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カテゴリ:遊戲日記( 69 )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骨灰級遊戲

今天與KCC聊天偶爾聊到...其實我當初是從PC 美式冒險遊戲出身的玩家(冒險遊戲=解謎遊戲)不過時至今日談到這些老到不行的遊戲已經幾乎沒人知道了...286~386時代嘛=_=;又都是磁碟片...可是當初迷到一種境界...到現在還會拿出來重打(去骨灰集散地下載的XD)好想買國外的合集光碟喔Q_Q...但因這類遊戲市場小,目前已經很少公司在製作類似遊戲了...最喜歡的LucasArts現在只一直弄星際大戰的3D射擊遊戲Q_q,所以只好投奔到PS2的懷抱裡

列表記錄一下喜歡且有破關的冒險遊戲:

§ 猴島小英雄1、2、3、4
§ 印弟安那瓊斯~亞特蘭提斯之謎
§ 福爾摩斯探案
§ 狩魔獵人1、2、3
§ The Dig
§ Sam and Max
§ 瘋狂時代
§ Broken Sword 1、2、3
§ 凱蘭迪亞傳奇2、3
§ 國王密使 5、6、7
§ Syberia 1、2
§ Runaway

以下PS2類玩過的冒險(解謎)遊戲

§ ICO
§ 恐怖驚魂夜 1、2
§ 弟切草
§ 我的暑假 1、2
§ Blood(沒錯,就是秋番TV動畫那個的系列作)

LucasArts出品 - 印弟安那瓊斯~亞特蘭提斯之謎
c0073742_1451768.jpg

『印第‧安那瓊斯之亞特蘭提斯之謎』雖然以今日看是在1992年出版的骨灰遊戲、386 run的簡單畫面,可是劇情有趣到現在仍愛不釋手:)~

多重路線、複數結局加上融入柏拉圖對話錄的史料,使得劇情緊湊之餘,還能看到許多關於亞特蘭提斯傳說的臆測與詮釋。

背景大約在西元1939年,二次大戰的前夕之時,Indy從位於紐約的學院地下室尋獲據聞是出土自亞特蘭提斯古文明的雕像和金珠orichalcum數顆。(orichalcum,擁有火燄般光芒的神秘物質,可使亞特蘭提斯的各種機械中產生運作的未知能量,是一股驚人的力量)

但當他帶著雕像回到自己的研究室時,卻發現助手之一是德國納粹派來的間諜,並持槍奪走了雕像...在他離開前,Indy不甘線索被搶而與其發生扭打,但最終雕像和orichalcum還是被前來接應的德國軍方所劫走。

遊戲由此開始,Indy前往紐約尋找已改行的靈媒老友Sophia,希望能了解納粹對亞特蘭提斯如此感興趣的原因...卻發現Sophia也擁有一條傳承自祖母那兒、外型古怪的人面圖樣項鍊,上面的紋飾似曾相似,且若將金珠orichalcum放入項鍊的缺口,那瞬間竟可爆發出詭異的閃光,這難道也是亞特蘭提斯的遺產?

主線故事是邊尋找傳說能開啟亞特蘭提斯之門的三隻鑰匙--上面刻著Sun、Moon、World意象的古老圓形石盤和邊調查納粹隱藏在幕後的計劃為主軸,遊戲中期可依喜好的手法選擇三條路線。(這遊戲是初期單一路線,中期三條路線,結局兩種)

team路線、唯一與與Sophia同行的路線,在蒙特羅、北非沙漠、克里特島迷宮等地點找尋線索冒險。Sophia時而提供訊息,時而出槌等Indy援救,必須解決Indy與Sophia絆嘴的狀況,讓Sophia與自己合作,偶而還能扮演Sophia解除困境。(如,色誘XP)

wits路線、只會在一些小過場會碰上Sophia,單純交待她也在同步進行冒險並碰到什麼事,並不會直接提供Indy什麼幫助,因此要完全靠自己了,一般來說難度最高,道具都必須自己想辦法弄進手,是需要靠智力的路線。

fists路線、雖是號稱以武力解決的路線,但很多時候其實也是可以憑道具或言語解決。而且每個難以撂倒的強敵其實都可以用不正面衝突的方式解決。譬如扳動機關讓巨石壓扁壯漢...

而在進入沉於海底的亞特蘭提斯城後,終線劇情會併為一條。Sophia被納粹抓走,Indy必須在海底的亞特蘭提斯迷宮城忙碌地奔走想辦法解救她。最終由於項鍊的影響,Sophia會被亞特蘭提斯最後的君王靈魂附身,Indy要想辦法把鬼魂驅走,否則Sophia將跟著亡靈和亞特蘭提斯海底遺跡一起毀滅,出現只有Indy逃出的結局。

國小六年級的回憶=w=a...

by abeyasuaki | 2005-11-01 01:00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零~刺青之聲雜談

賀!全破!\Q_Q/

在打正經感想之前先來提些雜感...

‧天倉螢是三主角中唯一的男性,而這次刺青之聲的背景─久室之家,又是個只准女生生存的家族(生下男嬰的話會在四歲時把他們溺死,不過大約數十年久室家會從外地招待男賓...來幫她們生)所以滿屋子的鬼以女生居多(男鬼小貓兩三隻)

雖然螢的靈力很弱、攻擊力也非常低,可是就因為靈感弱,受到攻擊時損血比較少,而且他的特殊能力是「躲藏」(就是找個櫃子或暗角落蹲下=D=),很多人覺得他沒路用又不強,可是我很愛用Q3Q...原因就在女鬼們都對他特別好,有些女鬼在對深紅時攻擊很兇悍,可是碰到螢時...會呆呆站著不動給照,應該是太久沒看到男人看呆了吧=Q=

‧在這棟宅第裡,不管是小蘿莉還是人妻鬼,通常攻擊螢時都會從背後撲抱這個位置↓
c0073742_13394911.jpg
在零系列主角受到攻擊時,可以以不停搖動手把讓他們掙扎好讓損血量變少...但是,因為抱的位置和掙扎的動作,讓整體看起來變得很不潔Q3Q...(他是個受...)

‧四個會釘你(妳)的小羅莉鎮女,會呀呀呀叫和呵呵呵笑,從左邊開始→雨音、水面、時雨、冰雨(雨音是唯一沒為敵的、水面最愛笑、時雨笑聲最萌、冰雨最年長)小羅莉們抱到大哥哥或大姊姊胸部時還會呵呵呵地笑的很開心,趁亂騷擾不太好啊...
c0073742_14392954.jpg
c0073742_1344551.jpg

‧拍照時拍到正面的臉對靈的損傷最大,但是後來玩一玩發現...拍這個地方損傷也很大啊!!是精神損失吧(對女生而言)
c0073742_13474298.jpg

‧最終決戰時的場景非常美,首先從刻宮順著螺絲石梯蜿蜒進入深至地底的終之淵,橫擺的朱色鳥居、彎曲的地下水路,還有盞盞在水面忽明忽暗的水燈...以及無邊無際的黃泉海,很淒美的感覺
c0073742_140204.jpg
所謂的關巫女的浮獄(弔牢)零華身穿白衣青跨躺在裡面時很美vvv↓
c0073742_1443491.jpg
‧最後頭目零華很難打,其中一個原因是主角分三個,結果每個人相機能力都沒法練滿,而且分三條路線有些強力底片撿不到。最後只好用一四式撐著頭皮硬打零華。她出場的畫面是歷代頭目最氣派的,感覺整個畫面都被強力的瘴氣所撼動。

這次沒像一代時的霧繪會限定只能集滿氣才有紅圈可拍作有效攻擊,也沒像二代的紗重有血霧包圍呈無敵狀態...不過有黑白模式(惡夢狀態)

當發動時畫面成一片黑白,除了主角四周其他地方都看不太到,然後零華會從暗處衝出來抓人,如果被碰到就是一擊必殺,在這樣狀態她是無敵的,所以拍也沒用

惡夢狀態氣氛滿點,背景畫面都是扭曲的而且一直有刺耳的雜音傳出,加上又有零華緊緊追趕在後,真有種在惡夢夢境中逃命的感覺,而且跑一跑碰到邊緣的牆壁或水流被擋住就好玩了...只是我逃太多次後,閉著眼睛都知道大概距離邊緣多遠,快碰到了就繞圓弧形跑=D=b

扭曲歪斜的背景偶爾還能分析出一些畫面,應該是零華所承受的「思念」吧。
只是那個聲音重覆唸著"摸摸西摸摸西..."不懂意思啊...
c0073742_14205496.jpg

by abeyasuaki | 2005-10-11 13:36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零 系列簡介 貳

零的恐怖成功在氣氛,就算什麼都沒發生還是感覺很陰,遊戲途中所感受到的沉重壓力往往讓人撐不住連續闖關。一代相當著名的就是進去冰室邸後,玄關處前方的繩廊,那在半空處垂蕩著無數繩索的狹長走廊,讓人倏地感覺就是很不舒適。

二代紅蝶 當進入遍地染滿乾涸血跡的黑澤家大廣間,發狂的紗重就這樣站立在堆疊屍骸上高聲眩笑。三代刺青之聲 被迫爬行於低矮地下道‧被‧限‧制‧在狹窄空間,並不是怨靈帶還的恐懼感,而是環境整體所營造的不協調感。

每代的儀式都相當有特色,不過這之中以刺青之聲的儀式最難猜測。
c0073742_117380.jpg
一代的繩裂儀式...雖然不知道日之出國的刑罰是如何,不過對於身為中國人的我們來講卻是再熟悉不過的「五馬分屍」(車裂之刑)。當遊戲中的時間每過一晚,深紅的雙手與雙足都出現繩痕,這似乎是在暗示著她正在與霧繪當初所受的裂刑互相感應。

為何說是好猜?因為說到「繩」當刑具,最有名當然是「五馬分屍」(而且深紅是分別在四肢都有顯現過繩痕)此刑的執行方法,是將人的頭與四肢分別以繩繫在五車之上,然後以五馬駕車,同時分馳,將肢體撕裂。

此刑最早承受者是戰國時期商鞅,曾助秦孝公國家基石的他,卻激起舊貴族勢力的僨恨,他們在孝公死後,太子秦惠王執政時,公子虔(太子的老師、曾被商鞅割去鼻子)就以商鞅意圖謀反的罪名誣陷他,秦惠王遂以車裂之刑殺之。

當然吊刑也是使用繩,不過遊戲發展到三代也大概知道所謂的「奉獻儀式」不是單純地要巫女就死,而是儀式途中所受的痛苦與折磨轉化為一種驚人的「精神力量」,以接近極限折磨身體來獲得越‧於‧人‧外的力量。
c0073742_116344.jpg
二代紅蝶的紅贄祭則完全不必猜,官方根本在發售前就告訴大家儀式內容。宣傳影片中有兩個女孩身穿巫女面對面、她們的周邊圍繞著數不清的蠟燭,而其中一個女孩伸手向著對方的頸部...

再加上主角是一對雙子,古代人依據地方習俗不同,有人將雙子視為"神子",也有人相反地認為那是"忌子",世上存有另一個一模一樣的自己本就是微妙之事,所以如果一個身軀中存有兩人的精神力量那就將是‧完‧整,在胎中分離的陰與陽,藉由其中一體的崩壞,來逼迫兩者的「融合」。

紅贄的「贄」則有"奉獻、禮物"的意涵在,雙子中被殺那方,被丟下深不見底的虛窟。那失去靈魂的身軀是送‧給‧黃‧泉‧的‧禮‧物。

二代令人意外倒是相對於雙子「陽祭」的「陰祭」,也就是將人經過「身削儀式」做成楔丟入黃泉虛窟中,更簡單點說,就是「凌遲」之刑。凌遲最早是叫做「醢」的刑法,醢是把人跺成肉泥而死,後來進化成在割肉時人‧必‧須‧要‧活‧著。

刨胸、割手、跺腿,被當成生贄的真壁,受到越大的痛苦就能變成封印靈力越強的楔。

「陰祭」是肉體上的極致之痛,生不如死、
「陽祭」是心理上的極致之痛,親手扼殺手足。

c0073742_14471.jpg
三代刺青之聲的紫魂儀式,其實在身上畫滿刺青的這種儀式,令人連想到古代的「黥刑」(又稱墨刑)這是一種對罪人進行肉體懲罰與人格侮辱的刑罰。「紋身」、「刺青」,在古典文獻裡又有「文身」、「鏤身」、「雕青」、「雕題」等名稱,雖然在許多地方,刺青能召來神的降臨,但在漢人傳統社會中,身體刺上花紋確會給人野蠻或未開化等負面印象。

而這種烙上紋印的刑罰又帶有一種「人身控制」的意含在那,罪人不管早到那兒都會被眾人所歧視、指責,似乎被罪惡感‧憑‧依在身上。三代中零華承受他人的思念之苦不也是被憑依的一種?她接受不屬於她的痛,而不被當成人般,是一個容器,是一個道具。

殘忍嗎?所以她(他)們都發了狂。
c0073742_1264880.jpg

by abeyasuaki | 2005-09-21 23:48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零 系列簡介

因為未完成儀式引發的慘劇,因為儀式完成所留下的遺憾。

刺青之聲,零系列的第三作,也是恐怖日式和風遊戲的代表作。最近終於開始進行這個遊戲,說真的,雖說刺青之聲情感上的衝擊看似沒有紅蝶那麼激烈,但內心戲部份卻是三作中最為喜歡的,替每代主題與儀式做點簡介。

一代零主題是『犧牲』,被御神鏡洗淨穢氣、恢復神智的怨靈霧繪,重拾其身為巫女的責任感,願意以身代繩守住黃泉之門,讓自身永世遭受黃泉瘴氣的衝擊,而對其動了感情的真冬,也願犧牲自己的人生永遠陪著她...

二代紅蝶主題是雙生子之間的牽絆,也充滿表現感情深到極致時那偏激的『渴望』──合而為一的欲望。體弱且有腿病的繭深深依賴著妹妹澪,而澪也寸步不離的守護著姊姊繭,但是這樣還不夠、還不夠...總有一天要面對分離,所以有沒有方法進入對方的身體永遠在一起呢?

三代刺青之聲的主題則是生者對死者的『思念』,還有揮之不去歉疚感。以往老一輩的總勸人不要為死者過於悲痛,否則會束縛住死者,讓他們無法往生。刺青之聲觀念與此相去不遠,不過並不是死者被生者牽絆住,而是生者忍受不住思念的痛苦而跟著死者一塊去黃泉陰界。無法忘卻的思念是罪過嗎,或許執念太深真得是罪吧。

零每代總以「奉獻的儀式」為主軸,以巫女的犧牲來換取陰陽兩界分隔的穩定。

一代 繩裂儀式,冰室一族用抓迷藏的方法選出巫女(最後都沒有被扮成"鬼"的式者抓到的小女孩即是下任巫女),之後將其禁錮在屋內不與外界接觸,以除去對塵世的牽絆,等小女孩長成少女,將被套上粗綑的繩索綁住雙手、雙腳與頸部施以五馬分屍的裂刑,染上巫女鮮血及撕裂其身引發劇痛的繩索將擁有強大的靈力,可以佈下強韌的注連繩結界。

但是一代的巫女‧霧繪卻因為喜歡的人被神官所殺並丟至沼中,懷有戀愛情愫的她留下了對塵世的不捨,進而導致禍刻發生,大量的瘴氣外散使冰室一族皆發了狂。數百年過去,雛咲深紅為了尋找失蹤的哥哥真冬而進入了這個當初實行繩裂儀式失敗的冰室邸...
c0073742_0194589.jpg

二代 紅贄祭,奉行古老傳說"雙胞胎若能合為一個身體,那將有神力降臨"

皆神村中雙胞胎誕生的機率很高,而每到陰界瘴氣滿溢之時,就會從村中四大族裡遴選出雙子巫女(或御子),由雙生的姊殺妹、兄殺弟,以雙手勒殺對方脖子的方式(勒殺的掌印類似蝶之雙翼),讓彼此合而為一,被殺的一方身體會被丟進連接黃泉陰世的虛窟中,而其精神則化為紅蝶守護在殘留一方的身邊。

二代雙子巫女紗重與八重本欲逃離親手殺死手足的命運,而從村子逃離,但體弱的紗重卻不幸於逃離途中摔下山谷被抓回村裡,拼命奔跑的八重沒發現妹妹的意外,而當她察覺時已進不了村子的結界內,焦急與懊悔讓她喪失了記憶...

被抓回的紗重則在等不到姊姊歸來的絕望被吊死,卻未料獨自一個巫女進行的儀式是失敗的,紗重也因感染上陰世的怨氣而發狂地大開殺戒...皆神村全員皆死於此次大償中,瘴氣迷漫到森林中形成異界的存在。

就像歷史重演一樣,雙胞胎姊妹澪與繭來到了這座她們幼時曾居住的森林...
c0073742_019441.jpg

三代 紫魂儀式,人們因為思念死去的親人與戀人而痛苦不已,久世家族便以生者的紅色血液與死者的藍色血液混合畫在巫女身上,讓巫女去承受這份折磨的思念之苦。

而當巫女全身都畫滿刺青時,就讓四名年幼的鎮女邊唱子守唄(催眠曲)邊以釘打在巫女的四肢,並以吊牢(浮獄)放至深至地底的淵之中永遠沉眠。如果巫女在儀式途中無法擺脫對塵世的牽絆,神官們會將刺滿蛇紋青印的巫女人皮給剝下來進行祈禱,被剝了皮的巫女則會被丟在大牢中任其死去。

三代巫女零華,因事故痛失了所有家人後,被久世家收養成為下任巫女,但就在要成為眠之巫女進行永久的睡眠時,戀人乙月要藉由四名鎮女之一、也是親妹妹的雨音跑進久室家,主持儀式的神官從背後擊殺了要,但親眼目睹戀人倒在眼前的零華無法接受這事實,怒氣使她的眼睛也刻上刺青成為禁忌的"蛇目",所有過去刻於她身上的刺青之痛全部反彈回人們身上,也令陰界與陽界的界線模糊化...

藉由夢,生者見到思念不已的死者...他們首先會夢到自己來到終年飄著細雪的古老日式大宅(眠之家─就是久世家之宅─久世之宮),並看到死者身影往屋內而去,若追著死者往深處去,醒來時身上的刺青之紋會越來越擴散,當刺青擴散到全身時,就會在夢中被帶往黃泉成為死者,現實中的身體則焦炭化的死去...
c0073742_049696.jpg

三代主角有三位,黑澤伶、(一代主角)雛咲深紅、(二代主角天倉澪的舅舅)天倉螢

雛咲深紅在一代結局中失去依賴的哥哥,雛咲真冬選擇與恢復神智的巫女霧繪一起看守黃泉之門,從此停留在生與死的狹縫間,已不再算活人行列。深紅現居於伶的住所,做為她的攝影助手而努力中,但她心中對於哥哥的影像仍未消失過...

天倉澪在二代結局親手殺死雙生姊姊天倉繭,強烈的自責與懊悔逼迫她近乎發瘋,這樣的她也被引導至"眠之家"夢境,現實中睡眠時間越來越長...為了使姪女能脫離惡夢,螢放下手邊所有工作專心調查真相,並寫信跟好友麻生優雨求救。

黑澤伶於下雨的惡劣天候下發生車禍致使未婚夫優雨死去,對愛人的思念與歉意使她沒法走出憂傷之中,就在鬱鬱寡歡的狀況下,身為攝影師的她接到拍攝古宅的案子,沒想到──卻拍出已身亡的未婚夫身影,那晚開始,她也做起了夢...

刺青時所唱的子守唄在寂靜中小聲地響起...

ねいりなさよ はたて 睡吧 孩子
ねいりなさよ はたて 睡吧 孩子
なくこは ふねのせ ついのみち 哭泣的小孩 船的背 最後的道路
いちわらきせて おんめかし 穿著華服 歌聲裝飾
ねいらせな さかみはぎ 快睡著 不然就剝皮
ねいりなさよ はたて 睡吧 孩子
ねいりなさよ はたて 睡吧 孩子
みこさん あいまに おきつかば 巫女大人如果醒來的話
ししにき うがって いみいのぎ 四肢會被 木頭穿刺 戒之儀
くもん ひらいて やすからず 鬼門 要開 不能安心

by abeyasuaki | 2005-09-20 02:21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紗‧重

片刻,聽到水滴石的聲響

身體只微顫、

轉醒,周遭盡是瀰漫著濕漉

繩索就一寸寸、

水很淺,近似乾涸

一寸又一寸地勒緊、

淌中水映著朱色鳥居,宛如野火般竄燒

從右腳開始、從右腕開始、

越、燒、越、烈

粗糙草繩綑著,所以動、彈、不、得、

暈眩到令人難以呼吸

旋地頸上勒出血痕、

我…將會是澥瀆儀式的存在吧

肉體的疼痛,卻比不上從更幽暗處傳出的絕望、

所以被、剝、奪、

更深更深之處……

所以再、也、見、不、到


c0073742_14232511.jpg

沒法見到一直想見的你。

我唯一的願望,是找到你…

是再見到你。

c0073742_274422.jpg

黑澤紗重,最後紅贄祭的巫女,也是大償來臨時虐殺的兇手。一代的霧繪所進行的繩裂儀式需要巫女以『捨世』的心來進行,但霧繪因對戀人的眷戀與歉疚而終至御縛儀式失敗,禍刻降臨。

二代的紗重雖非像霧繪一樣自幼就被關在閣樓中成長,但因體弱、漸漸地也將自己關在不安的巢籠裡,在害怕"被丟下"與期待"永遠在一起"的心情中拉扯,最後因恐懼的實現而絕望,隻身一人行使紅贄祭失敗,大償襲擊皆神村。

同樣為儀式失敗的巫女,也同樣失去心愛的人,紗重與霧繪,零系列中的魔王總是帶著淒美的故事,如詭美的夜櫻下埋著屍體的傳說一般,那或許就是製作人菊地所希望營造的日式恐怖,並非心理變態的屠殺,而是無奈與絕望心情下所留下的執念。
c0073742_14215644.jpg

零故事的起頭也如不斷輪迴卻銜接的因果,紗重與八重因樹月的告知而在儀式前夕逃脫,紗重被捕帶了回去、八重迷了途卻藉此離開村子;然後似乎是為了補她們的缺位,澪和繭來到了皆神村,她們的父親出生於皆神村鄰里、也於被闇吞噬的皆神村附近失蹤,就像是血緣的呼喚,從"這兒"離開的人必然再回到"這兒"來。

從皆神村逃出了一對雙胞胎,所以會有另一對雙胞胎的到來。

一代中真冬與深紅到訪冰室邸,也是類似的狀況。倆人的祖母宗方美琴於幼時因不明原因離開了冰室邸(少女霧繪的保護?),而繼承了她血緣的兄妹倆人終於在多年後,為了尋找重要的人再次來訪冰室邸。零的故事中,血緣與故地的呼喚,佔了很重要的關鍵,從前的因緣呼喚著現在的到來。

(以下個人解釋,非官方公布設定)

或許紅贄祭真能讓雙胞胎的倆人合而為一,並非像古書上所載的『後巫女留於世保護世人,前巫女通往虛鎮壓亡靈』,而是在親手勒死雙胞胎兄弟姊妹的同時,也在自己心中產生第二個代替至親的『自己』,那狀似紅蝶的勒痕就是"誕生"的心理暗示,既然蝴蝶擁有對襯的翅膀,那麼以往約定"倆人永遠在一起"的聲音就在心底悄然響起…失去了對方,還有個跟對方一模一樣的"自己"…

一個身軀裡有著兩種人格所形成的心,這就是儀式所促成的『兩者合一』。
c0073742_14282198.jpg

桐生茜忘不了桐生薊,所以在人偶體內產生了被自己殺死的"妹妹"。而立花兄弟之所以儀式失敗之故,不是樹月過於思念睦月(這樣會有所矛盾,應該是感情越好,合而為一時靈力越強才對?)而是因為他們兄弟有個"約定"尚未實現。

從樹月的日記裡可以得知,他與弟弟睦月在進行儀式前就約好,不管儀式的結果到底如何,不能讓紗重與八重姊妹也遭到與他們相同的處境,就算儀式失敗了也要幫助她們逃離村子。

這是個相當現實且急迫的"約定",就算樹月遭到親手勒斃弟弟的打擊,反而促成了他要實現約定的決心與行動,所以"睦月"並沒有在他心中醒起、所以立花兄弟的紅贄儀式失敗。

隨後,樹月找到開啟朽木的風車秘密,也偷偷與友人宗方良藏通信以接應黑澤姊妹出村,之後的一切證明樹月還是個活在現實中的人,他沒有立刻喪失活下去的力量,幫助八重、紗重逃脫一事成為他最後的任務。

所以成功完成儀式的『鬼隻』們往往都離群索居,因為"他們"再也不會感受到孤單一人的不安。被『虛』所吞噬的同時,苦痛會隨之消失,那是"孤獨感"的消失…
c0073742_14283854.jpg

by abeyasuaki | 2005-09-13 14:09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紅蝶的約束

『我們一直是在一起的。』

姊姊的脖子,好軟,好暖和,好細…它慢慢地陷入我手掌心裏。

我跨坐在她身邊、她仰臥在冰涼的石子上。

『但還是不能永遠在一起…』

『不過這樣就真得能永遠在一起了。』


她說著,並閉上了眼。

『別丟下我…』

我害怕與妳心神分離。


c0073742_201052.jpg


『姊…』

手指清楚地感受到她吸氣、吐氣的起伏。

『來…沒關係…』

『殺了我。』


c0073742_211848.jpg


More

by abeyasuaki | 2005-09-13 01:51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FFX。Watermark

==2001年FFX短篇創作===


『對不起……來晚了。』



扇睫垂下,停駐在視線中的是一具具斑剝的柩,豔姿的花。

西沉餘輝蘊蘊漫燒著紅燦水鏡,炫得目不能視,水連天,天連水,淨是奼紫嫣紅。

颯爽的海風,撲面而來拂髮而去,鹹腥裡卻混著絲絲濃烈嗆人的血味。

『…至少…』



悲傷環顧也喚不回什麼。

緩緩,緩緩,泱泱水色映上絳紫裙擺。

揮開雙臂,輕點水,踩入漣漪鋪成的道路,泫然欲泣的神情瞬間轉為堅定。


『請安心沉眠。』



低聲呢喃,對著永遠也來不及綻放的花兒。

緩緩,緩緩,抬起曾深深埋入哀慟的懷頸,白晰手腕轉動。

一蹙眉,一舉額,一揚髮,一仰腰,赭金色鈴鐺在鬱藍的海面飛舞。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細微地哭聲傳來,緊緊縛著叮叮作響的鈴鳴,霞光如流。


『走吧。走吧。請與我一塊走吧。』



背影側俯,弧線優雅地滑過無波水面,旋轉,旋轉,復旋轉。

深埋於幽闇的黝黑石棺,簇著詭紅椿萱浮浮沉沉,晃著,蕩著,在冰冷流水間迴旋碰撞。

緩緩,緩緩,皚白螢光倏地湧出,盤踞著殷紅浪尖,如蝶振翅。

螢蝶伸著那透明冰涼的翅,於櫻色衣畔竄飛繞舞,勾勒出一幅悽愴婉麗的景。

陣風狂亂地抽打,朱紅燄華霎然化為青色縷火,粼粼螢光迫出魅姿,悄悄,悄悄。


『睡吧。睡吧。靜靜地沉睡吧。』



素白衫袖襯著斜飄的天青帶子,翩翩舞著,輕巧躍著,踏著鑄下的步伐,俯仰自如。


水花四濺,霑著衣裳蒙上點點晶瑩剔透的深色珠卉。

漫天丹霞中泊來一聲沉謐的籟音,繽紛流螢頃刻焚燒為灰燼,隨風而逝。


『靜靜地睡唷….』



側耳傾聽,闔上碧綠靛藍的雙眸,伏跪下身,一一拾掇著散落的花辦。

承載亡者的希望,生者邁往悠悠彼方。

遠眺,沒有路可行。

by abeyasuaki | 2005-08-01 22:38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ICO。走吧。

c0073742_22341088.jpg

過來吧。

跟我走吧。

我絕不會放開,妳的手。

來。

我們一塊走吧........

...那是一種羈絆吧?不過,卻是他與她相遇的命運。被雲天與霧海所包圍的高聳古堡。

主角伊寇,因為天生長著異於常人的一雙角,根據村子裡的傳統必須在十三歲那年被奉獻給海彼端的無人城堡。而就在他被關進祭品房間內的石像內後,卻因為意外的一場震動被摔出石像外,甦醒時,等著他的是一座偌大空闊的險峻城堡,這或許是離奇,也許是夢幻,但眼前要緊的是如何逃出這個地方。

隨著探險的腳步,少年在螺旋迴廊中發現,雪白衣裳的神秘少女。她被關在懸空鳥籠中,無助、孤單...那是一種與自己相同的感覺,少年決心要帶著少女一起逃離這惡夢般的城堡,雖然,他們還要面對太多的未知...
c0073742_262017.jpg
如詩如畫般的壯闊場景,唯美細緻的古堡建築,那真不是用賞心悅目所能形容的美...枝葉搖曳,流光直將灰樸的磚牆調上一股絢目的金。層層疊築的迴廊,讓原本已立於峭崖的堡壘更是益加驚險。那虹彩所橫越的日耀瀑布,所帶來的清涼水氣,倏地讓人心頭一震,風車就這樣靜靜地在水面上轉著...

ICO,挾帶著奇異作風的解謎動作遊戲,主角伊寇一路帶著女主角優爾妲逃離禁錮住他們的這座無人之城,搭配著剔透的樂聲和充滿強烈光影對照的畫面,命運的齒輪,轉動。

貫徹遊戲的重點之一就是『牽手』,伊寇在挑戰這充滿機關與陷阱的迷霧古城時,需要善用各類武器、道具來解決謎題闢開通路。但為配合少女的能力,伊寇有時必須拉著少女的手,攜手共渡各式斷橋、峽谷、高梯...並適時地呼喚著她,帶著她,離開這兒。

c0073742_27033.jpg
而與少年言語並不通的少女,卻是身賦神秘的魔力,能夠開啟原本密合的石雕門,邁向另一個新場景,為什麼,她會有如此地能力呢?又是誰將她關在籠中?遊戲中的敵人─黑色的人影,總是只針對著她、補抓她,那是,城堡主人的命令?

如夢似幻,暖和地金色陽光使人慵懶,冷徹地深藍監牢令人寒慄。

這是款能體驗到感動的好遊戲,因為,他們之間那彼此信賴的牽絆。

不會放開...妳的手

...嗯,走吧。

我們一塊走。

ICO......
c0073742_2223918.jpg

by abeyasuaki | 2005-08-01 22:15 | 遊戲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紅蝶 ~ XBOX版 - 第四終局‧約束

c0073742_145194.jpg
穿越重重朱色鳥居道,通往陰世黃泉之虛窟

澪眼前所見,是一步步蹣跚步向虛的繭。

…那時丟下我了…
…你沒有回來…
明明約好了….要永遠在一起…
直到最後…我都一直等著…


姊姊!

害怕繭就這樣墜下虛的澪放聲大喊,
像是用盡所有力氣般地穿越那朱色鳥居─
就在那時,另一個身影從澪的身影中分離而出,

身著白和服、繫著血紅腰繩
一模一樣的裝扮
一模一樣的臉龐,八重。

不知是對著澪的叫喚聲、還是感應到八重的歸來
繭與重疊在其身影中的紗重回過頭,
虛之前的時間凝滯在陽祭的那一天。
澪訝異地看著與紗重面對面的八重,
同時同刻誕生、卻長久分離的這對雙生姊妹
終於藉著澪與繭再次相見了。

…紗重…
你果然…回來了…

低著頭,八重似是無法正視紗重。

真的…對不起…我們明明約好要在一起的…
那個時候…

我知道。
我知道的。


虛之前的刑人,默然地對著姊妹指了指虛之深處,
紗重與八重,也似乎是下定了決心,倆人一同走到虛的邊崖。

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這是我們的約定。

就在倆人緊緊互握住雙手的那一刻,
原本分別繫在倆人腰間的紅色繩帶,
又再度相連為一條血紅的繫繩,
就如同未至陽世前,在母胎中連繫著倆人的繫帶。

這兒…我們一起走吧。

眼看著微晃就要墜落的紗重八重,
澪趕緊衝上前去抱住即將與紗重脫離的繭。
而落下虛深處的紗重與八重,身影逐漸變小…
最後倆人影子變得如蝶之雙翼,紅之蝶。

吶…
不會放開的、你的這雙手。

虛之崖上僅留抱著繭喜極而泣的澪,和尚在失神狀態的繭。

姊姊…姊姊…這真是太好了…

紗重八重幻化的紅蝶自虛之底飛出,在姊妹倆的身旁徘徊。

…謝謝…
…謝謝…

跟隨著紅蝶飛出的是過往在虛之前犧牲的雙生巫子們,
遍天紅蝶佈滿著闇空,但他們的靈魂似乎也隨之解放,
枉死的真澄和美也子、立花家三兄妹,
和所有在皆神村慘死遭拘的靈魂,
都目睹著咒詛散去的一刻、那漫天飛舞的紅蝶。

在村入口的廣場,澪牽著繭也看著這一幕。

我…
…一直在想…
如果那時候,我沒有放開妳的手…
姊姊也不會….



我對於和澪分離的事感到很害怕
對於我們同時出生卻會分別死亡的事感到很害怕…
…但是…
現在和澪一起在這兒,我們一起在這裡。


似乎心有靈犀,倆人一起握緊了對方的手。


不會放開的、你的這雙手。

朝陽升起於已曠久埋於黑暗中的皆神村,
深深糾纏的痛苦,都隨之散去…

by abeyasuaki | 2004-11-11 14:22 | 遊戲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