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宮尾登美子《平家物語》

相關文章:大河劇義經──壇浦之戰‧平家夢之終焉地
相關文章:大河劇義經中的平重衡
相關文章:遙久時空3~十六夜豔紅的月全蝕

祇園精舍鐘聲響,響出諸行本無常,娑羅雙樹花之色,顯現盛者必衰理

驕者必敗不長久,宛如春夜夢一般,詠者猛將終將亡,如同風中塵土揚
c0073742_1631986.jpg
2005年大河劇《義經》的原作就是宮尾登美子的《平家物語》,台灣則由遠流翻譯出版,原本為日本著名古典文學的《平家物語》是日本在中世(十一世紀~十五世紀)描述軍事的重要文學,當然內容為文言文體,日本有諸多文學家都對其進行改寫,而在1999年的夏天,宮尾登美子重寫了現今所見的這本《平家物語》。

宮尾登美子在撰稿時,與原史料的《平家物語》劇情多為重覆,但有些部份則有決定性的不同,如《平家物語》初登場的清盛年歲已是平家盛極的晚年,宮尾登美子則將時間軸向前拉,遠從清盛的少年時期就開始描述起。

民間傳說平清盛是白河法皇的後代,宮尾也將這個傳聞拉入故事,因此不僅僅是平清盛的身世得以有所源頭,連他內心所產生的矛盾與掙扎也加以顯現,並清楚描寫保元之戰的始末。

──保元之戰促使了日本史上著名的大怨靈,崇德上皇的誕生。這起初是因白河法皇與養女待賢門院之間的曖昧情事,但法皇日後卻將養女賜給孫子鳥羽天皇,在數年內就維持著一女共事二夫,並且是祖孫共妻的詭異狀況。

待賢門院後產下崇德天皇,白河法皇迫使鳥羽院退位讓統給自己真正的兒子崇德天皇(崇德天皇與鳥羽院名義上是父子,但血緣上卻是叔姪)

在法皇死後,不滿的鳥羽院當然也依樣強迫崇德退位。

待鳥羽院崩逝前,又為了防止崇德上皇一派血統會再度登基,而跳過崇德之子,反推其弟成為後白河天皇(就是源平時期操控兩家,史上著名的老狐狸法皇)

這下可激怒了崇德,發動軍事政變,也就是「保元之亂」。

此場戰爭不管是君主還是將領恰巧都是兄弟對峙,也是這場戰爭將平家統領 平清盛與源氏統領 源義朝(源賴朝與義經之父)推上歷史的舞台,獲得軍事與政治上的實權。

其結果是崇德派敗北,被流放到外島渡過淒涼餘生,他死前以血抄寫的大乘經在被京城方面退回,拒絕供養後,更是發下毒咒願墮入地獄道,成為日本的大魔緣。──


過往在史書中出現的女性,多半無名或是只書寫為某某人之妻之妹,描寫也只限於「流淚滿面」或「啜泣待嫁」等單調的詞(如VIVA所說,女人在歷史中往往只是過場動畫)宮尾版則將這部份發揮的淋漓盡致。

與其說宮尾版《平家物語》舞台上的主角是男性武將們,吾寧說是女性吧,在那個近親可通婚、來加強家族團結與增加政治上籌碼的年代,活躍在平家的女性們無不用其極術地將家族地位推向至尊。

如平清盛之妻時子,主持人數已如繁星之數的家族事務,除將女兒德子嫁給高倉天皇外,產下擁有平家血統的安德帝外,還能為政治布局,抱回高倉天皇的其他皇子們,將給兒子們的妻子扶養,致力於消滅不利因素。

針對此點,宮尾版作了相當大的突破,因為在與源氏對戰的最終戰役壇浦之戰後,雖然二位尼(平時子)抱著安德帝跳海的事相當有名。

但在當地盛傳安德帝仍存活著,宮尾在這邊安排平家女眷們,密謀將安德帝與其弟守貞親王調包,讓投海的變成親王,安德帝仍可隱藏身份地活在世間。

宮尾版文筆流暢,讀其文非常享受,並可破除以往對平家總是大肆撻伐的刻板印象,見到不同於重視論功行賞、現實利益的源氏政權,而是團結的平家從興盛到落敗時的行動,但缺點在於由於實在是描述了太多人的人生。

所以宮尾的作品在章節上有時不是順時間前進,會在描述完一個事件後,由其他人眼中再旁支出相關事件,也就是會在章節前面出現「現在,此事暫緩,先讓我們將時間往前推...」這若不是有相當了解源平時代歷史的人,恐帕會被其眾多的人名與交疊的時間軸給弄混吧。

不過此書仍對喜愛源平時期的人可說是難得的讀物,以獨特細膩的筆法,與深刻的人性反應,讓原本比較冷冰冰描寫戰事的《平家物語》補足不全成為一部完整的歷史作品,因為有夫妻的互相扶持,才能誕生出如此燦爛華麗的末世之戰,源賴朝與其妻政子,義經與愛妾靜,平知盛與到最後仍撫養著親王的其妻明子...以及眾多淹滅在波浪下平家的女眷們...這是部符合《"大河"劇》之名的作品。

在此摘錄出重衡的片段,從部份描述也能看出其為人:



──重衡是清盛之五子,兄弟中最受到父母寵愛,任誰看了都有種「真是幸福洋溢的平家公卿子弟」之印象。

若說兄長知盛是冷靜富智略的武將,那他就是有容人大量、重感情的年輕大將。在家族中頗孚人望,也受女房們喜愛,當平家公傾子弟盛裝聚在一起時,重衡更是格外亮眼。曾被比喻為「牡丹盛開的晨間,杜鵑到訪的初啼」。

就在戰報接二連三傳來坐船時。有位部屬拼死抓住船尾不斷吶喊:「我有重要大事報告!」

知盛伸手拉他上來時,卻已奄奄一息「生田森副將軍本三位中將重衡卿,剛才落入敵人手中了。」宗盛聞言急奔而來「什麼?你是指被被生擒了嗎?」他以咬牙切齒的高八度聲詢問。部屬立刻放聲大哭。

「是...是啊!」船中的眾人聞言都痛驚不已,到處響起哭號聲,宛如撞到馬蜂般亂成一團。「那位英勇無比的本三位中將被生擒了?」「沒有侍從在身邊嗎?」「重衡大人的馬是童子鹿毛吧?應該是快如疾風的稀世名馬。」「替換的馬也是駿馬,不是夜目無月毛嗎?」

之所以議論紛紛,乃因重衡早就擁有被稱為「俊足」的名馬,萬一情勢不妙時,眾人深信只要騎上此馬必可脫逃。

被眾人詢問,部屬哭得更加劇烈,詳細說明重衡在自己眼前被俘擄的情形。

重衡率領三千騎固守三千騎固守生田森,火燄覆蓋所有的營帳,濃濃黑煙將同伴彼此驅散,能活著作戰的人越來越少。

重衡因不敵,主從二騎沿著海濱朝西逃去,他當日的裝扮深藍色配白線繡上成群白鶴的直垂,深紫到淺紫下擺的鎧甲,馬是名叫「童子鹿毛」的名駒。隨從是乳母之子後藤兵衛盛長,他穿著有鹿斑點的直垂配緋色威鎧甲,騎著重衡秘藏的夜目無月毛。

追擊主從兩騎的是梶原源太景季與庄四郎高家。「那個人是大將軍,是個很好的對手。」於是揮鞭踩鐙開始追趕。

重衡來到海濱時,雖然有好幾艘船在岸,但敵人在背後全速追趕,只得不斷奔跑,渡過湊川、刈薻川,從蓮池拐右,駒林拐左,經過板宿直朝須磨奔去。

逃走的兩人騎的畢竟是名馬,而追趕的兩人騎的是已戰疲的尋常馬匹,於是兩者的間隔越拉越遠,眼看重衡應該可以逃脫了。

誰知景季踩著馬挺身,遠距離拉弓射箭,箭身深入重衡之童子鹿毛的三頭。三頭是指馬後腳上班部骨頭的部份,據說是馬的致命處,現連箭柄部份都深深嵌入骨中。

馬兒突然變得衰弱,後腳著地痛苦不堪,原以為盛長目睹此一情景應該會將夜目無月毛交給主人,誰知他竟揚鞭朝馬兒一揮,揚起沙塵落荒而逃。

重衡不由得心驚。

「原來盛長平日就想過日後會遇到這種事,竟然拋下重衡自行逃命去。 盛長!」

重衡大聲疾呼想換回盛長,盛長不僅未曾回頭,還把鎧甲上別又平家紅色記號的布條扯下扔掉,自顧自逃命去,一溜煙就不見蹤影。

被留下來的重衡不知有多心焦, 乳母之子通常會一生守護主子,和他一起走到人生盡頭以示忠誠,此乃一般常情,因此重衡非常疼愛盛長。

重衡不由得咬牙切齒,但為時已晚,敵人步步逼近,馬兒衰弱至極,眼前又是淺灘,他已有必死的覺悟了。 於是先解開鎧甲上綁的白色帶子,再解開連接前鎧甲的紐帶,當場脫下鎧甲,準備要切腹自盡。

源氏二騎中,比遙射飛箭的景季更早一步策馬趕上的庄四郎高家,立刻跳上馬背,猛力抱住重衡「請等一下!將軍未免太心急了,小的會一直陪伴在您身旁」硬讓重衡上馬,再以繮繩緊綁住馬鞍。

眾人聽到這裡都深感惋惜。宗盛猛跺腳。彷彿要踏破船底。──

by abeyasuaki | 2008-02-10 16:03 | 閱書日記

<< 大河劇篤姬──初觀感與其中出現... 幻想水滸傳5~陰謀之婚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