性。

「說得倒簡單!」石內卜冷哼一聲,將思緒從恐怖回憶中拉回現實:「別的人就算了,你要我怎麼躲?就算藏起來,你也會憑嗅覺找到我的!」

路平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聽到某個被說漏嘴的重要情報:「....呃?你的意思是,變身後的我會去找你?」

他原是不假思索衝口而出,沒想到一聽這句問話,石內卜臉上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怪異神情──很難歸類為某種單一的情緒反應,混雜了吃驚、懊喪、壓抑、氣惱、甚至有些....臉紅發窘?



路平想不透有什麼事能讓石內卜失態到這種程度,不過顯而易見的是,馬上就會有一場雷火俱下、惱羞成怒的震耳吼叫了!路平屏息等待災難的降臨,但出乎意料之外的,石內卜恢復原先冰冷蠟黃的臉色後,卻突兀地轉了個話題:

「....你真的不記得變身時發生的事嗎?」石內卜緊盯著他的眼睛,話音嚴肅低沉。

路平被那雙發亮黑眸看得有些心慌:「是真的啊!你也很清楚的:狼人在變身時都處於無意識的狀態,除非喝了縛狼汁維持原有的『人』的意識,否則不會記得曾經做過什麼,這點我可以作證。」

石內卜點點頭,不再探詢下去:「....把衣服脫掉。」

「呃?」路平不解地看著對方。「衣、服、脫、掉!──你現在就聽不懂人話是不是?」石內卜忽然咆哮了起來:「別以為變身撐破了你那身爛長袍,我就會拿一件新的給你換!動作快點!只剩幾分鐘了!」

「你、你要我在這裏變身?」路平向四周緊張觀望,放眼淨是會被發狂狼人砸得粉碎的儀器、藥材與標本:「可是....到禁忌森林去比較好吧?這裏是你的辦公室耶!東西不用先收起來嗎?還有,你這個地窖牢不牢固啊?我自己是不清楚,但據說有些狼人能破壞門鎖脫逃....」

會擔心這些,不如當初就不要來!石內卜很想破口大罵,但另一種更強烈的情緒已壓倒性地控制全身──心跳的鼓動聲竄升至喉頭,眼前所見的景物正以高速自意識中後退離遠,路平就要變身了,他能感覺到恐懼逐漸淹溢滿整個空間,自黑暗隧道盡處現身的猙獰灰影、肩背處火燒般的灼辣疼痛、被撕裂的衣袖長袍、血的氣味....完全壓制住他行動的野獸軀體,騰熱霧氣自利牙尖削的長嘴裏吐出,不斷巡梭在他的頰畔、頸邊....

正是十多年前的惡魘重演!

* * * * *

「唔....」恢復意識時,路平發現自己正裸身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看樣子已經熬過了那段最危險的變身期間。感覺口中沒有濃烈血腥、手指尖上也不帶可疑的碎肉破片後,路平這才放下心來,開始定神環顧身周情況。

....咦?不會在作夢吧?他記得自己最後變身之時,正是在這間石內卜宛如地牢的辦公室裏;但眼前壁磚棚架完好無缺、書籍標本各安其位,竟找不出一絲曾被暴力破壞過的跡象?

他才在驚嘆石內卜那劑不知名藥方的神奇功效,此時大門打開,石內卜肩披一條灰綠色浴巾從外面走了進來,對已經恢復人形並醒轉的他看也不看一眼,就當他路平這個人完全不存在似的,自顧開關櫥櫃,將半濕的毛巾扔了進去。

或許石內卜真的沒在管路平怎樣,但路平不可能不去注意石內卜的外表狀況,想看出對方身上是否有任何被他撕咬抓傷的痕跡。

值得慶幸的是,石內卜行動完全正常,那件自有記憶以來似乎從未更換過的黑袍也沒有破損;若要說他所觀察到最不尋常的現象,就是石內卜那頭骯髒黏膩的長髮已完全貼伏下來,從髮緣滑落的滴水染濕了肩頭一大塊。

────塞佛勒斯洗頭髮!路平倒抽一口涼氣,不知司事占卜學的崔老妮教授,會不會將此視為金星落入第四宮、天地即將產生異變的奇詭前兆?不,不光如此,一股帶著草藥味道的淡淡水氣從石內卜那兒飄來,難道他剛才泡澡去了?

這就怪了,石內卜向來極重隱私,光是門前入口處就施了好幾層咒術魔法,斷不可能讓他單獨待在研究室裏,自己卻在如此緊要時刻上浴池洗澡啊!

「塞佛勒斯,你剛才是去....」路平才要問,腦中又想出了另外一種可能:

「....游泳?」

換來的當然是石內卜殺人般的兇狠目光,但總比對他不理不睬好得多了。路平鬆了口氣,心中也暗罵自己傻:既然塞佛勒斯沒有洗澡的理由,當然也不會挑這個節骨眼特意去游泳了!

知道石內卜絕對不會問「你醒了啊?現在身體覺得怎麼樣?」之類的關懷話題,路平只好自己開口:「呃,謝謝你的幫忙,塞佛勒斯,看來我總算恢復正常了....希望我在變身的這段期間,沒有給你惹太多的麻煩?」

石內卜轉開臉,眼睛盯著前方發霉的天花板瞧,彷彿那兒藏有什麼秘密:

「....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

這已經說過好多次了,但路平還是低頭道歉:「對不起....」

「........」

「我記得會比較好嗎?」路平試探性地問道。

「................」「....抱、抱歉,隨便問問而已....」

看到石內卜的臉部肌肉又開始歪斜抽動,路平立刻轉移話題:「不過真是嚇了一跳啊!我還以為醒來的時候,看到的一定會是──」「沒看到我的屍體你很失望?」石內卜冷冷頂上一句。

「塞佛勒斯,你怎麼會這麼想呢?我從來都不希望你死啊!」路平柔聲說道,那話語中的誠摯情感,足以融軟任何鐵石心腸:「不只是我,就連天狼星也一樣的:他那次惡作劇的確很不應該,但他就是這樣的個性啊!他天生喜歡冒險,有好幾次連自己都差點喪命....」

「夠了,我不想再聽你那位智勇雙全的好朋友有多無辜、他那致命的玩笑又是多麼高尚。」

知道石內卜對天狼星成見極深,並非如今三言兩語所能解釋清楚,路平只好放棄勸說:「....抱歉,我沒有硬要美化他的行為的意思....嗯,我很驚訝你的辦公室沒被我破壞,看來你那一帖藥對狼人非常有效。」

石內卜緊咬著蒼白的薄唇。「....那不完全是藥的關係。」停頓稍許,他終於很不情願地承認:「因為我知道讓成年狼人鎮定下來的方法。」

「什麼?」路平大吃一驚,忘形地向石內卜那兒跨步走近:「你是說真的嗎?這可是前所未有的重大發現耶!至今從來沒有人能──」「閉嘴!我沒問你的意見!」也不曉得在氣些什麼,石內卜突然漲紅了脖頸大發雷霆:「你還想在這裏待多久?穿好衣服就給我滾!」

「是、是,我知道了....」路平趕緊撈起他及時脫下才沒被撕成破片的長袍,手忙腳亂地匆促套上:「那,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石內卜背過身子,連個「哼」字都懶於應付。

因為完全是意料之中的反應,所以路平也只微微一笑,走到門口才向石內卜行禮告別:「塞佛勒斯,真的非常感激你為我做的一切....我知道你一定能冷靜面對這種緊急狀況,但也沒想到你可以處理得如此漂亮,實在謝謝你了!」

路平露出他溫煦柔和、令所有學生如沐春風的微笑。

和暖春風在石內卜三尺之前瞬間凍結──從學生時代就看慣路平的柔性攻勢,這招對石內卜從一開始就是無效:石內卜木然從地上拾起書本,翻回被打斷前他所看的那一頁,對路平刻意的諂媚討好充耳不聞。

就如同石內卜不為路平的溫柔笑容所動,路平也從未因石內卜的冷漠對待而退縮:「看來你還有事情要忙,那我就不打擾了....說真的我很佩服,除了你以外,大概沒有其他人能控制住變身後的狼人吧?所以──」路平朝石內卜的背影彎身鞠躬:「下個月也麻煩你多照顧了!」

幾句話便讓裝聾作啞的石內卜倏然回頭:「──喂,站住!你說什麼?誰要照顧....以後不准再來了!聽到沒有、路平!」

石梯咚咚作響,是路平加快腳步跑走的聲音。

────哈利波特同人誌‧〈Dark Side Of The Moon〉全文完────

後記:
(....好累....才熬夜啃完書又要軋同人誌..../_\)

為服務借書給我的霜影好學妹,采薇連這種(嗶──)的配對也得寫....(黑直線)好吧,反正石內卜已是總受,再加上狼人一隻也不算多;如果獨角獸只馴於清純處女,或許狼人對陰沉處男也有興趣?(死)從這個出發點一路下去,越寫越覺得這已超出BL範疇、即將走到不知何方了....(遙遠的目光)

霜影學妹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僅只是正太控的采薇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就
祝福她百尺竿頭、精益求精、前途無量、鵬程萬里....

邊寫邊抽筋的采薇
2002/6/14

by abeyasuaki | 2006-10-15 16:27 | 創作日記

<< [速報] 蜀之星彩 哈利波特~Dark Sid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