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2006年 06月 01日 ( 1 )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祇園精舍

c0073742_2314621.jpg



祇園精舍之鐘聲


乃諸行無常之聲


沙羅雙樹之花色


皆盛者必衰之理




『平家物語』祇園精舍之段



原尺寸

盛極者必衰,再美麗的花朵都會凋零,再繁華一時的勢力都會煙飛雲散,就算位居極高之位也沒有例外,這也正是曾貴為太政大臣的平清盛──其身後平氏一族的寫照。

幾乎所有族中男子都為殿上人(可以直接覲見天皇的上層官吏),甚至誇口非平家人者皆不為人,作為安德天皇最親的眷族,最後卻被賴朝與義經追殺到不是戰死、斬首就是投水自盡,短短三年內一族全滅。

「沒有永遠繁盛的事物」

末世思想也影響著飽受天災所苦的平安朝末期民眾,世界正一寸寸地歪斜崩解,既然沒有人能逃過滅絕的命運,那又何不在死亡前夕來曲風雅的歌舞呢?

平家奏笛,譜琴,詠歌,在閃爍不定的火光中翩翩起舞,重衡更是其中翹首者。他雖為武藝秀麗之將,卻又不失風流雅致,所以被世人稱為牡丹之君,花中之王。

當望美隨著逆麟光采落在重衡的身後時,她這麼說著:「這邊是六波羅(平家宅第聚集之地)!?不是已遭焚燬了嗎?」

對掌權的平家公子口出不祥之言,其實在當時是會直接打落大牢的,但重衡非但沒有生氣還輕笑著:「燒毀了?這個六波羅之地?今夜真是個不可思議之夜啊...平家滅亡的預言,從您這樣可愛的姬君口中道出呢...」

望美:「...你不吃驚嗎?」
重衡:「為了什麼呢?」

望美:「突然聽到身處之地已經被焚燬...普通不是無法相信嗎...」
重衡:「沒有懷疑的理由呀。」御廉後的他用著極其溫柔的聲音說著

重衡:「再柔美的花也有枯謝的一天...平家這朵花散落的時間也到了呢...」
望美:「(這個人...真的,相信我說的話?)」

重衡:「如果...我們也像花一般散落了,妳會為我們悲傷嗎?」
望美:「咦、什、什麼」眼前的男子話鋒一轉,讓她反應不及

重衡:「重盛兄長也死去了...(註:重盛死於1179年夏,此時為1181年春)如果平家滅亡了,那麼我也將不會獨活吧,連櫻花都有憐惜它散落的愛花者,然而,會有人為我悲嘆嗎?」

隨櫻嵐而降的十六夜姬君,翠鈴般悅耳的聲音,卻用著悲傷的語調紡出破滅的預言,這對當時正因自身罪惡感(1180年冬,重衡火燒南都,死傷數千)而保受折磨的他而言,不外乎是等待已久的解脫,既是要亡,那有如此美麗的姬君做見證該有多好?

被譽為一族棟樑的重盛也就這樣如枯木般死去,並眼睜睜看著無數人類被火燒死的慘況,讓重衡了解到世間繁華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

族人因權勢而在京都城內囂張橫行,這樣過於肥大膨脹的家族遲早會走向衰敗,所以他在等著徵兆、等著預言、等著審判,而最終見到他的姬君,春夜的十六夜之君。

重衡跟知盛實則相似,他們都有著自我毀滅傾向,但知盛尋找滿足的死亡之道,而重衡則盼著在絕望境地裡,挽住他的一絲留戀,就算是哀憐逝去的悲傷也好,那即是對「生」的執著。




「...平家這朵花散落的時間也到了呢...」語調中帶著些許自諷。




所以他忘不了她。




所以他戀著她。

by abeyasuaki | 2006-06-01 23:14 | 遙久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