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2007年 05月 28日 ( 1 )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牡丹之旅‧第六日(上)京都(東寺)→奈良(興福寺、東大寺)

這天是旅行中最早起的一天...雖然是我鬧烏龍的結果。京都的東寺在每個月的21日會舉行「弘法市」(骨董市、舊物交易市,也就是跳蚤市場,鼓勵人們拿舊東西出來交換)這次正好碰上的舉辦的日子當然要去參觀,但根據上次去的朋友的意見,弘法市要在6點前(實際上她是說7點前,我完全記錯...早了1小時出門)去才能找到好東西,所以我們就抱著要很早起床的決心挑戰今天的行程。

清晨四點半倆人很勤奮地沒賴床,起身準備出門,等到五點多到旅館樓下時...完全一片黑,還得自己推自動門出去,而整個京都...也正在沉睡中。要到東寺必須跨過京都車站,看地圖距離不會太遠,決定用步行方式過去。(事實上,那時應該也沒公車)

往東寺的路很單純,所以沒有迷路的疑慮,只是...太陽還未升起的狀況下,好像在摸黑前進...京都不比東京,街燈與商店本來就比較少,在清晨五點半的時候,空曠的路面黑漆漆的很可怕...(這次旅行常常因為誤算在摸黑前進=o=|||)
c0073742_1733444.jpg
好不容易繞到東寺門口,立刻傻眼呆住,的確是開始準備弘法市了,只是大家連搭棚都還沒完成,更多的是貨車才剛開進來,離可以逛的狀況還差一大截...
c0073742_17341551.jpg
沒有辦法下只好一直在裡面兜圈子,先晃晃少數已經擺好的攤子,撐到六點半太陽升起(就這樣欣賞了東寺的日出...),所有攤子都就緒後才慢慢一攤攤仔細逛。
c0073742_23235275.jpg
弘法市大致分為販賣二手和服、古物骨董、盆栽花卉、五金雜貨跟自行製作的手工藝品等類(吃的較少,只看到炒麵、章魚燒、鯛魚燒,而鯛魚燒到我們離開的九點多都還沒擺攤完成)
c0073742_17343999.jpg
雖然本來打算買幾件二手的和服,但考慮到要搬著它一整天,還要遠途跋涉到奈良...結果放棄了,最後在盆栽攤買了兩株月白色的小花,帶去木津替重衡掃墓。
c0073742_2330395.jpg
途中停留最久的不是舊物攤,反倒是這個自製玻璃杯的攤位,一對夫婦親手將圖案刻至玻璃杯上,所有商品都很精巧,有貓咪、狗狗與海豚等可愛動物,幾乎每繞一圈弘法市就一定去他們那攤參觀,到後來已經認得我們還打招呼(笑)
c0073742_1735314.jpg
這個攤子則都是擺著布作的娃娃與髮飾,不要看是布作的,京都現在推廣讓女孩子穿傳統和服時可以搭配改良後的髮飾,捨棄了以往較為笨重的材質,許多髮飾上的花都是由輕巧的布製成,但也因此價錢很高...
c0073742_2345325.jpg
最後在學妹吃完美味的炒麵(因為一直等不到鯛魚燒攤,惱羞成怒下決定改吃炒麵),補足體力後,我們就往奈良出發了。
c0073742_0515295.jpg
奈良是在京都之前,日本的舊都(奈良(平城京)→長岡京→京都(平安京)→東京),從京都前往可搭JR奈良線,大約一小時就可到達,由於是舊都城,所以有非常多歷史古蹟可看,不過對多數人而言應該有點無聊吧...因為除去靠近奈良站的大佛(東大寺)外,最多的就是古墳、石室、宮遺址(京都因為年代較近都有保存,不過奈良很多都只是遺跡而已)

如果覺得京都太過於觀光、新穎(日本神社與廟宇只要香火鼎盛,都會依古式建法翻新...但那畢竟看起來太油亮太新了)倒是可以來奈良走走,而且在冬季時,奈良各式與火相關的祭典可是相當著名,包括春日大社的萬燈籠(千盞銅燈籠點燃懸掛在赤色宮簷上)、若草山燒(整座山頭被融炎火燄侵襲而下映紅夜空)、東大寺修二會(持著大火把在內陣奔走舞動「達陀」的火行法),不管那一個都很壯觀。
c0073742_053826.jpg
到達奈良後發生坐錯公車的糗事,導致離第一個目的地興福寺有點距離,我們只好延著山坡步行,幸好今天天氣很暖和,這樣走著也是樂趣,順便也欣賞到奈良的特有景觀──到處都有鹿在走動,就算是安全島也不例外。

興福寺與東大寺是今日必去行程,原因在於當初重衡火燒南都(遷都到京都後,奈良就被稱為南都=在京都南方)主要範圍就是東大寺與興福寺。(後來逛這兩寺一圈後會發現...重衡軍放火焚燒的範圍相當廣,兩寺之間光是坐公車就要三站,更不提一眼望去也無法收入眼底的寺地)
c0073742_0534122.jpg
興福寺正好在做大幅整修,只能參觀東金堂與五重塔(這邊連帷幕都是鹿的圖案),很後悔為省錢沒去參觀他們寶物庫,我想看他們最著名的阿修羅美少年像啊!因為阿修羅是嗜血的戰神,所以一般會塑成兇猛面貌,但唯有興福寺所藏的阿修羅是被塑成纖細少年姿。
c0073742_0544940.jpg
在他們境內意外地看到了原本在鐮倉期待的銀杏林(八幡宮的銀杏樹很有名,只是我們去時它還是青的...)金黃色的銀杏林跟赤紅的楓林別有一番風味,似乎帶著暖暖的陽光味道...也有不少鹿群在樹下歇息(不需要特別在他們睡覺時偷拍,奈良的鹿就算在醒著的時候也很有"服務精神")
c0073742_0574214.jpg
奈良的人力車也蠻多的(京都嵐山與鐮倉也有,不過都沒搭過,因為不便宜...)多半聚集在奈良公園與東大寺附近載客,東大寺上次來時因為時間太晚已經閉門,只好透過窗格偷看大佛,這次總算得以進入殿內仰望。
c0073742_0565854.jpg
一進入東大寺進內就看到國寶─「東大寺南大門」這個美麗的木造建築其實在上次來時就有看見,只是在喜歡上重衡後再遊此地,意義更加不同了。
c0073742_0582132.jpg
在重衡在承平四年(西元1180年)率兵焚燬後,於鐮倉幕府時代的建仁三年(西元1203年)重建,就一直保留至今,甚至比主殿的大佛殿更為古老。門內側還有高達兩層樓的仁王(金鋼力士)像,這是同時期著名刻佛師運慶、快慶、湛慶的作品(這幾個名字有沒有熟悉啊:)?銀魂中有借他們的名字與特色出場的角色喔:P)
c0073742_0313199.jpg
上次因時間太晚而扼腕的的大佛殿,這次總算能在近距離內觀看,為了能容納15公尺(五層樓高)的大佛,殿堂本身造得相當高聳,頂端還有著名特色──金色翹起的魚形裝飾。
c0073742_059119.jpg
在東大寺逛時看到有日本小學的校外郊遊,非常地乖巧純僕,還都很聽老師話的手牽手:)每個人身上還背著可愛的粉紅或藍色水壺。
c0073742_163593.jpg
雖說佛堂是為了保護大佛不受風吹雨打...不過老實說,這實在很像是個把大佛關起來的屋子...大佛的頂部逼近天花板,加上遮蔽到光線近乎無法射入的室內...佛堂前方設計有兩個窗戶,正好就是佛佗的眼睛位置,在每年元旦時會打開,讓佛之雙眼可以看見外面的世界...不過也就只有那天而已。
c0073742_134677.jpg
佛堂前孤獨矗立的金堂八角燈籠,是自東大寺創建已來流傳至今的國寶,沒有被多次兵火所毀,也是多虧非木造而是銅製品吧?很喜歡它蓋緣掀起的感覺,有金屬特有的弧度之美。
c0073742_13169.jpg
進入屋內就是名聞遐邇的奈良大佛,但它過於巨大的身軀,使得仰頭都沒法將佛的全身看遍。也難怪對於當時掌權者來說,造佛不僅是推崇佛教,更是彰顯權勢的一種方法。
c0073742_151197.jpg
比起佛像的正面,側面更令我驚嘆,原來佛身後的那片日輪...竟然是這麼地厚,並需要這麼多支架才能撐起啊...也是為了穩穩固定佛像不至傾倒吧。
c0073742_1261750.jpg
在裡面參觀時有介紹大佛殿的重建歷史,包括佛像在內被焚燒過兩次,也就是大佛殿曾有三種樣式。

第一次就是源平時代的重衡,第二次則是鐮倉沒落時被兵火所燒,從圖中可以看見,現在所存的是第三次重建,不過在鐮倉幕府時代的佛堂明顯地比現在還要寬敞壯觀很多,佛像上並有刻進從巨大日輪中射出的光芒,真想見見當時的景象。

(從這邊也能理解到為何重衡被稱為佛敵...放火燒掉這麼嘆為觀止、氣勢魄人的大佛,就好像毀掉僧兵與僧人們的象徵一樣^^;)
c0073742_18879.jpg
在要離開東大寺前,學妹突然心血來潮想餵鹿群們鹿餅(在那邊聚集的攤販都有賣鹿餅,而且相當便宜,大約是日幣100...我很好奇這吃起來是什麼味道)

而當她買好鹿餅準備要餵時...我立刻退到一旁,雖然沒有餵鹿的經驗,但根據以前餵至善園那肥肥錦鲤的記憶...被人工飼養的動物在搶飼料時...很‧可‧怕。

事實證明沒有猜錯,鹿餅還沒撥開就一群鹿"撞"進她懷中爭著吃,不用說餵,說被撕食還差不多...而且甚至連東大寺的說明紙張也被吃了!!(連我的份一起)

饑食的鹿群不放過因為驚嚇過度反應不及的學妹,將她呆住掉落地面的紙張也咬起來吃...你們啊...怎麼可能那麼餓...那邊觀光客那麼多說...會吃壞肚子的Orz
c0073742_184280.jpg

by abeyasuaki | 2007-05-28 16:10 | 旅行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