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雲門舞集2007秋季公演《九歌》

官方網站(可以觀看每篇的部份影片):雲門舞集九歌(本文圖片皆取自官網,表演是禁止攝影的)
c0073742_23172865.jpg
一直很想看雲門舞集的演出,這次趁著公司有半價補助,去看對雲門也是相當重要、相隔十幾年才原班人馬上陣的《九歌》。

《九歌》,是屈原改編民間祭神儀鬼的歌謠所成的詩歌,為《楚辭》的篇名之一。雲門所演出的內容分為八段,分別是:迎神、東君(首演時名為「東皇太乙」)、司命、湘夫人、雲中君、山鬼、國殤、禮魂(比起《楚辭》少了大司命﹑少司命﹑河伯,原為十一篇章)由於是以祭神為主軸的詩歌,雲門在轉化其為現代舞蹈時,也盡可能將那種悼念先人、追求自然與所求卻未得償的哀愁置入肢體中。

《九歌》的舞台設計相當特別,是由李名覺所親手策劃,將畫家林玉山畫作「蓮池」整個概念完整地搬到舞台上,不僅臨近觀眾席的地方,有栽種著荷花的清水池子,舞台最後面的簾幕則是有好幾個可活動式的方格所構成的碩大荷花,整個舞台充滿了水池特有的氛圍。

潺潺水聲引導出鄒族迎神曲、書法家董陽孜所篆寫的九歌詩文行雲流水地投影在半透明的垂幕之上,穿著白袍、代表眾生的舞者們團團包圍住身穿火紅衣裳、代表著與自然溝通的女巫者,而在巫者盡情解放其靈魂,以身之顫抖來與自然的力量交談。

《九歌》的第一幕《迎神》就此展開。
c0073742_20164161.jpg
第二幕《東君》,所謂的東君,在東方文化中往往指的是在一日之始會從東方出現的太陽,而在《九歌》中也不例外,他是神明「東皇太乙」與太陽神的結合體(生命之起源)這幕戲中女巫同東君的舞蹈,相當類似原始民族以肉體的完全奉獻來祭神的感覺,東君的形象則除去帶著面具的頭部外,幾乎周身赤裸,唯有腰際纏繞著金色與白色的布條,男舞者壯碩的身體表達出令人敬畏的威嚴。

自第三幕《司命》起,由於背景音樂轉為西藏喇嘛頌經的渾厚嗓聲,加上此幕表達的是人的生命與命運遭到「操弄」,眼見眾多的男女舞者似垂線人偶般在舞台上或站或立,完全無法掌握自己的動作,給人的壓迫感相當地重。

而持續的時間又很長,說真的這幕看久了讓人很不舒服,需要有強韌的精神力才能對抗舞台上的效果,不過舞者像是斷了線、卻又力道十足的動作在視覺上很過癮!幕落時還有擬似七爺、八爺的竹製人像骨架從舞台深處走出...

中場休息後,第四幕《湘夫人》登場,這是最喜歡的片段之一,比起強烈的《司命》,《湘夫人》的意像很恬靜,在卑南古調淡淡的哀傷中,身披白紗的舞者跳著爪哇的宮庭舞蹈,一開始乘著竹架的《湘夫人》頭上頂著長可繞舞台好幾周的長白巾,那象徵著漫漫長流無止盡的河水孕育出生命,但作為湘水女神、曾是帝舜愛妃 娥皇女英 轉生的湘夫人,卻因等待而顯得如此孤寂...

第五幕《雲中君》是最為特別的一幕,雲神為一男性,稱為「雲中君」,由於是雲中之神,林懷民以不落地來表達此神的騰雲駕霧,這段的音樂是日本雅樂,眼見雲中君踩踏在兩名男舞者的肩上與背部,幕中8分鐘整都沒有讓腳接觸到舞台,卻又完成了眾多困難的舞蹈動作,有在看特技的錯覺...
c0073742_20172888.jpg
幾乎佔滿舞台的慘綠月亮成為背景主題,但這樣的月又異發地妖豔,第六幕《山鬼》。

山鬼是獨舞,舞者代表的山鬼是山之異物,他終日躲藏在太陽照射不到的幽暗之處,孤單、扭曲,滿懷著訴說的心情,卻有如動物般只能發出嚎叫聲,綠色的印象讓山鬼像個爬蟲類般,他幾乎平貼在舞台上蠕動著手腳、又時而如受驚的獸般地翻滾,滿斥著弔詭色彩的舞蹈。


《國殤》,作為第九幕也是唯一是在歌頌神鬼的《九歌》裡,哀嘆為國赴死、祭祀戰士的詩,只見幕拉起時,持劍的劍客以伶俐的劍法作舞,最後與眾人話別離去──這是即將赴死的荊軻。

接著進場的是依序頭部戴著竹籠的舞者,旁白此時大聲朗頌出他們的名字「文天祥」、「袁崇喚」...直至現代的「秋瑾」...曾經為國家為理想而死的人們如今被詩歌給弔念著,為了表達死亡,舞者必須極為自然、又極為緩慢地倒下,動作毫不脫泥帶水,卻又給人震撼的力道。

在舞台深處亮起兩盞強燈,這象徵著車燈的光束,映照張開雙手阻止他的舞者(這應該是指六四天安門)但終是頹然倒下,第一幕出場的紅衣女巫迅速奔出,卻仍是挽救不了他的生命,只能以清水洗淨其身軀...
c0073742_20182459.jpg
最終幕《禮魂》,剛剛一一倒下的人們如被線牽引般地立起身子,聚光燈照在他們上方,而又晦暗至無光,一盞又一盞的油燈由舞者們接力傳上舞台,放置著,形成一條宛如燈火之河的奇妙景致(就是台灣的放水燈,或是日本的孟蘭盆會的含意──送死者之魂至安息之地,抹去他們生前的痛苦)背景的星光讓舞台的空間感一下擴張到無限,死去的靈魂順著河道走向深處,那是非常深遠寧靜的悠然意象...

看完後還是有短暫時間沒法回到現實,包含了眾多東亞民族音樂與舞蹈的《九歌》,既展現了舞蹈技巧又巧妙轉換了屈原的《九歌》含意,這次公演由於有紀念意義,林懷民(他本人有來現場)還找了第一代的舞者為今晚的觀眾們原本呈現最初的《九歌》,總之有來看真是太好了,沒有錯過如此精心的舞中之戲!

by abeyasuaki | 2007-12-01 23:22 | 音樂日記

<< Cosplay雜誌《Layer... 《精靈守護者》設定資料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