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2008年 06月 11日 ( 2 )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毒伯爵該隱~途中感想

2003年的老文章,學妹偶然間翻到復習說我也有吐嘈的能力,所以貼來Blog這邊
c0073742_23315880.jpg
...該隱開始熱血動作片化...T_T

那天出現倫敦時鐘塔被炸的劇情我應該也不會太驚訝...總覺得近來爆破場面好多,這,不是該隱該使用的手法啊!(抱頭)是說,要也該用放毒氣或撒毒液這種方法...

一直認為,該隱的故事該有隱晦的特色。

就像中古的教會或聖騎士團一樣,表面是禮教森嚴,實則是禁欲,但暗處仍隱著一絲絲破戒的芬香誘惑,像毒,會催毀身心的誘人之香氣...嚐一口上癮後難戒。

而正因為隱晦,雖然眾人都心知肚明,但卻每個人都未說過口。所以觀看的角度與得到的結論都不同...而不是──這麼地簡單明瞭啊!(泣)(亞克西斯:該隱,爸爸希望你能成為一個坦率直接的孩子(喜極擦淚))

該隱演到現在,到底還有什麼能讓人嚇到的呢?

醫生開始善良化(請將對人類殘忍、對動物慈善的醫生還來)
瑪麗開始羅莉化(從十三、四歲退回十歲九歲吧)
利夫開始暗黑化(催眠形成的假人格啊,拜託你爭點氣)
老爸開始變態化(算了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該隱開始熱血化(這、這是最不能忍受的事啊──(慘叫))

那天該隱老爸在該隱懷中死去、死前順便留下人類最為真摯的悔感之淚與感性的內心台詞
也、也不意外了...(呆)

另外,如果亞克西斯他可怕的"實力"都已經可以威脅到了自己的父親(該隱的爺爺)那為什麼為了掩蓋對姊姊發生的"不倫之戀",而需要另娶他之前稱之為不愛的妻子掩飾?(雖然也看得出是真得完全不愛她啦...)

具有如此可怖的實力,要把一切掩蓋在結社之下並不是那麼困難之處吧?

再來,當他接到療養院的電話告知其姊已跳窗而亡時,有露出異常痛心的表情如果真只為了"實驗人性",那不需要在單獨一人時做出這種表情吧?(演給誰看?給讀者看?)

總之感覺這"真正的理由"轉得好硬...本猜測亞克西斯大本營中,該隱母親的壁像有可能是活人塑像。(活人的屍體,外面防腐處理後敷蠟)不然就再更變態一點,已經用技術把該隱母親復活,叫起來了,只是讓她呈現假死狀態...

(反至正現在被叫起來的死人也不知道有幾個了...倫敦版BIOHAZARD)但後面劇情裏,該隱已經把大本營炸了,那這壁像應該也不是本尊吧...不然?

亞克西斯:『兒子你已經把你媽給燒了。(所以我們父子相依為命吧)』

該隱:『!』
(Continue→該隱進入更進一步崩壞(魔王養成?)階段)

亞克西斯的確是搞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的魔王...與其說他的陰謀是擾亂倫敦、英國,進而以紛亂統治暗黑裏世界還不如說他更像瘋狂科學家...

為了實驗,可以廢寢忘食,甚至還費心做出對照組(吉貝爾醫生)再花十年造個可控制的變異因素(利夫)然後為了再繼續觀察,還準備好了接枝培育計畫...(遠目)

想要以恐怖動搖世界的爸爸,大概先花了生命的三分之一在玩弄兒子的事業上

果然是滿腦子都在為兒子著想的好爸爸啊
...套句學妹的說法「他本來就是充滿愛與勇氣的爸爸呀=▽=

by abeyasuaki | 2008-06-11 23:07 | 漫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該隱最終章~Godless~

2003年的老文章,學妹偶然間翻到復習說我也有吐嘈的能力,所以貼來Blog這邊...
c0073742_2321118.jpg
邊看最終篇,邊微笑...終於完結了啊!(淚)

老實說自從利夫那個極不自然的背叛後,繼續看該隱就形成『制約』,柄持著『開膛手傑克』篇的喜愛,總覺得有一種義務要看他走到最後…走到什麼結局,然後就看到了這個愕然的結局。

該隱的個性邁向熱血化顛峰(順便夢幻化,完全沒擦傷、壓爛的被『砸死』)老爹果然是個內心深受折磨的纖細好爸爸,然後歐斯卡終於達成犯罪事實,讓瑪麗懷了他孩子

在最終章『GodLess』的一開始,該隱就直攻敵方總部──迪蘭的根據點,在那邊,我們看到了由貴為了解決壞人積著沒清掉的困境,而開始上演的內鬨劇

叛變的本人格利夫(仔細想想,其實這樣他好像是來臥底的,接連做掉好幾個該隱的強敵)與兇眼的正義女神對上,女神落敗,在死前將過去的管家利夫(假人格)喚回(至於她為什麼這麼做…就當成壞人臨死前總要留下的禮物。)

第二回合利夫直接對上老爹,本來以為書名終於可以脫離『該隱(弒親者)』之名,但是急速好人化的醫生終究是跑出來擋了第一槍,愛好爆內幕的老爹看到兒子捨身為己,決定再多爆一件事──那就是利夫也是屍人型

(這下可好了,當初看『開膛手傑克』篇中對於夢妮安娜是死人的淒美感全沒了,算算,夢妮安娜、霓潔安分身、利夫、該隱娘親複製人X N…該隱裡面有1 / 2全是死人…)

就在他公布這事實的當頭,利夫的手如應證他的話一般開始腐爛,該隱終於趕上重要場面,聽到這震撼的新事實(再次證明,該隱沒喜歡過活人,新章再開的該隱朝BL方向奔跑…然後現在告訴我們利夫也不是活人…)

但由於該隱進來前設置的炸藥,迪蘭總部爆炸,所有人所在位置都被炸得分開,利夫跟醫生掉到比較下層,在那裡,只剩下一口氣的醫生決定把自己的畢生功力傳授給利夫,他劃破喉嚨攘鮮血大量灑在利夫身上,據說這樣可以讓開始潰爛的利夫多活一天,好讓他在混亂不堪的爆炸中去保護該隱(…爆炸不是該隱弄的嗎?)

緊接著在石塊飛落的狀況下,利夫雷達找到了他的小主人,而他的手上的肉開始剝落,現出白骨(醫生留一手,利夫大概只撐了幾小時不到,不然就是血型不合吧…)

「請您赦罪....直到最後的最後,我沒都陪您到地獄去,該隱少爺....」

此時玻璃碎片如雨點般大量落下,利夫想用僅存的力量推開該隱,該隱在心中納喊「我不答應!就算到了地獄你也是我的!」反而飛身抱住利夫,然後…

塔的崩壞,讓該隱與若干人眾全數失蹤,瑪麗根據該隱的遺言跟尼爾的支持成為哈利斯家下一任當家──在該隱哥哥歸來前,冠上哈利斯女伯爵之名。在那之後,瑪麗為了追懷失去訊息的該隱,來到該隱臨走之前帶她來看過的靈廟,但到了現在瑪麗仍不明瞭,這座靈廟究竟為何而建?

這時 這部作品的最終隱藏大魔頭終於現身

竟然是該隱他親生母親。(被亂倫的姊姊)

操著女音的該隱他爹出現在瑪麗面前,原來是她被弟弟亞克西斯以蘇生儀式喚魂喚出,但她不滿意弟弟為她準備的身體,所以附身在大爆炸中被炸死的該隱老爸身上

魔王開始親口訴說她精心準備的邪惡計畫…原來她一直在表面上裝著純潔的聖女,但骨子裡卻喜歡 欣賞該隱老爸──也就是自己親弟弟,為自己神昏顛倒的為愛折磨悲苦樣。

在之前常看到,著名的『亞克西斯迫姊圖』,原來還有後續,該隱老爸接著說的是…『…我只是開玩笑的,姊姊妳太沒防備了』但該隱娘親反過來強吻了弟弟,誘惑了他(原來亞克西斯是受?)

(根據前幾回該隱老爸告訴該隱,他並不是愛著他母親,強迫親姊這事,只是為了看這個始終相信自己的姊姊會不會發瘋的實驗前提下,可以看出他們證詞相反…還有姊弟精神都有問題)

而在嘗到這種看人為情掙扎的快樂後,該隱娘親為了加速該隱父子的決裂,自己裝瘋然後自己跳樓自殺…(我覺得我看到不可思議的事,有人為了加劇別人吵架,而跑去自殺,還真得死了。)

這時她並說出魔王的經典台詞:死亡是由我所支配的,呼呼。
(但是這幾年她因為死掉也沒看到他們吵架)

此時並證明了讀者的恐怖期待,果然老爸的真心話是──真誠的希望是該隱有一天能阻止他的所作所為。(所以為此造迪蘭逼兒子?快快,快來殺掉我)

話都說完後,魔王的亡靈迫進瑪麗,她想要她身為當主的身體,再次君臨哈利斯這被詛咒的家族。被勒住脖子的瑪麗,意識模糊之際拔出防身用的手槍想要射擊被附身的老爹,老爹卻自己先放開,因為他看到旁邊的棺材很可疑...

就在他靠過去查看時,棺材兩旁的天使石雕突然動了起來,右石雕持劍刺穿老爹,左石雕打開棺木順勢將老爹推了進去,然後關起來(這全是兩個石雕所做,我想應該有比熱脹冷縮更好的解釋吧?)

被全自動化葬儀社棺木驚到的瑪麗不禁一愣,並發現原來棺關木上刻著的正是老爹的人像,該隱為了不弄髒她的手才造了這個機關(有沒有懷疑過該隱也可能因此誤殺瑪麗?天使機關應該不會分是誰靠近吧…-_-)

時光飛轉,瑪麗也長成婷婷玉立的淑女,在她前往替該隱掃墓時,卻聽到有孩童指出有一個穿著黑衣黑披風,帶著黑帽的年輕紳士也往墓園,忐忑不已的瑪麗奔去墓前一看不禁熱淚盈眶──墓上擺該隱答應親手泡給她的一壺溫熱紅茶,還有哈利斯家的當家戒指。

但那其實不是該隱,是在當年慘案中倖存下來的靈媒師,他趕到該隱與利夫所在處時,倆人都已斷氣。

克雷哈德忘不了那如夢的一幕(我也忘不了T_T最後一幕竟然這樣~~~)

雙手都化為枯骨的利夫,緊緊擁著他那曾在幽暗花園哭泣的小主人。

帶著未曾有過的恬靜表情,該隱在利夫的懷中安詳地閉上雙眼,燦著優雅的微笑。

倆人共赴死亡之途…


(我真得沒看到外傷…也沒有中毒的內傷…所以該隱到底是怎麼死得…)

~The End~

by abeyasuaki | 2008-06-11 22:50 | 漫畫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