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僕は、鳥になる 如果、我能成為鳥兒

相關文章:反逆的魯魯修 系列文章
站外文章:astral sphere 停滯的時光
站外文章:astral sphere Hourglass
c0073742_0115315.jpg
我...一直以來都是個道具,嚮團的...哥哥的 道具

或許我始終都是被利用的吧,但是 但是 那些日子、是確確實實存在的

這些回憶使我成為了「人」

所以 我已經不是個道具了,這是憑我的意志所決定做的事!


「僕は、鳥になる」是19話的新插入曲,也是魯魯修送給洛洛音樂盒吊飾的曲子,與輕柔呢喃歌聲相反,為了救出被所有人背叛、孤立無援的魯魯修,洛洛超出負荷地不斷使用停止時間的能力,即使付出的代價是使血液都為之凍結的痛苦,他還是為了最重要、滿口謊言、卻無法否認深愛的兄長竭盡所能。

從R2開始播出後就很喜歡洛洛這個角色,他堪稱是R2裡刻劃最為完整,不管是好是壞,都可以逐漸看到他的心態演變,從剛開始毫不遲疑的執行任務、到被魯魯修說服後的動搖、在魯魯修失落時確定自己的願望、直至想要獨佔哥哥的強烈執著,他的心思不是瞬息萬變,而是讓我們看到了一個從未接觸過正常外界的孩子的成長過程。

以前看過一句話『天使墮落的時候,比什麼都還要邪惡。』

為什麼會這樣說?天使是一種很純粹的象徵,他不需要思考其他可能性與抱持疑問,它唯一的生存意義就是侍奉神,就是傳遞神聲音的「道具」,所以當天使墮落時,他所象徵的純白將沒有混沌地反轉為黑,從未考量過「保留」為何物,「無疑」的同義就是「純粹」。所以他的愛是認定後就死心塌地的付出,只看著一方的執著。
c0073742_2111194.jpg
從第七話與魯魯約定要「守護平和的校園生活、給予倆人嶄新的未來」後,洛洛時常提醒著魯魯修「你沒忘記我們的約定吧?因為有想要守護之物,所以我幫助你」亦或是殺了夏莉要殲滅嚮團前,仍懷抱著罪惡感問魯魯修「我能...相信你嗎?哥哥...」他是試著想去相信以往從未考慮過的可能性,但從未選擇過與他人發生關連的他,只能靠著言語去平撫內心的不安。

但在19話裡,他已不再詢問這個問題了。

他體會到了所謂的信任是如何表達,不再需要主動詢問來得到答案,所謂真正的相信是什麼?這全是憑自己的意志所決定的東西,不再是作為道具的「單方面接收」,而是「我想要相信、我想要這麼做、不論你怎麼想,我所能做的就是相信你!」

對應著4話魯魯修說服洛洛時的話「你我所共渡的時間是真實的」洛洛在連呼吸都刺痛不已的時停之刻認清了自己的心「就算我是被利用的,但那些回憶是確實存在的」這時腦海中閃過的畫面已不是魯魯修被皇帝的Geass控制、視洛洛為親生弟弟的那段美好卻虛假的時光,而是──

──欺瞞朱雀的監視、利用他逃過機情局控制、殲滅教團的殺人工具,自Geass洗腦中脫離後的魯魯修已再也沒有一件事是真心為著洛洛而做,在睡夢中吐露的夢囈只呼喚著娜娜莉之名,洛洛也心知肚明所自己所處的立場只是個連假貨都稱不上的「道具」,但他仍視之為「真實」,因為不管魯魯修怎麼看待那些事,那些與哥哥共處既開心又複雜的心情是屬於自己的,也是那份喜悅與哀傷,讓他成為了「人」。

前陣子發售的CD裡面有洛洛的角色印象單曲,歌詞就是描寫他的心聲

ひとりきりで 何も感じず 生きて行ける そう思ってた
獨自一人 什麼都不必感受 什麼也不可以感受 只有這麼做才能活下去 我曾這麼相信...

ありったけの 優しさもらい せつなさ知るまでは
直到 溫柔與哀傷 從你那體會、瞭解到的感情

運命のアラベスク 暗闇に 光差し込まれて 僕は救い出された
自名為絕望的黑闇裏 自交錯緊縛的藤蔓中 那道光輝解救了我

守るから 今度は僕が 生きる意味なら ここにあるから 幸せという 心を僕に くれた人
這次將由我來守護 追尋已久的生命意義就在這裡 守護...給予我心盈滿幸福的那個人

...兄さん
...哥哥

c0073742_0132190.jpg
因為娜娜莉死亡而喪失求生意志的魯魯修,在看見過去被偽造的記憶欺騙、而送給洛洛的吊飾,終於忍不住大發雷霆的奪走,失控且扭曲地大吼「這是送給娜娜莉的、不是給你這個假貨的!」「差不多該發現了吧!?我討厭、最討厭你,幾次想殺了你都殺不成而已!」進而在狂怒下將這個洛洛不讓任何人碰觸、珍愛不已的禮物摔在地上,呈現兩瓣分開的吊飾,也是兄弟倆表面張力粉碎的瞬間。

曾因夏莉之死而對洛洛恨之入骨的魯魯修,更在經歷來不及搶救娜娜莉的絕望後,對這個「道具」已毫無心思去照顧,所以也省去了表面工夫,露骨地表現出嫌惡與憤怒,但又為什麼會在蜃氣樓機體上阻止洛洛的拼死一搏?

我認為他那擔心是真心的,因為魯魯修是個非常容易受到當場氣氛影響的人,簡單說他是個很感性的人,這從第一期演到現在可以觀察到,他可以在C.C略帶寂寞地訴說漫長歲月所帶來的孤獨與折磨時,立刻表示出「自己可以成為魔王陪伴她這個魔女」

原本打定主意破壞日本特區的計劃,卻在尤菲溫情勸說與過去回憶下打算收手,也在卡蓮被俘擄,不顧戰勢的不利而令軍隊調頭去救援。C.C失去記憶,因為打破盤子、手指流血時,這個只保有身為奴隸記憶的女孩說著「主人,這沒關係的只是小傷,啊...不過我喜歡比較冰冷的日子...因為這樣傷口很快就停止流血了呢」魯魯修邊聽邊握著她的手微微發抖。

也是魔王這個富有感情的一面,才讓他的計劃常在最後關頭受到情緒干擾而功虧一簣,這次在長久經營的黑色騎士團全部背叛、捨棄他之後,魯魯修雖然訝異但卻也不怎麼憤怒了,喪失娜娜莉後他所追求的目標已經失去了意義,而不管再發生什麼事都只是讓他體會到爾虞我詐與現實的冷酷。

...但在這時他卻發現到那個早已被拋棄的棋子,那個已經沒有了利用價值的工具,在眾敵環繞下不顧一切的救他「哥哥由我來守護!」明明自己也都說算了、明明要突圍是多麼的沒有勝算,連臉色都發黑、連手指都顫抖,在喘不過氣的極限狀況下洛洛還是想要守護住自己。

「你的心臟會受不了的!快住手你不想活了嗎?我...」魯魯修是個感性、易受影響的人,他不可能在眼看著身邊的人為了自己而痛苦時還不動情,更何況早已習慣活在謊言中的他,更是驚訝於洛洛的「純粹」
c0073742_0142152.jpg
蓊綠森林裏,純淨溫暖的光線照拂著隱藏在樹叢中的機體,虛弱到連移動手指也不行, 少年以最後一絲力氣看著屈跪在跟前的兄長

...為什麼...要救我...我...對你
這個洛洛也曾經問過他的話,現在從魯魯修口中以不敢置信的語氣說出,為什麼,你要為了我捨棄了生命?我...是想殺了你的。

因為...哥哥你又說謊了呢,說什麼討厭我、想要殺了我,都是 騙我的吧...
────怎麼會不知道呢?昔日在阿修弗德校園,那是我最熟悉不過的惡作劇,哥哥你常故意不理睬我、刻意隱藏起來,然後欣賞我慌亂不已的神情不是嗎?所以...這次一定也是...哥哥你總是如此呢...

.........是嗎...瞞不過你呢
短暫的驚訝與沉默,魯魯修注視著眼前呼吸已漸微的洛洛

────真不愧是我弟弟
那是鼓勵的笑容、那是驕傲的笑容、
那是屬於魯魯修‧蘭佩爾吉對弟弟洛洛‧蘭佩爾吉的笑容

...只要是哥哥的事,我什麼...都...知道的....
────自那時開始就沒再移開過的目光,只有我才知道,哥哥就是這樣子的人...只有我才知道的呢...為什麼────週遭漸漸變暗了呢 我想要笑著回應的...回應哥哥的玩笑,如果能夠的話...要看著哥哥因謊言被視破....而不好意思的笑容...如果...能夠的話...我..................

少年至再也不會醒來的夢中 擁抱屬於他的青鳥。

...啊啊,是啊...你的哥哥...是個騙子呢...
闔上眼,露出自嘲的笑容。

魯魯修將洛洛緊握駕駛桿的雙手鬆開,輕輕地把迴響著樂曲的吊飾放在已失去聲音的少年掌心裏。那個鑲著燦金四葉草的小小吊飾,是他第一個獲得的生日禮物,也是不知道笑容、不知曉淚水的少年初次想要主動追求的東西,尋找到就可以獲得幸福的────朝陽下閃閃發亮的四葉草。

充斥謊言的魯魯修與不懂得巧妙說謊的洛洛,這兩個人是非常有趣的對照,這段洛洛死前最後的對話也充斥著各種解讀,魯魯修在他死後那句「是啊...你的哥哥...是個騙子呢」是表示「不愧是我弟弟」這些話是善意的謊言,讓洛洛在相信哥哥既不討厭也不痛恨自己的狀況下微笑死去。

還是同意洛洛所說的,也承認"我是你那騙人的哥哥",認同了兄弟關係?

答案從魯魯修最後的動作中可以得知。

打從3話取回記憶後,魯魯修就曾一度希望從洛洛那收回這個送出的禮物,因為這是送給娜娜莉的禮物,也是他對妹妹的心意,娜娜莉對於魯魯修而言可說是「真實」的象徵,也是相依為命的存在,對於心中存在著「聖域」的魯魯修,唯有娜娜莉是完全敞開心的對象,而自己可以給這個失明又礙於行的妹妹的,也只有特殊的心意。

但這些全‧部都在憎恨的父親、那不可原諒的皇帝之下扭曲變形,保留給純潔妹妹的心意,送給了在旁監視自己的帝國豺犬,珍視的一切被毫不留情的奪走、取代,魯魯修的悲憤與厭惡可想而知,所以素來有精神潔癖的他也想把這隻豺犬──洛洛利用怠盡後無情的拋棄,並奪回原本屬於娜娜莉的「禮物」

這回在頓失娜娜莉後,他再也受不了、瘋狂的抓起吊飾砸向洛洛,他要很強烈的告訴他「這不是屬於你的東西!」「我也不是你哥哥」長久以來以ZERO隱藏身份、以Geass控制他人、以謊言與心理戰術攻無不克的魯魯修在失去心愛的人後曝露出真話。

但最後,他把這個象徵著心意的四葉草吊飾放進洛洛已逐漸冰冷的手中。

甚至把它掛在為洛洛所立的墓碑之上。永遠陪伴著這個「弟弟」。
c0073742_0161043.jpg
被欺騙機巧、陰謀背叛所環繞的魯魯修,連他自己都已經搞不清楚到底什麼才是真話,又什麼才是謊言了,與其去判斷他的話語,不如去觀察他的動作,這次是真心他贈予的禮物,魯魯修‧蘭佩爾吉送給弟弟 洛洛‧蘭佩爾吉的「生日禮物」,自與他相逢才生、又因他而死的洛洛‧蘭佩爾吉,僅僅一年短暫生命的「生日禮物」。

洛洛 我和你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這方面...我總是後知後覺...

你並非魯魯修‧V‧不列顛,而是魯魯修‧蘭佩爾吉的弟弟,我的...弟弟.......

魯魯修‧V‧不列顛的妹妹 娜娜莉。

魯魯修‧蘭佩爾吉的弟弟 洛洛。

洛洛不再是娜娜莉的替身,既是皇子的魯魯修,也是蘭佩爾吉的魯魯修。


很明顯的,洛洛是我喜歡的角色類型,那種可以為了某人而自我犧牲的強烈執著,扭曲卻又堅韌無比的單純,還有悲劇所留下的遺憾,雖然R2的部份劇情讓人很失望,不過很慶幸有看到這部動畫,得以認識這個撰寫的相當精彩的角色。

當洛洛最後一次使用停止時間的Geass時,他聲嘶力竭地大叫「這是我所決定的!這是我的意志!」就知道他已經耗盡了生命的燈火,配上「僕は、鳥になる」的溫柔曲調,當下百感交集的淚流不止。啊,這個孩子要死去了吧

或許在魯魯修摔開那個心型吊飾時就決定了一切,之前始終刻意不帶到吊飾打開的樣子,因為那是在虛假謊言中互稱兄弟的脆弱象徵,也因此洛洛被魯魯戳破真相後會拼盡全力也要守護住哥哥,他不知道哥哥一直在利用自己嗎?不,他知道,所以說道「我.一直以來都是個道具,嚮團的道具、哥哥的道具」不管在那裡,都是道具

但他仍感謝魯魯修。

因為在意這個哥哥、喜歡這個哥哥,他變得會想要獨佔他,想要說謊來搏得哥哥的好感,想要努力表現來取得哥哥對自己的誇獎,一切一切所有名為人皆有的感情都因他而生,所以就算明知自己還是活在被利用的的鳥籠裡,他還是義無反顧地想要守護這份羈絆、這個好不容易才尋找的歸屬之地。

越被魯魯修擔心地出聲阻止,洛洛就越會賣力的使用Geass,長久下來擁有的力量讓他活在停滯的時間裡,作為殺手不能活在光明下,無法以真實現身,這段與魯魯修共同擁有的回憶,就是他追尋已久的夢想。

「そう、誰も僕と同じ時間は生きられない 對,沒有人能夠與我渡過同樣的時間 」
c0073742_0181191.jpg
自幼被培養成殺手,抹殺掉所有感情與人性,少年的時間就停止在那個瞬間,沒人能觸及的孤單,寂默而又死沉的靜止世界,無人發現到他的心痛,幼時經歷化為漩渦塑成不需要同伴的暗殺高手,所以「青鳥」也只能被折翼地關在鏽蝕鳥籠中。

當渴望成為兄長所認同的弟弟,他的時間開始了流動。

僕は、鳥になる 如果、我能成為鳥兒

少年的夢隨著如灼燒般赤紅落日而振翅飛行,斑斕的青色羽毛飛散在海中

────沒關係的,只有我不會離去,永遠永遠陪著哥哥

悲傷的時候、寂寞的時候 有我在身旁喔 比任何人都靠近的待在你身邊

所以請注視著我吧────在這裡的我唷


我很開心洛洛是帶著滿足的笑容死去

並且是達成他一直以來想成為魯魯修真正弟弟的冀望。

僅以此文紀念這個讓我投入許多愛的角色

19話劇情

追悼MAD『愛されていたい』ルル&ロロ




采薇說:
還親手埋葬洛洛....然後挖好洞把洛洛放下去後,又捨不得埋土
深情地看了半天,對著身體已經冰冷的洛洛告白「我的弟弟....」之類的

霜說:
以他那體虛的身體來挖很有誠意了,而且這樣有公主抱!!

采薇說:
魯魯拼命說自己只是在利用他,想讓洛洛放棄自己,不過這點洛洛早看開了,卡蓮知道自己被利用而失望離去,不過洛洛就算知道被利用還是一往情深啊,只能說果然是沒救的兄控

霜說:
就是這點差異所以是他伴著魯魯飛走吧

采薇說:
然後弟弟的外掛真的好威啊!
當初用洛洛作戰,早就把妹妹(的屍體)搶到手了,洛洛被黑騎追擊時 那邊開gease也好帥,飛翔中的黑騎全因時停而落水 只有洛洛往天上飛走

洛洛‧藍佩魯基因魯魯而生、為魯魯而死 最後還得到魯魯親手埋葬 真是死而無憾啊

霜說:
而且再怎樣應該也是被公主抱下葬

采薇說:
妳幹嘛那麼在意抱法-_-|||

霜說:
這是一種浪漫啊~!有依偎在胸前的感覺
就跟膝枕是一種夢梗一樣

采薇說:
對一腳已經踏入戀屍癖的我而言,魯魯挖墳埋葬的畫面好萌啊

霜說:
你承認就好

采薇說:
應該是一直抱著洛洛到他身體變冰冷
「對不起 洛洛 你活著的時候沒有多少時間陪你 至少現在....」

霜說:
這樣真的有戀屍癖

采薇說:
你管我!(惱羞成怒)
戀屍有啥不好,至少不怕人死啦

相手の体感時間を止めるギアス能力を持っているが、使用するたびに心臓に大きな負担をかけてしまう。黒の騎士団に裏切られたルルーシュを救い出すため、許容限度を超えるギアス能力を多用。追手から逃げ延びた後、安堵しルルーシュの腕の中で息絶えた。──<摘自官網>

采薇說:
對了 官網上的洛洛介紹「最後安詳地在魯魯腕中斷氣」
.....我們是不是漏看了什麼?

霜說:
我也想這樣問,謝謝最善良的官網

采薇說:
不不不 重點是這個劇情我們沒看到啊!除非魯魯後來又做了什麼

霜說:
學姊你是想跟我講你的妄想嗎
「抱著他逐漸冰冷的身體良久 從正午到夕陽西下才捨不得的放開」

采薇說:
那不是妄想 官網證實了!(煙)
要不然就是 魯魯:「洛洛 站起來~站起來~」?

霜說:
老實說...不要用在這時的話,靠洛洛一人就可以打敗帝國全軍了

采薇說:
沒錯,他用時停就能抓到二皇子,橘子已經倒戈所以不怕有人阻擋

霜說:
不過洛洛大概會要求當皇后當報酬

采薇說:
他比較想當弟弟,魯魯的皇后很可能住冷宮

霜說:
那皇子怎麼辦?皇叔帶大?

采薇說:
....錯了 皇后大概會被皇叔暗殺掉,所以也不會有皇子
洛洛:「哥哥有我就夠了!」

霜說:
這樣王國會絕後...

采薇說:
魯魯可以在外面偷偷生

霜說:
難怪魯魯很痛恨弟弟,當皇帝的福利就是後宮啊,搞到連市井小民都不如

采薇說:
說不定現在皇室的情形就是如此 若本皇的愛妃被善妒的兄弟所殺

霜說:
帝:快逃吧兒子...你長的太像你娘了!

采薇說:
然後引起魯魯的反逆,等魯魯當皇帝後,善妒的弟弟又把皇后幹掉,這才是真正的悲劇啊

霜說:
這是詛咒嗎?

采薇說:
告訴我們歷史會重演
話說回來,那個墜飾何時變成音樂盒了?

霜說:
好像沒講過那不是音樂盒?

采薇說:
以前他打開時都沒音樂啊

霜說:
我其實也想吐這嘈,不然他在機情局時,應該早被人嫌吵死了

采薇說:
沒人敢當面嫌他

霜說:
只有魯魯敢當面摔他手機

采薇說:
應該說他一天到晚放音樂盒 大家早知道他叛國了

by abeyasuaki | 2008-08-17 20:31 | 動畫日記

<< [速報] 契約 零~月蝕之假面~帰來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