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カテゴリ:遊戲日記( 69 )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ICO小組新作──Project Trico

c0073742_294933.jpg
上週就聽說了ICO小組要在PS3發表新作的消息,然後就看到了高畫質的預告影片,真得是非常地開心!畢竟如果說起PS2最喜歡的遊戲,那我會選擇是《ICO》,雖然近年來寫的多半是女性向戀愛遊戲的感想,但那單純只是劇情具有渲染力好發揮,若論遊戲整體的氣氛與娛樂度的話,還是以《ICO》勝出,這款動作解謎改變了我對動作遊戲的看法(另一款是《大神》)
c0073742_2104919.jpg
這次公開的影片氣氛,一改第一作《ICO》 少年牽著不可思議少女的手、那份古城中的孤寂感,還有第二作《汪達與巨像》青年騎著愛馬與各式巨像的殘酷又激烈作戰,這次改走溫馨向?似乎是要一人一巨獸合作克服各種地形?我喜歡那帶著信任的感覺,ICO系列一向不需要台詞,但氣氛卻能完整地傳達出來...那份曠古的悠遠,光、風與水所閃耀的生命力...Wii與PS3,因為此作我決定PS3了XD

by abeyasuaki | 2009-06-01 02:15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Sigma Harmonics 原聲帶入手

c0073742_17264569.jpg
相關文章:【∑O】Sigma Harmonics

昨天意外地在95找到Sigma Harmonics的原聲帶,可說是驚喜萬分!因為非常喜歡這款異色的推理遊戲,其實說起遊戲類型,在玩乙女遊戲前我完全是推理解謎的Fans,只是這類遊戲出的越來越少,讓人回味無窮的更是少,所以好幾年都沉靜沒有玩,直到近年包括雷頓教授系列在內,日系遊戲又重捲推理風,真是令人高興。

這款之所以讓我深深著迷,正因為他的特殊設定,在重覆但又有微些差異的時空之間往返,查出同一舞台、同一批人,但卻犯下不同兇行的場合,主角Sigma會進行降魔的調律工作,將異化的時空、被扭曲的人心調整為原本的正途。由SQUARE ENIX在NDS上推出的實驗性作品,雖然可以說是冷門叫好不叫座,但其精緻的動畫與細膩的解謎過程(一步步的邏輯棋盤連鎖推理,必須將相關的線索放在相鄰的位置,或是產生疑問的點上,才能讓Sigma解開謎)還是不失為經典作的魄力!

他的配樂帶有一股無機質的電子感,卻巧妙地在某些音段透露出無奈與哀傷感,這或許是玩完全部劇情後才能體會到的醍醐味。
c0073742_17281960.jpg
c0073742_17285659.jpg

by abeyasuaki | 2009-05-10 17:38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薄櫻鬼畫冊《百花繚亂》

最近跟櫻花真的很有緣,不僅忍人的結局就是繁櫻盛開時,剛喜歡上的薄櫻鬼也完全以漫天飛舞的粉櫻為印象,運氣很好的是才剛喜歡上,延期很多次的畫冊很迅速的就入手,沒有等待的痛苦時間(笑)カズキヨネ老師的畫冊列為必收品項,因為他的畫風真是有其特別之處,豔麗但又纖細古樸,畫起和風來格外出色,更何況──封面醉臥在紛落櫻瓣上的副長實在太犯規啦!這太挑逗了吧!

內容主要分為彩稿、劇情CG編排成的介紹、設定稿、曾在電擊Girl's style上連載的短篇小說、還有最特別的...每個人對其他角色的看法。彩稿部份因為停了一陣子沒收女性向遊戲雜誌,所以收到這本挺實惠的,而且果然カズキヨネ的彩圖還是收大張的過癮啊!那張拿來當遊戲封面,土方穿著洋服站在森林裡的圖非常細緻。

畫冊裡最有趣的就是隊士給隊士的特別口傳,就是每個人對其他人的看法,其中如齋藤對土方的「這個人的眼睛...非常的誠實,在下決斷時沒有任何迷惑,這個人的強勁讓他穫得鬼之副長的稱號,但是透過眼睛,可以感受到這個人也相當地溫柔。」還有土方與總司之間看的出來熟識的彼此感想「總司這傢伙...從來都不聽取我的話的...不過他的手腕我是認同啦」「從我開始咳嗽起,土方就相當擔心我的身體,真是的...都已經說不要緊了...」幾乎所有人提到土方都會提到「鬼之副長」這稱號(笑)

其實提到「鬼」,光之風裡土方說的一句話非常喜歡,那是在土方與近藤接受幕府密令暗殺掉前代局長芹澤鴨之後的事,土方公布史上知名的「局中法度」並使得一名新進隊員因背部負傷而切腹自裁(背部負傷=背對敵人逃走=違反武士精神)近藤向土方道歉說他擔下了一個相當不討好的黑臉角色,土方則回答他說

讓總司變成惡鬼,讓他去殺了芹澤的可是我,這樣的我...那還有,遲疑不敢化身惡鬼的道理呢?

我可以當惡鬼,不,我最好是惡鬼。

這個惡鬼要撫育剛誕生的新選組...所需要的不是母乳──────而是武士的血。


薄櫻鬼中的土方比較沒有描繪他為了新選組而染黑雙手的一面,但確徹底傳達了他為了守護新選組拼命的強韌責任感,希望能出外傳補完XD(覺得蠻有機會的,因為永蒼新八、山南敬助、山琦烝都蠻有內心戲可以演的啊,新八不能追我一直好遺憾...)
c0073742_022281.jpg

by abeyasuaki | 2009-03-17 00:25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薄櫻鬼~幕末這個時代&KOKIA「大事なものは目蓋の裏」

c0073742_22592654.jpg
其實這次會一下對這遊戲抱持好評我也挺訝異的,畢竟新選組這個題材在日本作品中已經被用到氾濫,而且又是作成乙女戀愛遊戲,我很害怕看見自創劇情過多+戀愛成份過重+只描寫新選組日常趣事的作品。對於歷史題材的故事,我是有所堅持的,不用完全照史實、不見得要過於精細、天馬行空的設計也可,但總希望能拿捏住那段歷史的精神與氣氛。在這點上遙3做的不錯,有把平安末期的氣氛傳達出來,而相對來講,薄櫻鬼也是。

所以才對土方路線起了那麼大的共鳴,因為見證了新選組這個由時代而得以興起、也因時代而毀滅的組織,幕末很複雜,正逢治世百年的德川幕府到達強弩之末,而侵略清朝得逞的外國勢力也摩拳擦掌欲進入閉關已久的島國,在險惡的局面下,上至老中下至平民都無一為了國家未來操心,原本只是農民跟浪人出身的新選組就在此時誕生了。

這陣子非常喜歡的大河劇《篤姬》替新選組做了一個有趣的對照,篤姬的時代恰好跟新選組重疊,新選組達鼎盛的時代侍奉的將軍是德川家茂,篤姬則是上一任將軍的御台所(正室),幕末將軍往往都年紀輕輕就死去,所以年僅20幾歲的篤姬已被人尊稱為天璋院,掌控著大奧(將軍後宮)的實權。而因為她出身薩摩(今九州),也因此劇中呈現了許多薩摩藩的人的行動理念。

受令守護京城治安的新選組,其主要敵人就是倒幕(府)的薩摩與長州,可以透過《篤姬》看到薩摩藩的思想,也因為她地位特殊,如同拉高了置高點看到全局一樣,畢竟《篤姬》的主要舞台可是將軍與老中、各藩藩主的政治角力戰,當時局面造成的一連串悲哀與無奈的選擇,造成新選組成為時代巨輪下的犧牲者,當他們的後台幕府實行大政奉還,並在最後的將軍一橋慶喜敗逃後,就已經註定了失敗的命運。
c0073742_23432620.jpg
不單承受著自身的困頓、不光想著自己的夢想,土方歲三在近藤勇倒下後背負的是比這更為沉重的擔子,所有組員的夢想、希望,只要還在新選組副長位子上的一天他就必須接下────在他的劇情中必須不斷看著同伴倒下,懷著「誠」字繼續走下去的宿命...我認為這是他身為領導者的悲哀,但也是身為領導者的魅力,不只為了自己而活的那份強韌。我喜歡看著強悍又有領袖氣質的男人的背影,所以近藤死時土方背對強忍著哭音的那張我萌了。

說到新選組,最近除了會跟阿碎拿2004的大河劇《新選組》外,也開始重溫很喜歡的一套新選組漫畫《光之風》主角是沖田總司與女扮男裝進入新選組的神谷清三郎(原名 富永靜)非常推薦這套漫畫,渡邊多惠子老師不僅畫風穩定、詮釋劇情兼具趣味與氣氛,將新選組遭遇的很多事件處理的很棒!而且考據極為嚴謹,每次書後面附的小單元都能增長不少幕末知識。雖然清三郎是喬裝加入新選組,但可沒其他作品那麼浪漫喔(笑)連女生每月的不方便與天生就較為弱勢的腕力都花了不少篇幅來作了合理的解釋...總司雖然是呆頭鵝,但很可愛!而土方則一如他的歷史形象,是個很支持近藤的新選組嚴謹媽媽。
c0073742_2132196.jpg
另外,前幾天為了到NICO上土方MAD,結果看到一個使用KOKIA樂曲「大事なものは目蓋の裏」配的MAD,一聽之下馬上被電到!那種淡淡的愁悵、被壓抑的吶喊,配上土方的劇情真是很有感覺...

NICO土方MAD「大事なものは目蓋の裏」

去查了歌手後發現是KOKIA,的確...她空靈的歌聲也是我的型,以後應該會積極去搜集她的歌吧,歌詞中的「私はここよ ここに居るの 一羽の鳥が弧を描いてゆくわ(我在這裡、就在這裡,落單的鳥兒在青空中劃出一道弧線)」帶來溫柔的呼喚,是最喜歡的一句,晚上邊看書邊聽很舒服。

by abeyasuaki | 2009-03-06 23:01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薄櫻鬼二三事

霜說:
其實我覺得這次土方跟千鶴也有一點點主從感,因為前期沒什麼戀愛感,她又是小姓

楓影 說:
你乾脆說,因為前期土方愛的是近藤好了.......(毆)
<楓影學妹抗議 所以補貼:我要澄清一下,我支持的是土沖(毆)>

霜說:
你知道土方啥時真正開始比較示愛嗎?是在追到北海道以後耶!

楓影 說:
那不就是末期........

霜說:
所以我可以體會為什麼他人氣不是最高,沖田最高,因為他路線很照歷史跑,沒亂改
但沖田因為早死,所以後面劇情都可以自己編,因而戀愛一直線,甜度不一樣
可我就愛認真工作的男人啊!而且看到連以鬼血為榮的鬼都給了他作為最高讚譽的薄櫻鬼之名
這麼強的男人我不愛要愛誰QWQ!
所以我現在對將臣好感度上升,土方跟他蠻像的,但是外表真的有差

楓影 說:
我在想這有可能就是找三木的原因,你這外貌協會..........

霜說:
如果將臣長的像土方,我應該就會愛他了,平家還內府,虛構的身份 對立的立場 沉重的擔子 歷史的無情

楓影 說:
將臣很帥啊,他只是不斯文(?)......你應該是說要找長得美的吧.......帥跟美有微妙的差異
其實土方西服姿看起來年紀起碼少了五歲,變成介於美少年跟美青年之間了

霜說:
沒錯!!!他要是沒換衣服我就不愛他了

楓影 說:
哇哩!你真的太注重外貌啦! 我都忍不住要替他抱屈

霜說:
牡丹花下死最重要的就是美色啊,我其實追土方還真追到想放棄,但看到他換西服的那一瞬間我就燃了
而且遊戲與史實裡都說"是土方替大家準備好要換的 因為土方先生喜歡新鮮事物"

楓影 說:
我突然覺得其他人不是輸在哪,就輸在西服姿裡沒人贏土方

霜說:
點頭

話說,我要扳回我形象一下,其實我原本要先追齋藤的,但中途突然轉向到聲音違合的土方
是因為有次事變 ,土方非常迅速的安排大家各思其職,果斷地發布命令,我被萌到了!並非是戀愛事件

楓影 說:
領袖氣質

霜說:
對!我有下僕傾向 所以想要追隨對的主子,我想要他命令我!責罵我!所以我就走他路線了

楓影 說:
這哪裡有挽回,不過是從外貌協會變成M屬性罷了,是說我突然覺得你果然是攻(?)
對美色垂涎不已的樣子跟想要美人責罵痛毆你的......有變態打麵攻的fu

霜說:
不覺得的是誇獎

楓影 說:
實在也沒辦法把這偽裝成誇獎

by abeyasuaki | 2009-03-04 14:34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薄櫻鬼(薄桜鬼)~剎那、絢麗、如櫻之鬼(土方歲三路線)

c0073742_2294257.jpg
相關文章:カズキヨネ原畫新作 「薄櫻鬼~新選組奇譚」

謝謝我家沖田還特地借我主機玩(合掌摩拜)

我只能說,結合歷史人物的角色果然是我的大死穴(遠目)薄櫻鬼的土方歲三在一天內馬上榮登心愛的後宮(慎重擺放)當初看到カズキヨネ老師所繪的圖,就被豔色所為之幈息,那淡霧般飄散的淺紫光影配上黑色洋服多麼俊雅...但實際玩到遊戲後,老實說曾有一度夢想破滅感,因為配土方的是三木...而且他是用比較活潑的痞子語氣...立刻與冷酷帥氣的外表產生微妙差異感,但進行到後期劇情後,反而理解為何是讓三木配他。

三木的聲線很適合大將,統領全局、率領全軍的總大將,那種使人不禁想要跟隨的魅力,就跟他在遙三裡配的是平家還內府將臣一樣,讓人認同、為他犧牲,而在開朗的口氣裡卻有不容小覷的魄力,經歷過他的故事後,我認為,三木是不二人選────搭配這個人稱「鬼副長」、「源義經再世」以及「最後之武士」之名的土方歲三────

土方路線其實就是新選組的興亡史,幾乎可以說是代表著「誠字旗幟」的他,以副長身份光耀著新選組精神直至箱館戰爭後才步下歷史舞台,就算是在混入鬼、羅剎的異色故事中,他的一生還是無法忽視的存在,與其說在玩虛構的遊戲,不如說是在看著真實歷史中的土方歲三。

在薄櫻鬼的設定中,新選組受幕府命令實驗所謂的「變若水」,但此藥卻會使人化為所謂的羅剎,褪色的髮,鮮紅的眼,那正是銀髮赤目的非人,超越普通人的腕力、速度,以及令人驚厄的痊癒能力,那不是奇蹟的力量,只是將人類體內原本要積存數十年的精力在一瞬間釋放────削減了壽命止只為剎那間的綻放,以及代償────全身無一倖免的深刻痛楚,想要吸血液的強烈欲望。

而奉命製造折著個藥的正是女主角千鶴的父親,他是個被幕府召去京都的蘭方醫(西醫)...但他的失蹤也肇使千鶴前往京都尋找父親,進而寄住在新選組屯所接受保護,在早期就揭露千鶴所流著的是鬼族之血,而鬼血,則能使羅剎化的非人在被足以磨滅掉理性的痛苦中恢復意識。
c0073742_084385.jpg
雖然這應該是戀愛遊戲,而且吸血的畫面非常色氣讓人害羞,不過土方路線中可以說很少有甜蜜的場景,因為他真的是個勞碌命。說到新選組馬上可以叫出土方副長的名號,只見遊戲裡他日日夜夜為了新選組的存續而奔走,在那個變動的幕末時期,不要說武士,連地方大名都有可能隨時滅亡,即至後來德川幕府將政權歸還,舊幕府軍與新政府軍的對抗,土方不停地為新選組、為近藤設想,土方歲三不能倒下,因為他就代表了新選組的「義之道標」,在紛亂的時代裡,唯有他嚴以律己,彰顯著早以殞滅的武士精神,多麼堅強的人、承擔了多少責任的人啊。

就算去除掉羅剎這設定,他還是不失光采,以遍體鱗傷的身體屹立在轉變的時代,遊戲從池田屋事變開始,從他們還身披著淺蔥色羽織的年代開始,中間經歷鳥羽伏見之戰、甲州勝沼之戰、奧羽越列藩同盟、宮古灣海戰直至最終的箱館戰爭,女主角千鶴見證的是他的人生,所以攻略的要點就是緊緊跟隨他(無誤)打從看到土方歲三為了世局以及新選組焚膏繼軌以來,她就下定了決心,要留在這個人身邊,既然他為新選組奉獻了一切,那麼自己至少可以做為左右手幫上忙,減輕他的負擔,她自願扮男裝成為土方歲三的小姓(侍從)在旁伴隨著這個被人稱為鬼的新選組副長。

遊戲裡很讓我動容的是近藤自願被補之後,土方痛心疾首的那幕,他化為羅剎痛下殺手將在場新政府軍化為血海,並以沉痛的聲音命令千鶴離開,背對的身影反應出從不露出軟弱一面的他的的悲痛「為了...什麼...究竟為了什麼...我要來到這裡,在這邊將近藤拱手讓給敵人...到頭來我跟背棄了我們的德川幕府一樣,都背棄了那個人!當初讓我懷抱著理念與希望的那個人!」三木以著幾不成聲的泣音將這段配得極有味道!真的可以深刻感受到失去了近藤局長的土方的絕望與自責,為了怕羅剎化的土方想要幫助自己殺出重圍,近藤明知自己親赴敵陣被擄的下場就是死,他還是為了保護土方前去,即算最後連身為武士的最後尊嚴────切腹都不允許,以像罪人一樣的被斬首而死,也不後悔,這就是他們的情義。
c0073742_0383440.jpg
雖然有人說女主角千鶴跟隨著土方有點牽強,所做的也只是獻血與奉茶,但我不這樣認為,就跟土方曾苦笑說著「果然人家說不可得罪江戶之女啊」以及金打立誓的事件一樣,土方是將千鶴當作對等的堅強伙伴來看待,甚至可以說在他漫長的路線(土方路線是遊戲中最~長的路線,長達九章,又多歷史事件)到了很後面才將千鶴當作戀人看待。

在甲州勝沼之戰,土方因必須要離開近藤,原本希望千鶴能夠回去江戶避難,但千鶴堅持就算自己不懂刀術,但至少可以己身作為近藤的盾(鬼的血統讓她傷口能很快速痊癒)辯不過她的土方於是下令────以新選組的一員受令────成為保護近藤的貼身侍衛,並要千鶴拿出隨身帶著的小太刀,以自己的愛刀和泉守兼定,互相交叉輕輕撞擊,那清脆澄澈的聲音,正是代表了武士彼此之間立誓的儀式,雖然土方自嘲自己並不是真正的武士身份(他為平民之子)而千鶴也是女性,但卻是最全心信任的托付。

而隨著故事演進,新選組的成員如史實般一一於歷史洪流中殞命,不是喪於戰爭,就是化為羅剎力盡而死,沖田總司、近藤勇、山崎烝、籐堂平助...失去了昔日共同奮戰的同伴,見證著與他們的生離死別,千鶴在不知不覺中也繼承了遺志,幫著他們守著土方、看著土方────直到最後都要完成新選組的使命,這是她身為女性卻承接了武士的高潔意志。

失去了近藤後,土方可謂化為不畏懼死亡的, 在面對難攻不落的宇都宮城, 他斬殺臨陣脫逃的士兵,以身作則的在最前線揮舞著刀, 那沾染著鮮紅之血的身軀宛如鬼神般震攝住敵人────雖然是如此悲傷又美麗的鬼神,但卻有效地激勵了己方的士氣,在半日內創下不可能的戰蹟攻下原本有極大兵力之差的宇都宮城,可這樣的他卻被鬼族首領風間千景以童子切安綱(源賴光在丹波大江山砍死酒吞童子的刀)斬成重傷,休養了數月之久。
c0073742_142588.jpg
他們最終敗逃至偏僻寒冷的蝦夷之地(北海道)成立蝦夷共和國繼續對抗新政府軍,在這邊面對追著他而來的千鶴,土方終於擁抱了她,在什麼都不剩的極寒之地,只有千鶴帶著過去同伴的思念來到,是她為了自己而忍受著痛苦被吸吮血液,也曾因思念他而拒絕了回歸鬼族之列,羅剎之道是自己所選擇的路,但不管再怎麼希望她逃離戰爭,她還是倔強地一再回到自己身邊「真是拿妳沒辦法...」全心為著新選組而活著的土方,本想在一切結束後,在沒有了繼續生存的理由後結束掉生命,但現在,他有了想要活著的理由,一直盡著責任的他,終於能注視到身邊默默陪著他的人。

看到這邊我也很感動!因為前面很少有土方回應感情的時候啊雖然他不是冷徹的人,應該說相當情深的人,會主動守護千鶴,也會暗地安排人去保護她,但因為作為副長實在太忙了!他的目光最主要還是看著新選組啊!土方吸血的位置是在脖頸後側,所以每次吸血都會微微拉開千鶴的衣襟,環抱著她舔舐...多看幾次描述感覺好害羞...畢竟這是很煽情的表現...

與歷史相同,遊戲也安排箱館戰爭總攻擊,弁天台場被新政府軍包圍陷入孤立後,土方欲前往救援卻在騎馬途中被槍所傷,而千鶴載著他來到櫻花盛開的北國平原(此時為五月十五日,北海道的櫻花於五月綻放)他宿命的對手鬼族首領風間千景正在此等著他,但與以往不同的是,風間已少了將羅剎視為低等畜生的歧視。

他靜靜地注視著拼盡全力在亂世中開出一條道路的土方,隨之開口贈予了鬼之名────薄櫻鬼────剎那、絢麗、如櫻之鬼,風一吹即散落的脆弱無力,但又肆意不屈地怒放,是薄倖又堅韌的象徵,以著過人的意志走著這無人所及的艱困道路,忍受化為羅剎的劇烈痛苦,土方歲三,這樣的男人讓他承認了作為對手的價值,不是貶低與懼怕的鬼之意,而是高潔孤獨的鬼之名。

在決一死戰的勝負之後,終於恢復平民之身的土方與千鶴在北國之地渡日,但已過度使用羅剎之力縮短了生命的他,究竟還有多少日子可活?他們僅餘的日子如櫻花盛開的短暫時光一樣,華麗無比卻又稍縱而逝,珍惜著每一天相處的時光,心意相通的無比幸福,在最後的最後,他仍與櫻如此相似────

玩完真的快哭出來了,或許真的是有跟著新選組走過一遭的感覺吧,而且遊戲名稱「薄櫻鬼」也是出自土方路線,多麼虛幻美麗的櫻散場景,而他又承受多麼負重的擔子,劇本寫的真是不錯...雖然其他人路線還沒進行,不過我想我本命不會換了XD衝擊太大了XD
c0073742_132263.jpg

薄櫻鬼 新選組奇譚OP曲『はらり』(非常好聽!大推!)

土方MAD相關劇情剪輯

by abeyasuaki | 2009-03-02 02:31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海貓鳴泣時)

c0073742_1838064.jpg
官方網站: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動畫版
Wiki詳細介紹: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

這是持續到相信魔女為止────永遠的拷問

由《暮蟬鳴泣時》的同人作家龍騎士7再一次藉由同人社團07th Expansion所發行的電子推理小說《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海貓鳴泣時)現在採取每半年在Comike發售一章的方式創作...雖然《暮蟬鳴泣時》所承現的慘殺事件與悲劇就已經足以令人不毛而慄,但《海貓鳴泣時》更進一步的邁入複雜推理的境界!

位於日本伊豆群島的六軒島是個全長不到10km的海中孤島,在這方寸之地上的,唯有右代宮家族的私有別墅,長年來由家族族長右代宮 金藏居住,而每年的10月,則為散居各地的家族成員聚會之時...1986年10月4日此次的家族聚會別具意義,只因族長金藏已身患重病,所以會議的內容就為金藏的子女們該如何瓜分遺產與六軒島...以及...傳說金藏年輕時與魔女貝阿朵莉切簽訂契約所換來的10噸黃金財寶...

如同新本格派推理小說慣用的開頭,海中孤島、隱藏的秘寶、祕密碑文、黑魔術、被暴風雨困住的眾人、還有署名為魔女的信箋──以及接續被引發的大量殺人事件,沒錯,六軒島大量殺人事件在正式記錄中也被稱為18宗親滅門事件,18人全無一倖免的死於島上。

但若只是單純這樣的推理故事豈不是負了鬼才龍騎士7之名,《暮蟬鳴泣時》的故事成功點在於經由眾人視點、不同的選擇、微小的差異,終於使不斷輪迴的雛見澤村脫離了慘劇的漩渦,而這次《海貓鳴泣時》則更是以令人訝異的方法展開,原以為魔女貝阿朵莉切不過是個想襲捲遺產的犯人代稱,卻未料是真有其人!
c0073742_2154573.jpg
在第一章結束後就現身的第19人魔女貝阿朵莉切自稱為金藏雇用的右代宮家族鍊金術師,而跟金藏於數十年前訂下的契約即為──契約解除、象徵家族之證的戒指歸還時,即將出借的黃金與右代宮家財產全數收還,但唯一例外的狀況就是家族之人若解開碑文之謎尋到黃金,魔女將會自動放棄所有的權利──而這,也宣告了魔女貝阿朵莉切與主角戰人(金藏次男之子)的推理之戰展開。

由於此遊戲打的是密室殺人與大量殺人事件,在幾經抽絲撥繭後,戰人將發現線索與各種矛盾相加──是不可能有人類得以達成,唯有魔女而已。但若承認了是魔女的非自然力量所為,就是蜷伏於魔女的力量與存在之下,要是否定,則殘酷的犯人必在家族18人親友之中,傾向非現實的推理還是堅持現實的手法?這就是遊戲的推理拉鋸戰。

亦即魔女是否存在?(真實之魔女,神秘的力量,而非只是其人存在就算)就是龍騎士7此次提出的挑戰函。比照《暮蟬鳴泣時》中雛見澤村的鬼血傳說(村人祖先是由人與鬼混血)與聽其聲不見其形的御社神,雖然在劇中有魔女貝阿朵莉切的現身,甚至章節完結時出現三魔女的聚會(她們各自擁有不同力量,「黃金和無限」的魔女、「碎片和奇跡」的魔女、「絕對」的魔女)但根據角色視點,這也很可能是編劇的障眼法,魔女只是一種比擬手法或具像化,眼睛看到的並非就是真實

當然一如往例,《海貓鳴泣時》也是採取一章章發行的方式,剛開頭的數章(目前發行到第四章)由於戰人採取與魔女激烈爭的言語交鋒,堅持否認魔女的存在與犯行的可能,貝阿朵莉切為了逼他相信魔女,只好一次次將時間的沙漏放倒,全滅後又再度一次次地體驗不可能的手法──我要你──承認黃金之魔女貝阿朵莉切!!
c0073742_2264315.jpg
當初一看到碑文就被迷住,看完推理的內容後更深受吸引,更何況18人各具特色,眾人之間隱瞞的心情與故事都非常有意思,還有那勾著高傲微笑的貝阿朵莉切...前作《暮蟬鳴泣時》就很喜歡他塑造的氣氛,極好聽的音樂,這次《海貓鳴泣時》不僅很快地推出漫畫版,還緊接著要動畫化,當然動畫的角色設定比原繪的龍騎士7要美型許多...xD

也很喜歡主角戰人的國際象棋盤翻轉推理思考──意為無棋可走時,通過將盤面翻轉過來,由對手角度一覽全局來找出打破疆局的方法,亦即,以敵人的立場來思考事物。每章的結尾還會有戰人提出的主張(藍字)與魔女的復唱否定(紅字),但因死法高達18種場景,所以是非常複雜的邏輯推理,其實熱血的感覺與手勢很像逆轉裁判(笑)。

到底存不存在的第19人,存在意義於否的魔女,犯人是魔女還是18人之中?活祭的目的是什麼?黃金鄉又指的是什麼?非常期待看到動畫!

手持鑰匙的人啊,應遵循以下所記前往黃金鄉。

在第一晚,奉獻上鑰匙選中的六名活祭。
在第二晚,殘存的人撕裂緊靠的兩人。
在第三晚,殘存的人讚頌吾高貴之名。
在第四晚,剜頭殺之。
在第五晚,剜胸殺之。
在第六晚,剜腹殺之。
在第七晚,剜膝殺之。
在第八晚,剜足殺之。
在第九晚,魔女復甦,無人生還。
在第十晚,旅途結束,終至黃金之鄉。

魔女讚頌賢者,授予四件寶物。

一件是,黃金鄉內所有的黃金。
一件是,所有死者靈魂的復甦。
一件是,已失去的愛也都復甦。
一件是,用於使魔女永眠。

安眠吧,吾最愛的貝阿朵莉切。


↓動畫版宣傳PV


↓同人的同人...社團網站→なかない君と嘆きの幻想
なかない君と嘆きの幻想MAD(ニコニコ動画(RC2))
重新製作的MAD同人動畫,畫風跟氣氛在《暮蟬鳴泣時》時就頗受好評
【Comike73】 なかない君と嘆きの幻想 幻耀の蝶(對應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EP1)
【Comike75】 なかない君と嘆きの幻想 虜(對應うみねこのなく頃にEP3)

by abeyasuaki | 2009-02-01 19:10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O】Sigma Harmonics

官方網站:Sigma Harmonics

崩毀的世界‧荒廢的時鐘‧混亂的時間‧瘋狂的人心

─────不和協之音─────

「...シグマ ... シグマ... シグマ...」

名為黑上的少年 在沉落的深眠中緩緩地被喚醒─────那是 陌生世界所投來的第一道光。

c0073742_1323668.jpg
「ネオン,妳完成妳的使命了嗎?」

「誰知道呢?因為我算是特殊的存在...」

────紡出無法觸及的未來的少女...原本應該不可能對未來進行調律的我────

────在產生分歧的那半個世紀時光中,一直不停的在平行時光中旅行────

「然後,我發現了這個世界,你所存在的世界。」

「我很喜歡這兒喔!許多人努力生活著,也沒有頻繁的戰爭,非常和平」

「吶,我們翹課跑去吃的甜甜圈真的很好吃!一直很期待再吃一次呢...」


「你是...」

「我是ネオン。你所認識的月弓ネオン。」


宣傳動畫

by abeyasuaki | 2008-09-16 01:30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零~月蝕之假面~帰來迎

相關文章:零系列文章
相關文章:零4代~月蝕假面~初玩觀感(一~三章)

人的魂,是音的凝聚,但是...太多的音 迴響著

我‧已‧聽‧不‧見

只有一下子也好,我的音、如果、能夠回來...
c0073742_20351197.jpg
週末玩完第八~九蝕,回家後則靠影片看完了第十~終蝕,對之前疑似是海咲的雙生姊姊海夜的真相有了解釋,也對遊戲中一直沒明說的月幽病有了推論。

零四代「月蝕之假面」是個跟月亮的盈虧很有相關性的故事,整體的主題與月幽病、朧月神樂、無苦之日連結在一起,以表面的線索看來,月幽病是種島民才會得到的風土病,月滿時安定、月缺時狂暴,為此才在十年一次的月蝕期舉行朧月神樂進行獻神之舞,目的是安撫得到月幽病卻失去月亮的病人心靈。無苦之日,則是進行獻舞的巫女若帶上禁忌的月蝕面具,會引起帶來大滅亡的災禍。
但另一方面,我也被帰來迎所深深的吸引了。
那是自從看到了那個面具起

…月蝕之面

那個面具,看上去感覺像是在微笑,又像是要哭泣,又像是要發怒,甚至是像是面臨死亡的表情

越是注視著那個面具,越是讓人感覺發狂

不過,我非常想看使用這個面具所跳出的舞蹈
不…連我自己‧也‧想‧要‧帶‧上‧它
這邊第一個線索是,月幽病的來源與定義。

朧月島被稱呼為「最接近黃泉的島」,而在結局動畫時也看到黃泉的入口是在島外海──月蝕所倒映在海裡的影子。以字面上來看,月幽病──懼怕月的幽處的病症。古人為什麼害怕月蝕?在日本稱為天狗食月,認為會帶來災禍,而在中國這也是不祥的禍徵,必會發生天災或是亂世。

古人懼怕月蝕,是因為夜晚的月總是跟陰世(幽界、冥間)較有連結,月又有盈虧之變,就像原本被光亮所鎮壓、但隨著時間而漸漸被暗處所侵蝕了般,如果照正常運行,就算是每月月初的朔月(新月)其實還是能見到細如彎牙的月光(朔月之夜就是朔夜,這也是本代發狂巫女的名字)

可只有月蝕之夜時,月是完全隱沒的,這邊就是古人恐懼的主因「當因為月蝕而見不到月亮時,你能說它因此消失了嗎?」並沒有,黑暗不等於是無,不消失代表著就是存在著另一個看不見的東西、一個通道、一個幽世與現世連結的通道大開之日。

說月幽病是風土病是對的,說它不是也沒有錯誤。它正確來說是一種到達/接近當地(朧月島)才會得到的精神病狀,並非一定要土生土長在島上才會罹患,所以相原崇也只帶著妹妹來觀看朧月神樂一次也會得到,而灰原醫生與其子灰原曜長年處於島上卻沒事。

患病於否決定於什麼?灰原醫生窮其一生都查不清該病的傳染途徑,那個關鍵點就在每個人的資質,感性的資質。如果說月幽病是因為朧月島靠近黃泉之口,在暗處蠢動之物影響到現世之人的病的話,那麼會感應到就是天生比較敏銳的人。

從病情嚴重到住在灰原醫院特別療養所(朧月館)的幾個病人身上可以看出這個推測,圓香從小喜歡畫畫,房裡貼滿了她繪製的圖。流歌從小就會彈奏鋼琴,愛好音樂。曲木原本就是畫家,更是無話可說。至於朔夜與海咲,她們天生就具有極強且罕有的靈力──也就是感受力比一般人更為強烈。

這也是為什麼在特別療養所內住滿著年幼的少年少女們,因為小孩子的感應力比大人敏銳,而女性在這方面又比男性更為敏感,從灰原一家可看出些許痕跡,獻身於科學領域的灰原醫生與其子曜終其一生沒有染病(雖然最後迫不得已要舉行裏祭)但家族裡的女性,醫生之妻、女兒朔夜、姐弟亂倫生下的孩子亞夜子全得到月幽病。
c0073742_20404830.jpg
延伸到兩個層面,一個是為何在月圓時病人會較為安定,一個是末期症狀咲(綻放)時對其他人的影響。月幽病隨著病情演變, 會漸漸喪失意志、迷失自我,甚至變成一個廢人,而到了末期,在鏡中看見的自己面容是扭曲的(芽吹),最後發狂而死。

劇中提供的線索有數個:
1) 病情加重是喪失自我與記憶→實則是脫魂狀況
2) 在鏡中看見的自己面容是扭曲的→只有自己才看的到扭曲,代表是腦部神經作用
3) 如果附近有人芽吹那自己也會受到影響→神經內科提及的「共感」現象
4) 包括主角的五人在女童時被帶離島後就未惡化與發作→物理距離(與島的距離)有所影響
5) 十年後卻又爆發病情→十年一次的月蝕影響,畢竟體內已有病根(與"根源"的通道已開)

月幽病的患者會在月圓之夜無意識的出外凝視月亮,從事像被附身憑依一樣的漫步,被稱為「月步」這或許是古時修練之法因意外流傳出來的轉化,從流歌在地下深處朧月胎道發現的古文書中可以一窺一二。

所謂的朧月胎道其實是古代的巫女修練場,在月黃泉之地成為器與御靈進行接觸(黃泉=陰世,而日本因神話影響,認為黃泉跟土地關連很深,黃泉是在地底深處,越遠離地面就是越接近黃泉,所以每代零的儀式都在地底深處進行)月黃泉之地=月光照的到的地底深處=朧月胎道的開端有天然洞窟,並有直達地面的月映井戶,月光會透過枯井到達地底。

修練的大致樣貌就是,進入月光都到達不了的地下通道(胎內通道,母體的胎內也是見不著光,或許有此之稱,且日本神話中眾神之母伊邪那美後來成為黃泉大神,因此通往黃泉之道=在母神體內之道)忘記萬象萬物,進入空身狀態,經過死亡的洗禮,再度出生在世上,而一度抽離的自我則藉由沐浴月光而喚回,為此而發狂的巫女不在少數,但修得此法者可得到莫大的靈通力,被尊稱為月守巫女
c0073742_20562050.jpg
這不就跟得到月幽病而進行「月步」的行為模式很像嗎?只是一邊是具有靈通力、雖敏感但也有修練基底的巫女,一邊是毫無抵抗力的村民,那麼結果可想而知並不是修成正果而是發狂致死(這也是為什麼流歌曾一度患病到開花,但卻沒有死亡的原因,因為流歌之母小夜歌是流有月守巫女之血的人)
很久以前,這個島上的人們就認為月亮是靈魂的表徵
同時也是魂之誕生,魂之迴歸的根源之處,從而崇敬著月亮

月有陰晴圓缺,而彈奏與其盈虧姿態契合,調律著相符月之音的,就是月守巫女。

根據傳說,每個人都擁有屬於自己的月之音,雖然很非常細微的聲音,但就像是剔透的水晶振頻一樣,一生也不會改變。

一個人的月之音是很微弱的,因此需要合起來演奏,形成共鳴,如果我們倆人的月之音能永遠一起奏鳴,那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啊

水無月 小夜歌 致 四方月 宗也
這邊提到跟巫女相交的是御靈。

御靈在日本神話裡多半意指人的靈魂,且不是普通的靈魂,而是那些遭受不白之冤、承受劇烈痛苦而留下強烈執念而死的人(著名的御靈有常與安倍晴明鬥法的學問之神菅原道真),它們會帶來不幸與災禍,所以為了鎮壓與安撫它們,會舉行各式儀式(御靈會)也就是御靈不是自神話裡誕生的神明,是人類歷史上真實存在的靈魂。

前面提及為了安撫在月蝕之夜失去月亮的人們,朧月島上會舉行朧月神樂,神樂一般是奉獻的舞蹈,所以可以解釋成是獻給御靈、平撫它們的舞。不過為了拯救心愛的姊姊,灰原曜所舉行的不只是表祭(朧月神樂),還同時進行裏祭(帰來迎)。

在朧月島上十月被稱為神去月(在日本根據神話的傳說,十月時各地的神明會離開居所回到出雲,所以被稱為「神無月」,只有出雲一地因為聚集了眾神,被稱為「神有月」)這邊異常的是,神無月是表示「神離開不在,但仍會回來」的意思,而神去月的「去」則有較強烈「希望其離開」的意含。朧月神樂在九月進行帰來迎,十月則是神去月=代表迎接來的某物只能停留短暫時間就必須離去,那個某物就是透過月蝕而來的御靈(不幸死亡的靈魂)。

表祭在地面高台之上舉行,而禁忌的裏祭則在地底深處進行,為什麼會是禁忌?

因為實在運用太多象徵之物了,裏祭使用的是地底祭壇(=黃泉)巫女又帶著月蝕假面(黑色假面)在神樂最高峰時,就像酩酊大醉會進入一種忘我的境界,在儀式中跳舞的巫女正如其職稱之名「器」一樣,是自我被抽離、讓御靈進入體內、通道在體內開啟的過程。

正如結局時朔夜所呈現的狀況一樣

咲(綻放)=臉部爆開="打開了"=成為與"根源"之地相通的通道

在打開根源的臉部掛上黑色假面,不正像在比擬月蝕般嗎?表祭於高處,裏祭則在同一位置的地底對應著舉行,不就是月蝕(表祭)在海面的倒影(裏祭)從而開啟的黃泉之口嗎?
c0073742_20153984.jpg
…帰來迎就要復活了

月蝕之面由於會使得巫女被「咲」,從而帶來讓整個島毀滅的無苦之日,因此被視為禁忌,長期以來被封印畏懼著。

但是,利用月蝕之面進行的帰來迎,則會使得擔任「器」之巫女…使得我那個身染重病的女兒康復起來。月蝕之面是治療月幽病的最後手段

朧月神楽中使用的面具,是使人迷失自我,那麼帰來迎中月蝕之面則是在一瞬間將所有的記憶全部消除、並將之帶往根源之地進行洗滌之後重新再生。

如果這次成功了的話,那長久以來,我和月幽病的纏鬥也將終將宣告終結了。

面具在這裡也具有重要的意義,院長手記裡曾提及,帶上面具後意外地刺激到腦部未知的領域(醫學上腦部不明作用或未使用的區塊相當多),也就是說可以讓‧感‧覺‧更‧加‧靈‧敏,因為加強了感性,使得帶著面具的「器」的巫女"打開了"(咲)

普通看到只能看見自己臉在鏡中扭曲叫「芽吹」(發芽),影響範圍僅限於自己,但在月蝕之夜這最靠近異界的日子,仿照月蝕、帶上黑色假面刺激感官的巫女則可到達「咲」(綻放)的境界,可影響(共鳴)的範圍變廣,可由於對月之幽處"打開了自己",所以也同時使自我消失(空身),在精神深處變成為幽界的人身通道,使得通往魂之泉源──零域的道路開啟。

會選擇使用面具來當這個重要道具,也是面具之於人類歷史的有趣之處吧?尤其是日本的能面,當演員們帶上面具的那一瞬間開始,「他」就不再是演員本身,而是「那個角色」,也就是面具可以將自我歸為無,可以一個人卻代表著"無限的多數",普通面具摘下來後,演員就可以回復成自我,但帶上月蝕假面的巫女在綻放後,卻不見得能拆掉這個嵌在精神上的面具

無苦之日,傳說中帶上月蝕之面若失敗時招來的災厄。

朔夜在做為巫女綻放了以後,卡在生與死的狹間中整整兩年,不堪地面對永遠的孤獨、永遠的冰冷、永遠的停滯,雖生卻如死的狀態,停放在祭宮內她的肉體吐出的氣如燒焦般,可兩年後的一場小月蝕,卻喚醒了「她」。

失去了自我的朔夜,持續著綻放的狀態遊走在島上,原本能克制住這個通道的月蝕之面已碎裂,所有看到朔夜的人都在同時間"共鳴"了,這代所探討的"共感感覺"指的就是醫學上的感情轉移,也就是若是有人在面前笑時,會不由自主的也跟著笑出來,哀傷亦然。

音樂或文學這些藝術的普遍作用也是誘人動情,而共感的最高境界就是死亡共感,看見朔夜的村民瞬間都感應到了她這兩年間目不轉睛經歷的「死亡」,活人的腦部承受不了這種衝擊而硬生生被迫認知「自己已經死了」一一芽吹而暴斃。

失去了記憶,失去了自我,成為空殼的同時也沒有了痛苦,無苦。
…人類是靠記憶而生的動物

正因有著記憶,才能維持自我,至於忘卻,那是喪失存在過的證據,當所有的一切都被忘記之後,就等同於死亡

不過,當所有的記憶都喪失之後,那還剩下了什麼呢

靈魂?

不,也許那也不會存在了。
因為所謂的「人」或許只是靠記憶所堆砌起來的而已…

我也曾見過許多忘不了過去,而被記憶所折磨的患者,那些罪與過錯、以及強烈後悔、無法放手的記憶…這麼說來,記憶不僅僅能夠維繫自我,有時也會將人困在記憶的囚籠中慢慢死去。

…人類保有著記憶真的是一種幸福嗎?

c0073742_14421096.jpg
月幽病患者在與根源接觸及脫魂的影響下,自己的靈魂漸漸產生了變化,記憶一點點地剝離...或許可以說,已經不認得自己的「魂之音」,變得沒法區分自己與他人之間的差異,無法順利回來也很容易被影響,所以病人們都各自用不同方法來固定住自我

在這之中圓香是靠著寫字條與畫圖,流歌則彈著鋼琴藉由旋律保有記憶,至於靈感較強的朔夜與海咲,則是隨身帶著人偶,這也是海咲雙生姊姊「海夜」的真相,「海夜」是朔夜送給海咲的人偶。

在病的末期,朔夜的自我不斷遭到侵蝕,她聽不到屬於自己的「音」,但體內卻有許多嘈雜不止的眾多聲音,她把"自己的一部份"放進了人偶裡面,每當因為噪音而使她忘了自己是誰時,朔夜就詢問人偶,由人偶內的自己來確認,所以她的房內有數不清的人偶,那是溫柔微笑的她、那是哀愁擔憂的她,每一個人偶都代表著朔夜的一部分。

這樣的她在知道自己快要不行後,為了想要讓與自己擁有相似靈媒體質的海咲能不重導覆轍,將其中一個酷似海咲長相的娃娃送給她,並取倆個人的名字各一個字給娃娃

「海」是海咲的「海」
「夜」是朔夜的「夜」


名字是具有力量的言語,在贈名的同時也將自己的一部份給予了人偶,所以一直陪著海咲的海夜,既是朔夜也是自己,也可以說是倆人的「絆」,有了海夜的守護,海咲的病情變得很穩定,也因此在海咲記憶中看到的海夜是真人的形象,因為那就是「她自己的投影」
c0073742_1350161.jpg
「絆」這個字很微妙,可以用來形容牽繫住倆人之間的無形關係,也可以解釋成在邁向"那個彼端"時因為「絆」而停住腳步,我認為海咲在第八蝕在月之黃泉打倒的朔夜,並不是那個成為了器而瘋狂的朔夜。

那是朔夜,也是海夜,同時也是海咲。

靜靜站立在連空氣都靜止的儀式之地,身披紅衣豔麗無比的朔夜幻化成了黑衣的海夜,月黃泉殿,那個朔夜最後還存有一絲自我意識的地點,她在這裡將守護的思念留給了海咲,所以結合了倆人之魂的海夜,也在這邊等著海咲。

在那個意味深長的擁抱後,海咲全身無力地倒下,雖然有人解讀成這是海咲之死,但我認為這是海夜為了要守護海咲,避免她被捲入已經綻放的巫女所"打開"的幽處,而把海咲的靈魂暫時帶入自己的體內(=人偶的體內)並讓她在事情結束前先沉睡來免去傷害,所以流歌在第十一蝕時來到同樣的月黃泉殿時,可以見到留在地上,代表海夜的人偶,卻不見海咲的屍體。

自己的音被侵蝕的痛苦,我不希望 不希望 妳知道
妳很像我,妳不要 像我一樣

海咲

沒有 音 的世界
沒有 音 的世界

把我的音,交付給 你

啊啊,我 最後一次 聽到 自己 的 音
是什麼 是什麼 時候呢………

by abeyasuaki | 2008-08-17 13:51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Parasite Eve~The 3rd Birthday

相關照片:Parasite Eve~Somnia Memorias
站外照片:美人鏡的Parasite eve相本
相關報導:『The 3rd Birthday(ザ・サード・バースデイ)』もPSPで発売に雜誌圖片1雜誌圖片2Wiki消息
c0073742_0345147.jpg
實在沒想到PE會出3代!更是沒想到是出在PSP上,之前曾聽說3代的消息不過平台是mobile phone遊戲,因為日本的手機系統台灣不能使用,因此沒有很注意,但在日前event DKΣ3713 中SQUARE ENIX連續發表三款會在PSP上新作的消息,裡面竟然包括了PE的三代「The 3rd Birthday」...真是太驚喜了!///

想當初就是太喜歡PE一代所以買了PS(也是生平第一台遊戲主機,之前都玩電腦的冒險解謎遊戲)二代雖然風格變了很多...但我還是很愛Aya Brea ,這個背負著命運的紐約市女警可說是最愛 的女性角色之一,節錄一些當初寫的介紹:
PE是個快節奏的故事,背景在擁有穨廢風格的紐約街頭,那如同電影般流暢的CG影片讓人無法移開目光,雖然算是動作RPG但故事長度較短,可這正是她的魅力所在,給予人強烈的印象

自第一個生命從海洋誕生後,生物持續了億萬年的進化戰爭。而在體內直接提供能量的是線粒體。線粒體的進化速率快於生物本身,以致線粒體擁有了獨立意識,它們的力量甚至可以改造生物的型態與能力。科學家的實驗促使線粒體決意反叛...它不再是寄生體...而是要成為主體...
c0073742_2153191.jpg
一開頭紐約歌劇院那段,把大都市的聖夜氣氛表現得華麗無比,身穿黑色晚禮服的Aya親眼目睹在瞬間化為Eve的歌劇院女伶,而隨著她的高呼,這些原本觀賞著歌劇、高貴華服的人們,體內的線粒體逐漸脫離細胞控制而跟著共鳴,有些承受不住反叛的竟產生人體自焚,殘虐的火光映照著死亡,宛如中古世紀的魔女狩獵(歌劇內容也跟這有關,原本扮演被狩獵的Eve如今變成狩獵者...)

鏡頭接著轉到舞台之上,就算看到持槍前來的Aya,Eve仍不急不徐地、優雅彈著鋼琴,悠揚的樂聲雖仍在...卻只見Eve突地猛力一擊,被砸壞的鋼琴發出刺耳的不協調音,Eve的背上伸出如翼般的骨架變化...這是第一次的進化!

另一段較為深刻就是Aya搭上Eve替她所準備的馬車,然後必須在狹窄的車上進行戰鬥,在高速奔馳下的燃燒馬車閃爍著一種異樣美感,戰勝時因火勢猛烈造成馬車終於失控撞上橋墩,Aya被強力甩到橋畔,在失去意識之際....Eve卻只是靜靜地注視著她...
c0073742_2185978.jpg
如果看過原作的小說就知道,Aya與Eve的關係並不是英雄與敵人那麼單純,這可說是探討女性身為萬物之母的史詩,線粒體往往只有極少量是繼承父親體內,所有的一切幾乎都是由母親所賦予的、繼承母系的,帶領人類進化的線粒體是個女性掌大權的社會。

作為Eve粒線體母體的Maya與Aya是雙生的姊妹,雖因幼時車禍而腦死,身體被拿去實驗因而產生了Eve,可Maya的意志卻一直保護著Aya,也是因為這樣,劇中的Eve一直以特殊的態度對待Aya,引導她、解放她,雖然主要的計畫(策動人類體內粒線體反叛)不停地在進行,卻始終無法忘記Aya,雙生的姊妹,互相依存、保護,最終在自由女神像的一戰也是Maya在對著Aya輕輕耳語...

「最凶惡的敵人,存在於己之中...」
c0073742_0393782.jpg

by abeyasuaki | 2008-08-08 00:39 | 遊戲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