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青鳥的名字

推薦看此篇的留言,Clair解釋關於「C.C在西洋棋局中所代表的意義」相當的精彩
c0073742_1352090.jpg
是的,所殺的人數已經記不清了

就像沒人會去數至今已經刷了幾次牙、吃了幾頓飯一樣

────我的能力適合暗殺────聽其他人這麼說

所以我殺人

因為也沒別的地方可待......潛入工作?扮演弟弟?

...我能做得到嗎?從未見過父母親人的我...不 若這是命令

那麼我的哥哥就是魯魯修‧蘭佩洛奇


雖然一直打算等到播到中後期後才開始寫魯魯修的正經感想,不過看完第七話那驚死人的告白後,對於洛洛這個角色的好感急升,他集合了很多我喜歡的要素在身上,無親無故空洞的過去、作為殺手麻痺的良知、明知是虛偽的關係卻不由自主移情的孤寂、還有一旦決定後的執著與癡情。

純真的外表,與手染鮮血的強烈反差。作為暗殺者迅捷與不多餘的動作。

第七話他勸說魯魯修的話相當有意思「追求幸福,有什麼不對?不會傷害到任何人,現在還可以將一切付諸流水」這雖然是選擇<徹底逃避>的道路,捨下黑色騎士團的期望與身為其首領ZERO應付的義務,恢復成為一般身份,過普通人的生活,但這不正是第四話魯魯修說服他的呼應「你的任務前方有希望嗎?完成了任務,前方會有什麼等著你?維持現狀而已,一成不變罷了」魯魯修以洛洛任務的前方也只會有殺戮來說服他打開其他道路

──就要遵守任務嗎?為了嶄新的未來,這又有什麼不對?
──就要遵守義務嗎?為了平淡的幸福,這又有什麼不對?

只是為了追求幸福這個目的,這是錯誤的事嗎?洛洛自小就被利用成為殺手,抹滅了起伏的感情,甚至在接下潛入魯魯修身邊,扮演弟弟這個角色時,都還有儀器在記錄他的身體狀況,穩定、無任何變化,這就是他以往的心理狀態,就算是殺人時依舊如此。

有人會因為刷牙或進食這種日常行為而懷有罪惡感嗎?他並非生性殘虐要藉由殺人來得到快感,相反的,就像進食時不能去思考被宰殺動物或摘下植物的痛苦一般,若刀刃下割開的柔軟皮膚與溫熱血液是屬於「同類」的話,那種矛盾只會逼瘋了自己,所以他選擇「麻痺」,在揮刀的同時自我說服,那不過是目標的「物品」罷了。

魯魯修在說服他時,並不是以<眾人的幸福>的大義,而是以他<個人的幸福>為出發點,以往都無人曾為洛洛的未來著想過,只是把他當成徹底利用的一張底牌,但經過一年的臥底生活,與魯魯修倆人的偽兄弟生活,就算是虛偽的關係、不真實的感情,終究還是影響了這把宛如浸入了毒液的短刃。原本刀鋒不能有任何的鈍口的。

潛入監視與暗殺並不一樣,暗殺只要脖子抹刀就能立刻完成任務,殺手需要確認的只是目標所在地與逃脫路線,剩下就是暗殺手段,但監視卻必須偽裝不被人發現,且需將「真正的身份與心情」與「假裝的人格」分開,沒有受過這方面經驗的洛洛長時間下被影響是預期之內。

因為他體會到了一直以來所缺乏的東西
──從未見過面的血緣親人,就算是假的,但也是「唯一」。
就跟魯魯修送給他、初次的生日禮物一樣 「獨屬於他的祝福」

即便倆人假的兄弟關係已解開的現在,他沒有改變稱呼,不是魯魯修或ZERO,依舊是「哥哥」...若是互相利用的關係,那這麼做還有什麼意義?正因為全心信賴、只因為他也是想要一個容身之處,而不是殺戮的每一天。

第七話魯魯修面對娜娜莉成為11區總督,喪失了創造出ZERO的意義而低落時,卡蓮以「你要負起<眾人的期待>到底啊」來激勵他,相反的洛洛則是<個人的安定>的觀點來解套,這兩個人採取了完全不同的安慰方法,的確<眾人>這種層面的話題對洛洛是沒有意義的吧,宰割他人生死的暗殺者,他所實行的只是命令而不是領導者所需的全盤思考。

如果將魯魯修比擬為西洋棋中的王(KING),那洛洛就像城堡(ROOK),西洋棋戰局的目的之一是要保護KING,但在棋戰途中仍不免會曝露出KING的軌跡,這時若KING與ROOK在同一水平線上,KING可瞬移至ROOK的內側,ROOK則成為保護王的一道牆。

這與現在於暗地裡保護魯魯修安全的洛洛相似,是保護王安全的最強一隻棋,第一部時跟在魯魯修身邊、知道他的秘密、看著他施展戰術的人是C.C,而在第二部這個位置則替換成洛洛。雖然魯魯修曾發表要將洛洛利用殆盡後當抹布丟掉的狠話宣言,但看他現在連戰術前置階段都與洛洛一同行動...畢竟在他喪志時,洛洛的不離不棄真的有被感動到了吧,應許洛洛會實現他們約定時的語氣也誠懇多了。

曾經在聽見機密情報局的同伴對自己有所不滿「他已經殺了幾個人了?跟死神在一起如何組隊??」卻嗤之以鼻的洛洛「同伴?有需要嗎?完成任務才是重點吧」卻在第八話時對魯魯修說「若是哥哥的事被知道了...那麼身為背叛者的我也完了...我們是命運共同體呢」這是習慣單獨行動/暗殺的他,第一次對人產生連動感。

親耳聽見魯魯修在自己面前真情流露的大喊「娜娜莉───我愛你!」以及睡夢中的夢囈,洛洛很明白魯魯修真正珍愛的是親生妹妹,不是自己,雖然他答應要給自己一個嶄新的未來與安居之所,但卻失去了血緣的特殊羈絆,雖然如此他還是應許了永遠不背棄魯魯修「安心吧,唯有我不會離開(我會同意你所有的戰略與計謀,就算那表面看來難以理解真意也一樣)」

與其說是獨佔欲,這近似於忠誠,就算自己不是對方的NO1仍不改其意。只要一想到他所要壓抑的心痛與失落,就會忍不住為洛洛未來的命運祈禱,希望他能活下來(雖然幾乎所有人都預測他八成會幫魯魯修擋子彈...)

並且實現他有生以來第一個心願,平靜的生活。

手染鮮紅血液仍不為所動的孩子,現在試圖去捕捉青鳥。

就算青鳥可能打從一開始就不曾存在過,他仍是相信奇蹟的存在

就連那奇蹟的可能 來自於惡魔耳語,他仍是毫不遲疑的跟隨著「他」

少年的籠子裡,會有清脆鳥囀傳出的一天嗎?

那宛如玻璃般脆弱又虛假的一年,是他不忍放手的寶物

...也是他至今唯一的「真實」
c0073742_217282.jpg




衝擊的告白(無改圖)
c0073742_0332766.jpg
睡夢中唸著娜娜莉名字的魯魯修,善意撒謊的洛洛
c0073742_032422.jpg
與哥哥的夜奔(無誤)
c0073742_2202378.jpg

by abeyasuaki | 2008-05-27 00:35 | 動畫日記

<< 海之反側 劇場版 空之境界 第一章「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