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緋色之欠片~狐邑祐一路線~封印解放

c0073742_0582211.jpg

「...我想起之前在圖書館看過的一本書,裡面故事很有意思。」突然地,祐一學長沉穩的聲音打破沉默。

──在冰天雪地的南極,有兩隻感情很好的企鵝,他們一直生活在一起,一塊覓獵、同時進食,在空無一物的冰原上,惟有他們而已。

但是,其中一隻企鵝很想離開這個枯寂之地,牠認為海的另一邊有更加美好的世界, 所以想去看看,牠希望另一隻企鵝能跟牠一起踏上旅途。

另外一隻企鵝沒有這樣的勇氣,持續的苦惱,苦惱......到了伴侶離開的那天,牠只能哀傷看著對方的離去...被留下的企鵝很難過,終日哭泣,但還是什麼都做不到。


「離開的企鵝沒有比較偉大,選擇留下的企鵝也不是無用...只是,選擇的生活方式不一樣而已,這個世界有很多種生活方式的。」平靜的語調卻帶有不可思議的力量,我只能靜靜地注視著他。

這個祐一告訴珠紀的故事,似乎恰巧比喻了他與珠紀,從小生長在村子裡,被家族教導傳承的一切,他早已知道了自己的獸之原型。透過守護者解放儀式的進行,珠紀也窺見了祐一內心沉睡的幼年記憶。

小時候的他為了救差點發生車碾過的朋友而身受重傷,雖然傷口很疼,但是祐一很開心,因為朋友一點擦傷也沒有,可是...朋友看著他的眼神卻是劇然的恐懼,沒有笑容的迎接,卻是害怕而扭曲的臉。

小祐一不了解為何是這樣的反應,只感覺到這樣的眼神讓自己周身發冷,好像...發生了什麼。他低頭看著自己原本血肉模糊的手與腳,已經,只剩下淺淺的肉色痕跡了。

「怪物...啊啊....」幾乎不成句的殘酷語句從獲救的朋友口中脫出,他落慌而逃。丟下,祐一一個人。

那件事他不敢忘記,也無法忘記。

從此之後他很少跟人來往,學校的朋友僅限於同為守護五家的伙伴,他顯眼的外表也招來嫉妒與傳言,對他而言,人類很可怕,人類也很怕他。

而珠紀,也是人類。

封印解放的祐一真身是淡金淺白的四尾妖狐,厭惡妖之血的他終究是為了守護珠紀而解放了力量,但原本就緊守玉依姬與守護者分際的他,由於妖狐之力的覺醒更加得將珠紀推得遠遠的,不是春日珠紀與狐邑祐一,而是玉依姬與守護者,這樣就好了,名為守護者就可以將妖的本性徹底解放,妖就是該殘忍醜惡沒有慈悲心。

──不用擔心我。

──我並不是人類,打從一開始,我的生命就屬於玉依姬,只為保護她而生。

──我存在意義僅限於此,所以,妳不必因捨棄我而有罪惡感。


前世的妖狐對自己身為守護者的身份高興,因為守護著仰慕的玉依姬──可以隨侍在她身邊。過去不論到那邊都遭人厭惡與追殺,玉依姬不僅是救起滿身是傷的牠,還給了牠一個安身、生存之地。

──所以那份情,不能再超過了,她有她身為神之女、守護的任務,而我的使命則是阻絕一切襲向她的災厄。

被義務與責任絆住的倆人沒有說出真正的心情,就這樣迎向了與發狂的「鬼」的戰爭。

前世的玉依姬對瀕死的妖狐伸出了手,現世的祐一卻撥開了珠紀的手。太過於溫柔體貼,所以拼死隱瞞住內心的灼熱,正如圍繞在他身旁、冰冷的青炎狐火,實則熾熱焚燒。

被關在制約的村子裡成長,他太了解那種無力反抗的莫可奈何,如果接受了她的感情,珠紀或許就會遭受同樣的命運,被無形的血緣深深栓住,沒法離開一步。也或許一如以往的人類般,她會厭惡自己那異端的原型。

一再地拒絕珠紀對自己的感情,祐一甚至故意說出傷害她的違心之論,被逼到轉身的珠紀卻在此時聽到關於「玉依姬的封印」的真相,五個封印寶具本質只為加強玉依姬靈力的法器,村子的結界也不過是困住守護者的防備之一,真正守住鬼斬丸,而不讓其力量為人誤用的封印──正是玉依姬本人的血。

玉依姬承受父神命令看守著存在於刀中的力量,但同時也是封印住刀的生贅(活祭品)。

若是封印力量減弱的年間,村子裡流有玉依姬之血的村民們就必須以自己的血作為奉獻,而傳承著玉依姬直系血液的珠紀,則是其中最為純粹、強力的生贅。

才剛被祐一拒絕的珠紀,聽到這個被傳說所隱藏的真相,不禁一陣天旋地轉,原來這就是祐一學長為何總以身體為自己屏障的原因,為了保存重要的祭品、因為需要她的血、玉依姬的血,所以他才不顧安危、拖著屢經激戰已殘破不堪的身軀保護她...

心灰意冷的她決定接受自己的任務,接受儀式成為贅,但聽到消息的祐一無法接受要以珠紀的死換來封印的完整,他把她帶到無人的楓林希望她能趁機逃走。

──只要拿走我的生命就可以了,妳不必為此而死。

珠紀頓時痛心疾首,失控地對他大喊「不要不要不要再這麼溫柔,學長所做的所有都是為守護者的職責不是嗎?會擔心、會觸碰我都是為了要讓我甘願承受巫女的責任、保持戰鬥的能力,所有的體貼都是欺騙我的,你明明這樣說過的!」為何要讓我了解到真實後,又要我逃避玉依姬的宿命離開?這一切明明都是騙人的...

──你對我的那份體貼,曾是支撐我走到現在的支柱...

「──不是這樣的!!」珠紀初次聽到祐一充滿著感情的怒吼聲,迴響在夕日西下的森林。

「的確,一開始我是在盡從小被教導、身為守護者的義務,但...現在已經不是了...」

「在妳為我落淚的那時起...」

「不管碰上什麼樣的危險與困境,妳總是全心信任著我,這樣的妳,非常堅強又美麗」

「溫柔的心,深深吸引了我...」

「一直認為,這樣的妳...總有一天會脫離束縛與枷鎖,離開這個村子去到外面吧」


珠紀想起那個夜晚,祐一曾經告訴她的兩隻企鵝的故事,當時她覺得心慌意亂的自己不足以擔當玉依姬的重責,而祐一則不論面對什麼都冷靜面不改色,這樣的學長非常強悍,所以珠紀原本以為那個故事是祐一為了安慰她說的...

但是不對,是相反的,在祐一心中,擁有勇氣離開的是她,而無法做出選擇留下來的則是祐一自己。

「如果...心靠近的話,妳或許有天會承受不了這些封印、這些咒縛...」

「所以我想不要待在妳身邊比較好」

「我沒辦法,失去妳」

「我不願看著妳變不幸...」

「....不想妳...因為我這個怪物...而心碎...所以...快逃..........」


那是狐邑祐一,哀傷壓抑的告白。

珠紀眼框含著淚,聽著祐一強忍著痛苦的聲音
再一次地告訴他,自己從未改變過的心意...那是希望永遠與他同在的戀慕。

繼承玉依姬之魂的珠紀,繼承妖狐之魂的祐一,千年前因為責任而無法結合的倆人,透過他們相通的心意而將靈魂重疊了...在這片,千年前玉依姬救了妖狐的火紅楓林中,淡淡且輕柔地融合在一起...
c0073742_2240470.jpg
「這個誓言,不論重覆幾次都可以,狐邑祐一的全部所有將奉獻給妳,珠紀」

祐一對珠紀再一次的起誓,滿是信賴與愛意,也不再是稱呼她為玉依姬。將與妳同在、將與妳並進、將在妳身旁共同奮戰、將與妳一塊活下去...──這是我的誓言,狐邑祐一對春日珠紀的約定。

暖和的感覺滿注在倆人的心中,他們攜手面對最後的戰局...毀去鬼斬丸、毀去已存活四百年的魔術師野心,然後約定,要一起離開村子,作只有倆人的旅行...

by abeyasuaki | 2007-03-14 01:01 | 遊戲日記

<< 緋色之欠片~狐邑祐一路線~一波... 音樂故事企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