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2009年 05月 08日 ( 1 )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大河劇篤姬 第四十九回 篤姬與小松帶刀

這陣子趁空趕緊把之前一直未看完的篤姬補完了,只能說...不愧是集集都超過20%的大河劇,描寫感情相當地深刻,表現重要歷史事件的力道很夠,好幾幕戲都看的幾乎快哭出來...但真正哭出來的是這回,篤姬與青梅竹馬小松帶刀,最後的會面。

經歷過大風大浪,德川幕府失權、大奧結束、新政府的展開,她回想過往一切的記憶,少女時代、作為新娘的那一刻、還有喪失最愛之人的那一天...自身努力所支持的德川家,和其對立、既是故鄉又是敵人的薩摩藩──小松帶刀作為藩內家老的身份出現在她眼前。
c0073742_016811.jpg
盡管所有的事情都已經變了,阿一改名為篤姬,尚五郎改名為小松帶刀,但象徵兩人之間記憶的事物還是沒變,在出生那天由父親互相交換的御守,在篤姬已經貴為大御台所(上上任將軍之妻)仍依舊留在身邊,而倆人見面就必定會下的圍棋,也曾經是篤姬破解將軍家定心防的關鍵。只是帶刀自己知道,這或許是───最後一次的會面了。雖然大奧已不存在,與篤姬的會面不再是上下地位那麼懸殊,但帶刀的腿傷嚴重到讓他自己有預感已無法再經歷一次長途旅程,雖然以今日的眼光來看待薩摩(九州)與江戶(東京)只是不到一天的行程,可在當時走陸路卻是需要長達二十至三十天。

會下定決心來見篤姬,之所以冒著可能被篤姬怨恨的風險,是因為幾島的建言───去見她吧,把她堅強的樣子刻畫在腦海裡,深深的記住她。但帶刀仍有內心掙扎過,畢竟是薩摩藩將德川家逼至死境,是他所主導的一切讓篤姬失去安身之所,失去榮華富貴,倆人的情誼仍能像過往一般嗎?是朋友,是同伴,是他單戀過的對象。
c0073742_0304830.jpg
說真的在看到二十多集時,我是支持家定將軍與篤姬這對的!雖然家定一開始一直是裝瘋賣傻,但堺雅人出色的演技,讓將軍偶爾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睿智與英氣深深吸引著人!而在篤姬視破將軍隱藏的真面目後,這對夫妻彼此深厚的信任,還有全心想要支持、保護對方的樣子...很難不去喜歡這對夫婦(笑)不過在看完全部的劇情後...抱歉,我想我還是小松帶刀與篤姬支持者QwQ

篤姬對於帶刀只懷有朋友的情誼這是無庸置疑的,但帶刀(尚五郎)卻一直是愛著篤姬,就算他已娶妻生子(雖然我對於他迎入阿琴的那段有所微詞=口=不懂得拒絕的男人),但在薩摩藩為了改造日本,而不停地進行各種積極的政治活動時,他總是那個第一個想到篤姬安危與心情的人。
c0073742_032103.jpg
篤姬被送入大奧,是為了達成她的政治使命,將一橋慶喜拱上將軍之位,讓薩摩藩能贏得外藩政治發言權力,不過畢竟大局第一,他們在行動時已不太會去考慮篤姬的立場,所以在薩摩向德川家提出大膽的陳情書或是出兵時,誰也無法顧到篤姬作為薩摩出身、因而在大奧裡微妙的立場,甚至被認為她與薩摩暗中互通聲氣,出賣了德川家。

在這時只有帶刀膽敢跟主公出言抗議───您忘了篤姬小姐嗎?為了薩摩而奉獻出一切的小姐,我們就這樣捨棄了她嗎?我喜歡帶刀這份「莫忘初衷」的心態,不管經過多久,他還記得與篤姬一起看著的薩摩之櫻島,在那由白雲環繞的美麗神山之前, 他們彼此意氣風發的說著想要多看看這個廣闊的世界....這個讓他暗戀已久的小姐,就算已經在距離很遠的地方,就算立場可說是敵對,他還是不忘關心她的安危。
c0073742_0355831.jpg
當篤姬微笑說出「下次還可以再見面的」時,帶刀摸著自己的腿,內心百感交集地笑著流下淚來───是啊,還會再見面的。───這次之後就是永別了。幕末的不穩定讓他們面對許多人的來來去去,因為死亡而離去的人們不記其數,但只有這次,我深深感染帶刀的心痛,他沒法對篤姬說出的話,明白自己所剩無己的時間,看著珍愛不已的女孩,他依舊覺得她散發著光芒───讓一切煩惱都消散的光芒───只是,自己再也無法看見了。

之後如果有機會去九州玩,一定要帶回這對御守:P這可說是帶刀與篤姬的象徵物啊!

by abeyasuaki | 2009-05-08 00:16 | 電影日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