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最終話Re: ] 鎮魂樂章、希望的音色

相關文章:[洛洛角色感想文] 僕は、鳥になる 如果、我能成為鳥兒
相關文章:[C.C角色感想文] 非時香果
相關文章:反逆的魯魯修 系列文章
站外文章:Memory:Those Which Remain 反逆魯路修R2:回歸於零,再迎天明
站外文章:Nostalgia:Those Who Remain Code Geass25 Re 「最初步的感想」
站外文章:山格王國領地 反逆的魯魯修R2完結紀念/少年成為大人
站外文章:心緣的同人花園 反逆/讓我嚎叫一下吧
站外文章:NEK 【コードギアス】那自然而然的事情。
站外文章:愛麗絲的夢遊日記 《コードギアス 反逆のルルーシュR2》 FINAL TURN 「Re;」

世界的憎恨正聚集在我身上,只要我一死,憎恨的鎖鍊就會隨之瓦解

吶,不覺得Geass與願望類似嗎?憑己力無法完成的事,希望誰來幫助完成

沒錯,我願意被世界施加名為「願望」的Geass

────破壞了世界────我...重建了世界

俺は、世界を壊し、世界を創る


...話說還真沒想到替兄弟倆都寫了祭文,看到魯魯背負起「世界之惡」承受罵名死在朱雀劍下時,我感覺到心中有叮咚叮咚狂漲的聲音....沒辦法!這種扮黑臉自我犧牲的模式抵抗不能啊,因為結局的關係終於可以大方地說────

「我喜歡反逆這部作品,不管是角色,還是劇情,我喜歡魯魯修」

c0073742_22592843.jpg
零之鎮魂曲的真相,由魯魯修成為帝國皇帝,破壞制度施行霸權、以絕對的力量實行恐怖政治,在眾人憤憤不平時由已死「ZERO」一劍刺穿而暴斃,Continued Story這由黑石hitomi所獻唱的曲子正是給魯魯修的鎮魂曲,奇蹟的最後樂章。

這個安排讓作品有了個前後呼應的結局,反逆的魯魯修貫穿一年所講的,不就是「罪與罰」?朱雀與魯魯修各代表了倆個意象「遵從正軌,從組織內部進行改革」「由外部強行破壞,施展反逆活動」

促使他們這樣的出發點是贖罪與施罰,朱雀幼年時親手殺死了父親,這份罪惡感讓他加入軍隊,希望能夠供獻出自己贖罪,但相對的,魯魯修卻因父親枉顧母親之死,最後還引發戰爭而燃起了復仇之火。

殘破廢墟中,黑髮少年看著無力頹坐的好友「我會打倒帝國給你看的!」瘦小身軀在因戰火而燒紅的天空映襯下閃著異樣光采,懷抱著罪與罰,兩種完全不同的心情,兩個少年的路從此分歧

但後來又發生了什麼?為了自己的施罰,魯魯修害死了夏莉的父親、自己也成了懷罪之人,而因為尤菲的慘死,朱雀的心也無法再容下任何軟弱的感情,他成了追殺ZERO的鬼...沒法解開的環結,因為罪而有了罰、卻因為罰而生出了新的罪

以黑與白棋為象徵,魯魯修前期在民眾眼裡是穿著黑衣的正義使者ZERO,朱雀則為披著潔白騎士裝的侵略者,但棋盤轉個方向,結局成為殘虐象徵的是白衣皇帝魯魯修,而殺掉他終結這一切的,則是繼承了ZERO名號與意義的黑色零之騎士 朱雀。

這種對比手法一直在反逆中重覆出現,相當有意思,雖然反逆的確欠缺了合理性與縝密,但在「意象」的運用上非常巧妙,最後魯魯修成為皇帝──「從組織內部進行改革」朱雀成為ZERO刺殺他──「由外部強行破壞」吶,又反逆了(笑)

他們看似相反,但一直走在同一條道路上,就跟賽希爾回答妮娜的問題一樣「一開始吵架的理由嗎...嗯,現在想來是小事,真的不算什麼,無聊的出發點而已」只是出發點不同卻擁有共同願望...而已啊,秉持堅定的理念,破壞再破壞、翻盤再翻盤,最終遍體鱗傷的倆人獻出了自我。

領受世界之罪而死的魯魯修、承受永遠之罰活著的朱雀。
c0073742_2326416.jpg
───「...這也是給你的懲罰」
當那再熟悉不過的黑衣跳躍至自己面前時,冷血又狂妄的皇帝露出一聲自嘲。命運之日終於到來,這個倆人早已約定好的計劃,現在在面前展開,正如以往一般、沒有任何破綻的完美計劃,這個棋局──終究是我贏了。

早已準備好的鋒利之劍貫穿無人可觸犯的皇帝,清楚告訴世人「神權」在那瞬間粉碎,眾人的心願就像擁有了形體般,刺穿了暴君的軀體。

如電光般衝擊心臟的痛楚麻痺了全身──啊,原來死亡是如此地輕易──藉由劍身,少年皇帝感受到握著劍的他正顫抖不已。

───「魯魯修...」
那是無人能聽見,只存在極近距離下的耳語,已經看過多少人的死亡了?父親、尤菲、還有戰場上無數慘死自己手中的士兵,但只有這一次他沒法有任何憤怒與罪惡感,誰是害死了至友的兇手?

這世上不存在這個人,因為這是至友與自己的約定,是魯魯修的請求,也是自己的願望,劍的那端傳來溫熱的血紅液體,但他無法放手去扶住他的身體,只能任由其不斷滑下

───你必須帶著面具...做為正義的象徵永遠存活下去
逐漸失去了力氣,但臨死前的敏銳感官反倒讓他捕捉到細微的哭聲──...哈哈...你果然還是老樣子,容易被感情與良知所牽引,反倒失去了目標...但...這次不行,這次不行...

由身為皇帝的我來宣告吧,你的罪,你的刑罰,殺死帝國皇帝的你的未來。

由我來...

───捨棄樞木朱雀的身份,被奪去一般人應有的幸福,只為了給予人們希望的力量...
───為了世界而活

他摸著鮮血溽濕的衣襟,原本已虛弱的體力更如沙般流去,魯魯修以手指撫著ZERO的面具,隨即喪失力氣劃過,這是血的印記──不要忘記了,這是我們的誓言,為了將世界仇恨打破的約定,不是說過了嗎?只要我們倆人合力,沒什麼辦不到的...

以我的血,永遠提醒的約定。

───這個Geass───我收下了。
劍抽出,少年的身體搖晃了幾下,已經喪失焦點的眼神俯視曾經被他統治過的眾多愚民,隨即不支從王座最高位滑下,大量的血液染滿深藍色尊貴的國徽,既美麗又刺眼,極其不搭地向世人彰顯出暴君的末路。這就是少年魯魯修贖罪的血之十字架。

他已經沒法聽見任何聲音了,就算摯愛的妹妹略帶遲疑的輕聲呼喚他。

就算曾經咒罵他為惡魔的妹妹願意握住他的手,他也感覺不到了。

───我破壞了這個世界...
死去的人們一一在眼前浮現,夏莉、尤菲、洛洛,沒法忘記的日常,與你們的相處的每一刻...為什麼,因為我而死去的你們都是笑著死去...明明是我害死你們的...

...不,我現在可以了解了────懷著滿足而死去的感覺。

失去血色的笑容在少年臉上綻放,他的眼神望向遠方,喪失了知覺、喪失了聽覺、喪失了視覺,他最想聽的一句話,由珍愛不已的妹妹口中說出的「哥哥我最愛你啊!」也無法獲取。

───...我重建了世界.......
魔王永遠地闔上了眼。

作為救世主的ZERO甩動打倒暴君的聖劍,血跡如花,灑落地面,伴隨著世界的歡呼與革命的吼叫。無人注意到,原本作為囚犯的那個女孩聲嘶力竭的哭泣聲──那唯一為魔王逝去流下哀慟的弱小聲音。
c0073742_2336489.jpg
魯魯修的死能帶走所有罪惡嗎?當然不能,他也沒那麼天真,他所帶走的只是「舊時代的業」。

歷史有其必然性,不是人塑成了歷史,而是歷史藉由人改變了自己,帝國的階級制度與殖民歧視的弱肉強食,已經累積到了一個欲裂的張力,今日若不是魯魯修出來反逆,也想必會有另一個英雄出來統領眾人革命。

只是獲得王者之力的他加速了過程,而更為了舊歷史一個段落的告結,他要承下所有的業──推翻階級制度帶來既得勢力者的不滿、世界龐大勢力崩毀造成不平衡、殖民區推翻統治的血腥對抗──藉由他這個世界共敵、眾人恨之入骨的魔王,全部收攬在自己身上了。

恐怖武力與絕對統治觸目驚心地使人們產生了對比,只要記住今日是備受壓榨的痛苦歲月,那麼打倒萬惡根源後的明日將充滿新生與自由。比起皇帝父親的「回歸昨日」與二皇子使用Damocles進行高空威嚇的「停滯今日」,魯魯修「迎向明日」最大的不同是歷史將會依詢眾人的意志繼續運轉下去,而不只是一個人(得到力量的統治者)的決定。

他將舊時代的業與對新時代的反作用力全部具體化,塑成一個所有人都看得到的形體──「我就是魔王」。零之鎮魂曲,不只是對於ZERO的死之鎮魂,更是讓新時代所需要承受的一切污穢歸之為零,在他們三人密謀所彈奏的樂章中,給予深愛的妹妹全新的明日。

可以讓她盡情揮撒色彩的明日,而這個明日是不需要任何自己意識的干涉的,因為這是給妹妹的自由啊。(妹控的極致,怎樣都不想干涉妹妹的意志)

那就是他的贖罪之道,一個舊時代需要的殉道者。相對於充滿惡名、留下不可磨滅痕跡死去的哥哥,弟弟洛洛則是以一個「無名者」的身份死去,沒有刻上名字的墓碑,只是留下任務代號「洛洛」的這個少年,確確實實給予了哥哥創造未來的「時間」。

「無名者」支持著「歷史罪人」

能夠停止時間的他,以生命作為代價,止住了原本無從阻攔傾洩而下的歷史之業,讓魯魯修得以有機會為時代譜上鎮魂之曲,這份過於巨大的負荷終究使他邁向死亡,在無人所知的世界角落、沒有名號的森林裏,那個最愛的哥哥親手作的墓地安眠。
c0073742_23403413.jpg
正如洛洛死前說的,哥哥是個既溫柔又殘忍,老是在欺騙說謊的人,只是──魯魯修這次欺騙的是「世界」。

溫柔又殘忍,狡詐又天真,陰狠又憐憫,自私卻又願犧牲,我們所認識的魔王如此充滿了魅力,他珍惜每一個知曉「魯魯修」之名的部下與朋友,那個魔王刻意為惡下所隱瞞的真面目。

他一直不違反跟妹妹的約定,所以就算知道是成敗關鍵,卻遲疑著不對娜娜莉下Geass以奪取Damocles鑰匙,但當他聽到娜娜莉也打算將Damocles塑造成恐怖的象徵,承受世界之業與眾人厭惡時,他笑了。

他笑的是藏在層層面具下的心思竟然被妹妹看穿了────原來妳也打算做一樣的事,那麼,拿走鑰匙發射Frey就不是違反妳的意志,因為妳也希望得到這樣的成果────只是,這必須、由我來做。

他始終記得跟C.C的契約「如果妳是魔女的話,我就成為魔王」他看得出C.C對一切雲淡風清的態度下所隱藏的真正心願「妳不是希望笑著死去嗎?」相較於把她當作道具看待的皇帝夫妻與V.V,C.C終究是選擇了把她當作一個人重視的魯魯修。

「魯魯修...你痛恨我給予你的Geass、帶來的命運嗎?」

「說這種話真不像你啊,明明是魔女不是嗎?」

「...C.C ,因為有妳給我的Geass...因為有妳,我才能邁出步伐。」


這是魔女百年來得到的第一個「感謝」,正如魯魯修在C的世界對父母的主張表達反抗一樣,「感謝」看似是無力之人所唯一能傳達的話語,卻也是給予一方所能獲得的救贖。不管是在女奴時代被人丟石子嫌棄的她,還是成為魔女後遭到忌諱的污名,C.C所承受的總是憎惡,孤獨高傲的她第一次碰上了沒有將罪過與命運推給自己的對象──這個即將死去的魔王。

魯魯修轉變了C.C只求死的人生、只是經驗累積對人性喪失信賴的日子。

所以魔女笑了,笑他的傻,笑他竟比自己先看清真正的心願。
c0073742_1594011.jpg
魯魯修同時也看穿朱雀的心思,打從最初開始,這個意圖用生命來贖罪的好友要的根本不是死亡,他所渴望的是「守護」,守護有魯魯修等人所在的日本,所以殺死父親,守護擁有博愛之心的尤菲、守護同樣承受悲劇的娜娜莉...最終守護世界。

「活下去!」這個Geass不是扭曲朱雀意志,懲罰他的鎖鍊,而是被眾人放棄的廢皇子魯魯修,送給他有生以來最初的朋友、也是知曉全部真相的共犯的禮物。你並不適合...這個位子該是我的,因為你心裡留下最強烈的...是「遺憾」。遺憾沒有說服父親不要宣戰、遺憾不能保護心愛的公主...所以你要有機會去挽回,補完你的遺憾。

────沒錯,錯的不是我,是世界!世界會改變,可以去改變────

────與輸贏沒關係,這是願望!請不要讓時間停下步伐,我想要明天!

────謝謝你,你幫我延續下來的這個生命...我還有事要去做...是的,還有...

────只為了死而生,太悲哀了!別用那種表情,最後...最後至少要笑著啊

────只有被射殺覺悟的人才能開槍。只有敢死的人可以殺人。

────────我願被世界施加名為「願望」的Geass────────


那個男人在世界之前展現了力量,對臣屬於他的一切彈奏壯麗的絕望樂章,卻無人聽出偶爾浮現的些微雜音,原本專心一致渾然忘我的他抬頭微笑「吶,一切如我所想,對吧?」褪下漆黑衣裳後,那是屬於少年的純真笑容。

その一粒のしずくでさえも 花を守るかもしれない
一滴露水 就能守護住這脆弱又美麗的花朵

その笑い顔ただそれだけで 差し伸べる手にもなれる
光是你的笑容 就足以成為支持我的力量

その震えてる声集めれば  風を起こすかもしれない
將微弱震動的聲音搜集起來的話 應該可以喚起風吧

その命という儚き明かり  灯して足を進めよう
生命是如此地短暫又虛幻 但卻足以成為引人前進的燈火

悲しくて人は切ない それでもどこまでも道は 続く
懷抱著悲傷的人們 滿溢淚水仍繼續走著延續下去的道路

いつかまた会おう 生きてる限り
總有一天會再相會的 在你我生命的盡頭

風が運ぶもの 明日を開くメロディー
吹拂的風 開啟了通往未來的希望之音

僅以此文紀念曾讓我又愛又恨的魯魯修,愛的是他的鮮明與矛盾,屬於魔王特有的魅力,恨的是被他踐踏過的許多顆心,雖然...他最終還是拾起了,所以現在我可以說,我喜歡魯魯修,也深深被這個結局所感動。

by abeyasuaki | 2008-09-28 22:45 | 動畫日記

<< [CodeGeass] 死前的回憶 [CodeGeass] C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