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緋色之欠片 ~あの空の下で~情人節篇&秋祭篇

c0073742_23221534.jpg
這個實在太犯規了所以要寫(笑)

情人節篇&秋祭篇都是在外傳一輪過後,才出現的special章節,情人節篇很簡單,終極目的就是送本命巧克力給喜歡的人,然後給其他人義理巧克力。中途歷經管狐的偷吃事件與珠紀自己忘記帶本命巧克力來學校的大災難...

(話說,就算給真宏或遼義理巧克力,他們自己會解釋成珠紀害羞不好意思,所以謊稱是義理XD|||事情往自己有利的方向解釋,這點果然跟祐一差很多)

在圖書館第一次碰到祐一學長時,因為本命巧克力帶在身上(派管狐回家拿途中),所以必須跟他支開話題,意外的,祐一很喜歡甜食...而他躲來圖書館避難,只是不擅長應對那些很熱情、但他又不熟識的女性們的巧克力禮物攻勢(笑)

話題轉到這兒的圖書館在冬季下雪時會很寒冷,不過祐一回答他感覺還好,因為狐邑家祖先是白狐,而狐狸毛皮很厚...XD不過話沒說完祐一又站著睡著了,珠紀則趕快溜回教室等待本命巧克力快遞來學校。

在放學時好不容易拿到本命巧克力,也遇到一直在等珠紀放學要護送她回家的祐一,珠紀忐忑不安將巧克力送給祐一,並說明知祐一不習慣面對這樣的東西,卻還是硬送很抱歉...

「啊啊,我是不擅長處理這」

「不過若是心儀女性送的,那可是另當別論,我很高興的唷」

金色的眸子深情地望著珠紀,那優雅的笑容不禁令她羞得低下了臉 。

「嗯,果然很美味,裡面有妳溫暖的心意在」
祐一不顧害羞的珠紀阻止,很快地拆了包裝,將巧克力送入口內。並把部份遞給珠紀。

「...嘴邊還有殘留唷」不待珠紀反應過來,已被祐一抱住,她在感受暖和氣息的下一瞬間,祐一就舔了她嘴邊殘留的巧克力,珠紀腦袋一片空白,完全無法反應。

「不要動,這個巧克力就是妳的心意,就連小碎片也是...我要將全部──都收進身體裡」

「嗯恩,好了,嘴邊都已經乾淨了」


「啊...全部都...」珠紀恍神的重覆祐一說過的話。

「嗯,全部都,是我的東西」祐一低聲說著,雖然很輕柔,但卻非常堅定...

↑玩到這邊我已經被電的抽搐了...orz
不愧是狐狸 想當初妲己是怎麼滅國的,灑砂糖到一個恐怖境界



c0073742_2323471.jpg
秋祭篇其實算接在繼承玉依姬儀式前的小短篇,在前置準備階段時,村子裡還辦了廟會讓村民們熱鬧熱鬧。珠紀找到正在神社前忙著佈置的慎司與祐一,說想幫他們的忙。

祐一則說他現在要去廟會裡把真宏跟拓磨「回收」,一來他們溜了工作,二來放著他們不管一定又會闖出禍來,珠紀本來自告奮勇說由她去,至少可以以玉依姬的威嚴勒令他們兩個乖乖回來,不過祐一覺得珠紀今天穿得非常漂亮綺麗,會引起很多男生的騷動,所以他很擔心...(喔XD?難得的佔有欲表現)

被祐一學長這樣一說,珠紀沉默下來,白晰的臉龐則飛上紅霞,不過祐一還是沒發現自己很容易說這些讓人臉發熱、害燥的話...

「那麼就一起去吧,陪在妳身旁,倆人這樣一塊散步非常開心呢」

──我也很開心...
珠紀以小聲到自己都聽不清楚的低語喃喃道

──好羞啊!!不知道這樣的心情有沒有辦法傳達到...

倆人在廟會裡徘徊了很久都沒看見真宏跟拓磨的蹤跡,不過珠紀在心裡感謝闖禍二人組,讓她能與祐一學長一塊逛廟會...此時祐一突然擔憂的出聲說道,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他們這邊,果然是珠紀今日太美麗了引人注目,不過珠紀則認為是身穿和服格外適合、帥氣的學長才是吸引目光的原兇。

逛到一半,祐一讓珠紀在攤子前面等著,然後跑到對面的攤販那去。珠紀正四面張望著各式新奇的玩藝時,祐一突然從後面靠近她,將隻做成白花造型的花簪別在她盤起的秀髮上。

「果然這隻花簪很適合妳呢」
學長的氣息就近在耳畔,珠紀幾乎停止了呼吸...不過祐一絲毫沒有察覺到珠紀的僵硬。

隨著夜色移轉,儀式開始的時間接近了...倆人都必須趕快回到神社去從事準備,珠紀心想獨處的時間就這樣結束了...沒想到祐一反而自己先不好意思地開口要求 是否能夠再多一點時間讓他跟她在一塊...

由於從未聽過學長主動要求什麼事,珠紀的思考在瞬間凝滯,她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倆人相約在奉舞之後再來逛祭典,因為,今夜是特別的嘛。
c0073742_0294224.jpg
在白晃的月光映照下,在守護者五家的圍繞下,珠紀身穿巫女的正式裝扮,千早薄紗透著朱紅的緋袴,手持檜扇的麗姿,碧金鈴聲流轉在寒意凜冽的冬夜裡...

──手與腳都不由自主地動了,真是奇妙,這之間發生的許許多多的事情...

與守護者們的初會,和他們渡過的那些和平開心日子,與艱辛痛苦,戰鬥的日子...

大家現在都在這裡。

攜手渡過了無數哀傷 。

我...非常地感謝 。對於那些日子的痛苦...至今日的幸福 ,全心全意的感謝。

守護者們的幫助

住在這個村子裡神靈的守護

大家的心意都注入了我體內,充份地感受到...

──我是玉依姬

將會與這塊土地、這個神社同在──


儀式結束後,燈火熄滅的神社裡,那個人正等待著珠紀...

「剛剛儀式中的妳非常凜然美麗」

「果然妳就是玉依姬」


祐一猛然將珠紀拉近,將她細嫩的臉龐貼近自己,不過這次珠紀可不再慌亂了,她微笑著問說怎麼了?

「身體不由自主地動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這麼做,嗯...討厭嗎?」

珠紀溫柔地摸著他的臉,說著當然不會

「妳已經是玉依姬了...我再一次的、對妳起誓。」

「我將守護妳免於一切災厄的傷害」

「這並不是血緣的束縛,而是我本身的意志,永遠待在妳的身邊」


──我接受這個誓言,祐一學長。令人目眩的笑容在珠紀臉上漾開。

「...妳真得相當純潔美麗呢,不管是心,還是身體,都無可比擬的美...」

「能與妳相會、能像現在這樣與妳在一起」

「我實在是享有無法形容的幸福」

「我對於表達自己感情的言語...很不擅長,可是」

祐一抱著珠紀的手加緊了力量,將她更摟進懷裡

「我現在很高興,非常非常地開心...」

──...嗯。珠紀將頭埋進祐一溫暖的懷裡。

雲遮掩月,倆個人的影子漸漸合而為一,久久未曾分開過...

by abeyasuaki | 2007-03-16 23:24 | 遊戲日記

<< 緋色之欠片~オサキ狐 緋色之欠片 ~あの空の下で~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