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2005年 09月 24日 ( 1 )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2002年台北雙年展-凌遲考

c0073742_1413586.jpg
台北雙年展,兩年一度於北美館(台北市美術館)展出。本次展出主題為「世界劇場」,其源自17世紀西班牙知名劇作家柯爾德隆的同名宗教戲劇。而本次展覽也正如原本「世界劇場」的表現,以戲中戲的手法,將展場化為舞臺、將展品化為腳本、將觀眾化為主角。

大年初二前往參觀,印象最為深刻的作品『凌遲考』、『無題<通道>』、『紅門』、『縫隙』。

隱藏於角落的『凌遲考』,尚未進入就已見到警告十八歲未滿不可進入的告示,而在黑暗的廣闊空間中所呈現的,是以三面垂地螢幕所構成的影像裝置作品。1900年代初期,法國於中國拍攝到『凌遲』行刑照片,作者以電腦影像的合成技術再塑當時的殘暴場面。劇中被行凌遲的受刑者代換為創作者本人,先是刨胸,再來是割手,緊接著是跺腿,血滴泊泊地淌下,和著泥水,鮮明地印在面無表情的圍觀群眾眼裡。

充斥著血腥羶味的當頭,理當是身在痛苦折磨的受刑者,臉上卻盡寫迷惘…甚至是陶醉的表情,在他腦海中呈現的,是位居於天空之上的海洋以及不斷襲來的海潮聲響。這海與天不合常宜的倒反,似乎在暗示著被強灌下藥的受刑者意識已非在現實世界中。

相對於受刑者,周遭圍觀的群眾,不論男女老少,見到受刑者被利刃千刀萬剮地慘殺,卻絲豪不為所動,像是一尊尊站立的人偶,他們沉默,但反而呈現出一種無聲的弔詭暴力。 刨胸、割手、跺腿,作者巧妙地以人群遮掩住受刑者被切割的過程。三面螢幕,時而以中間螢幕為中心,左與右輔佐播映從不同角度觀看的行刑畫面。時而則三面螢幕都播映相同的畫面,強調受刑者奇異的表情。

隨著令人不舒服地重低音響起,宛如被玩壞的玩具,受刑者終是斷了氣。如此殘烈的短片,卻帶有無可言諭的視覺魅力,使人害怕起每個人皆有的內心黑暗面與對殘忍場面的麻痺。作者創作的目的是想以『行刑的畫面』作為一道隱喻,影射弱勢者居於強權者的欺壓之下,就像是片中遭受凌遲的受刑者一般。但因久處在不合理的狀態下,已使大部份的人已經習慣於這分痛苦,甚至於享受著痛苦。

不知為何,看著這樣的短片,卻連想到每日每日於電視新聞所報導的暴力事件,一樣殘忍、一樣血腥,或許有過之而無不及,但由於發生機率過於頻繁,在看待這些不關己事的事情上也開始忽略了其嚴重性?這也是無聲的暴力嗎…?

by abeyasuaki | 2005-09-24 01:38 | 歷史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