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2007年 08月 19日 ( 1 )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絕對好看!惡女花魁

c0073742_147815.jpg
「妳錯了,沒有不會開花的櫻花樹」

「我們就像金魚一般,要活在這缸中才會美麗」

改編自改編自安野夢洋子(庵野秀明的老婆)的漫畫《さくらん》,再結合了土屋安娜、椎名桔平、成宮寬貴、菅野美穗、木村佳乃等日本的知名明星,搭配上歌姬椎名林檎,由新人導演蜷川実花所主導的電影,帶來極為強烈的視覺震撼!並出乎意料之外的劇情相當有意思。這部敘述吉原花魁─花名清葉(後改名為日暮花魁)一生的故事,在原為攝影師的監導蜷川実花鏡頭下顯得華貴無比,整部片子以漫天捲地、觸目所及的「紅」為主軸作美術設計。

日本是個相當喜歡「紅」的國度,在片中你可以見到被關在缸中的紅色金魚存在於各個角落、漆成整片朱紅的木欄窗干、大紅和紙鋪成的油紙傘、女人們擦上朱砂的柔軟唇瓣、夜晚綻放著暗紅微光的燈籠、吃進深紅之色的綢緞和服、屏風上繪製的鮮紅牡丹、還有那不斷落下,遍地的紅楓與粉櫻...多麼豔麗的紅、多麼搶眼的色之饗宴啊這樣華麗絢爛的構色卻不會令人眼花繚亂,反倒使人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影片中的每個細節,享受視覺的效果,這不能說是不成功的展現了遊女的第一個要素「色」──足以使人停滯觀看的美麗。
c0073742_2213162.jpg
比起另一部同樣在講述古代賣身女子的「藝妓回憶錄」,我是比較喜歡這部的,不僅僅是片中暗示的地方象徵意味都很微妙,並且更赤裸裸地體現出她們的生活環境與職業階段。清葉被賣到玉菊屋後,從陪侍在花魁身邊的幼小女童做起,當她初次在這邊洗澡時,看到了擠滿整間屋子的女人,她們的肉體及最為顯眼的胸部,不斷重覆出現在眼前,再再告訴她──進入了一個全是女人的國度,而妳有天也必須變成「女人」。

叛逆的清葉不想自己變成滿身髒污的女人,她試圖逃跑,卻在逃到吉原稻荷神社時被玉菊屋的小廝清次所追上,他告訴她,就算離開了這裡,外面也仍是一樣的,勸她現在並不是逃亡的時機,並跟她約定,如果稻荷神社裡的櫻花樹綻放出花朵時,就帶她離開。

被帶回去的清葉遭受懲罰,為了避免再逃跑當然是毒打一頓,然後派去服侍花魁粧妃,可在某日午睡時,清葉卻被粧妃的嬌喘聲給吵醒,原來是粧妃正在與客人交歡,當透過紙門細縫,清葉看見背部赤裸的粧妃正跨坐在男人的身上,就算發現到她正在偷看,卻反倒露出一股意味深長的回眸笑容。
c0073742_2233363.jpg
反感大作的清葉逃跑時打翻了魚缸,讓一條大紅色的金魚躺在地面乾涸而死,事後粧妃告誡她說,藝妓正如金魚一般,要活在水缸中才會保持美麗....藝妓是應男人所需才產生的行業,而被殖養在其中的女人,只能攀附這男人們這一夜幻夢的浮誇來生存...手腕高明的粧妃並借機以激將法促使脾氣乖戾的清葉決定不服輸的當上花魁給她看。

在後來粧妃被贖身離開吉原時,送給清葉一個鑲滿了紅珠的銀簪,告訴她在這個世界拿得越多,越會引人招嫉,但這條路...很適合惹人厭、常與人動手或吵架的清葉,粧妃以著高傲的女性姿態被轎子抬離吉原,而她也代表了成功的花魁形象──高貴、有氣魄、美不勝收。

那個時代的遊女需要兩方面性的才能,「藝」與「色」。本片則著重於「色」這個部份,從清葉被「鑑賞」的人評為十年才得有一人的私處開始,成為新人被客人標下初夜,以技巧與反應討客人歡心,還有使人難以忘懷的媚眼,這邊土屋安娜表現的非常好,混血兒的她因為輪廓比較深,直視人時真是擁有勾魂的妖嬈魅力。
c0073742_23113461.jpg
「惚れるも地獄。惚れられるも地獄。」(戀與被戀,皆是進入了地獄)

滿身反骨的清葉仍是有情荳初開的一天,但活在遊廓中的女人根本不能訴說自己的真心,當她被死對頭高尾花魁陷害,而與情夫分手後,清葉冒著傾盆大雨,將雙腳塗滿污泥跑去進情夫,但當她看到他露出虛情假意的笑容時,心冷的清葉在河畔痛哭,決心捨棄自己一度盼望「綻開」的夢想,回到玉菊屋拼死當上花魁。

諷刺的是,雖然清葉總是身裹艷光竄流的大紅織錦,可雨奔的她只身穿黑色棉布與頭巾,卻是全片中她最為令人尤憐的艷美,一反充斥在遊廓的斑斕金亮,內斂的黑色突顯出一個女人最美的面貌。

本片中也描寫到了花魁的悲哀──當將心交出去時,就必須接受戀火的煎熬。

在事前宣傳時,總是提及這部是「東洋版追殺比爾」,但真正可謂灑血的場景也只有在高尾花魁死去的那瞬間,割頸噴出的萬點血花如同朱紅墨汁般,灑遍了繪滿花卉的金色屏風,既哀愁又姣美地詮釋了歡場女子遭受妒火炙烤時的殘忍結局,而她死去的肉體也只被人以「收拾」一詞草草收場。
c0073742_23482575.jpg
清葉繼承她位子成為玉菊屋的花魁,並進行遊街那段相當有氣勢,當她腳蹬高木屐,姿態雍容華貴、氣定神閒地邁出步伐時,讓人無法忽略掉她的存在,土屋安娜的清葉演出了桀驁不馴的野性美,的確不負「惡女花魁」這片名。

椎名林檎的歌聲貫穿首尾,不僅維持了她一貫的風格,還揉和了古風,非常符合畫面美感與運鏡手法都相當講究的本片,不是一味謹守遵從傳統擬古,反倒是強調印象設計的這種「時髦古風」是挺令人激賞的。

最後將吉原點綴地更夢幻的,是清葉幼時日夜無不期盼的櫻花大開,只能活在水缸中的金魚、空無一物的典雅木箱、綻放在那唯一須臾時刻的櫻花,導演以這幾個象徵體現了「花魁」無奈的一生,既熾熱又奔放,令人目不暇給震攝畫面,非常推薦這部在各個方面都屬上乘的作品。
c0073742_21785.jpg

by abeyasuaki | 2007-08-19 21:51 | 電影日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