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カテゴリ:遙久日記( 53 )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1~戀歌八葉封面考察~安倍泰明篇

2001年舊文
==
c0073742_185235.jpg
戀歌八葉封面的泰明裝扮,是類似在表演『能』時所穿之衣物。事實上,選擇這做為泰明穿戴的裝扮是再適合也不過。似乎像是沒感情的他,卻是個還沒學會查覺感情為何的孩子。

如『能』劇中的演員一般,用著面具掩蓋住真面目,不停地訴說著別人的故事,他人的人生。自我尚未發展,一舉一動都是臨摹著既定的模式,人偶想要變成人…

『能』為「以歌和舞表演的戲劇」。(其他常見的兩種形式為淨琉璃(傀儡劇)及歌舞伎)

能劇的表演者既非平常定義上的演員,亦非扮演者,只是講故事的人。

他們透過面具的角度和形體動作來暗示故事的本質,而不是把它表現出來。能劇通過劇中人物和事件象徵性地傳達具體觀念,因此能劇不是西方戲劇含意中的那種戲劇。

能劇是簡短的。能劇中的對話極少,動作、音樂都祇是個大概象徵,其中幾無事件的發生,取而代之的是形象化的明喻或暗喻來表達具體的概念,如果對日本文化史涉之不深,便無法充分領悟。

==
推薦看東立的出版的成田美名子「能劇少年」,雖然這作品名字翻的不是太合
...還是原作名字比較合意境Q_Q「花よりも花の如く 」
c0073742_13452050.jpg

by abeyasuaki | 2006-04-03 13:48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源平之選擇

霜影 說 :
好像真的蠻多人喜歡迷宮中「幻影」這個角色的,如何光榮,再出一款來補完吧

楓影 說 :
乾脆出個遙三平家版吧,出平家版我就認命再敗限定版下去orz

楓影 說 :
是說我記得銀一百問裡有個「平家神子跟源氏神子,你會選擇成為哪一個」,不知為何我沒想過這問題XD;;不管是將臣敦盛還是重衡,正因為神子是源氏神子所以才淒美啊...=v=

霜影 說 :
我會選當源氏神子-口-
總覺得重衡有喜歡危險之戀的傾向,所以選當源家神子

楓影 說 :
...=w=;;;果然是跟知盛是兄弟....

霜影 說 :
而且要欲擒故縱,就像月亮一樣馬上隱沒不見,才能讓他想上三年
(先讓他跟月亮說話培養感情)

楓影 說 :
這有困難(舉手)若不是因為逆麟我總覺得會在十六夜逢瀨就陷落....

霜影 說 :
如果當場就給他吃了,醒來只會留白薔薇一朵


楓影 說 :
...!原來如此!!

楓影 說 :
為了長治久安要忍耐一時才能成大事

霜影 說 :
=w=(點頭)

by abeyasuaki | 2006-03-28 18:51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聖誕夜的白薔薇(命運迷宮)

===全文轉載感謝 楓影===
原出處網站:十六夜
c0073742_2331356.jpg

c0073742_23185896.jpg

「王子在尋找玻璃鞋的主人。」


看到聖誕夜事件時其實是有些不可思議的,畢竟望美是「白龍的神子」,但卻在聖誕夜時想到前往教堂,明明她身邊有個「神」(笑)

但後來仔細想想,或許正因為如此她才會前往教堂吧,因為白龍對她而言是同伴(而且還是很會對她撒嬌的同伴),不太有「神」的感覺。

她是白龍的神子,龍神只為實現她的希望而存在,但那時她的希望連龍神也無能為力。

在下著雪的聖誕夜,她與八葉們一同渡過,她最想見的人卻不在。

縱使她能回溯時空改變命運,即使她已經盡了最大限度的努力盡可能地拯救了最多的人,實現了最多的願望,但依然有她無法改變的事。

那個人不記得她,那個人不在這裡。她即使能扭轉命運也無法改變人心。

所以她沒有選擇八葉與白龍,只是獨自一人前往彌撒已經結束的教堂,去見沒有實體、存在無法捉摸的「神」,只因她的希望原本就是人力所不能及。正如即使是白龍也無法改變將臣的意志,無法阻止景時的背叛。

但是在那裡,她遇到了奇蹟。就如灰姑娘的魔法般的奇蹟。



「你是銀嗎?」

「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不管再怎麼詢問,灰姑娘也不會告訴王子姓名,因為灰姑娘不是公主。

聖誕夜的銀看來不像是銀,也不像是重衡,甚至不知道他是否認識神子。
他看來反而比較像是現代人(畢竟現代人也不是都知道伯利恆三星)


「我一直想見妳。」


以他對神子說的話來看,讓人懷疑他可能是「抱著遺憾的重衡的轉生」。

他隱約記得那位「十六夜之君」,前世的記憶卻朦朧而不真切。他雖然追求著某些東西,自己卻不太明白那究竟是什麼(這也能解釋他為何一進門就對素不相識的神子展開熱烈攻勢的原因,這位先生你會不會太誇張……orz)

也因此,無論神子怎麼詢問,他始終不曾透露自己的身分,因為神子問的是「銀」,而即使他擁有重衡的記憶,他也不是平重衡,更不是銀。

灰姑娘不是公主,她沒有華麗的衣裳與高貴的地位,只擁有一到十二點便會消失的魔法,奇蹟之夜過後,她只留下一只玻璃鞋。

聖誕夜的銀,除了一朵白色薔薇外什麼也沒有留下。


王子在尋找著玻璃鞋的主人,而神子,該到哪裡去尋找曇花一現的他?

by abeyasuaki | 2006-03-27 23:19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聖夜的奇蹟(命運迷宮)

之前看到隱藏角色有銀...其實是憂喜參半,因為「命運之迷宮」劇情是接著望美成功促成源平和議,但因為意外(?)把八葉全部都帶回現代的後宮結局。在這樣的劇情前提下,望美最多經歷過十六月夜的邂逅,但因為源氏沒有打敗平家,所以也不會有逃亡平泉的故事,重衡也不會受詛咒變為銀,那這樣要怎麼接他也來到現代...?

本來預測最老套的劇情是,望美會斷斷續續聽到呼喚「十六夜之君」、從夜空中傳來的聲音,然後在聖誕夜...前往教堂後發動逆鱗與思念之力,穿越時空把重衡抓(?)來現代...不過遊戲中連這段都省了Orz

之前看到同好們的攻略是要到迷宮底層的花園去拿關於他們的「時之結晶」,再回到第二章在聖誕派對後選擇「...八葉都是我重要的伙伴...沒法從中選擇一人」後到教堂才能見到平家兄弟倆,但實際玩時發現只要在第二章開頭有到教堂拿到許願銀幣(?),根本不用走迷宮去拿「時之結晶」就可以開到事件了...由於開太快嚇了一跳...

而且這根本是平安時代十六月夜的現代版...只是由十六月夜改成聖誕夜,並無法確認他到底是「銀」還是沒有銀記憶的「重衡」(雖然從語氣上看來應該是重衡...),沒有交待他為什麼來到(出現在)現代,還有到底認不認得神子,知盛那邊至少望美有回憶起與他在平安朝交手的經歷,銀這邊完全沒有...

「...因為心中莫名的悸動,所以來到這人煙稀少的教堂的我是幸運的...這一定就是星星的指引吧,就像指引東方三賢者的伯利恆之星...讓我們相會...」而當神子問他是否是銀時?也故左右而言他地說「非常的抱歉...但我害怕回答您之後,您就會像天女一樣返回仙境...這聖夜的奇蹟也將消失...」總之什麼都沒說明(默默默)

知盛那段由於有配上聖誕十二時的鐘聲與在聖夜飄落的細雪,挺有教堂中靜謐的感覺,不過兩兄弟一樣都沒說明是怎麼來到現代...當這聖夜的奇蹟,隨著隔日的陽光而隱褪時,望美枕邊只遺留有白(紅)薔薇一朵,就像淡雪一樣悄聲地融化了...故事後期也再也沒出現他們(默默默)

這根本是曇花一現的露水姻緣(泣)

不過如果在回答銀時說「...我也是為見你而來...」他會感動高興地語氣變激動,很可愛(心)「一直,一直想要見到妳。」其實這是當初平安朝的他想對十六夜之君所說的話吧?重衡最想見到的,是十六夜之君的微笑,因為那晚的她是那麼的悲傷...就算到了現代這個疑似是他投胎轉世(?)的銀,也還是盼望看到望美溫柔的笑容。

只是這樣幽會,然後早上醒來後發現徒留花朵在枕邊,實在蠻像平安朝的男女約會模式,男方要在天未明前摸黑離開,然後將訴說情意的短詩綁在有代表意涵的花上,贈予給女方,不過這樣好逮也有後續...

因為不死心決定不追任何人開到終章,果然是沒有銀與知盛的結局...(打落谷底)只好以其他人的發言當精神補給,之前在「十六夜記」與知盛在熊野共舞時他就講過以一門來講自己並不是最擅長跳舞的,重衡與惟盛才是舞藝佼佼者。

而這次在「命運之迷宮」中敦盛的絆之關「異國之音」裡也有提及,以前,平家很喜好舉辦宴會,經正彈琵琶...自己則吹笛子,重衡與惟盛則跳著風雅之舞,能與櫻梅少將齊名的舞姿...想必是妙曼吧?可惜遊戲中都沒有出現平家以往盛況的圖...

好吧,就把迷宮中出現這位當成是重衡轉世、還殘留有前世記憶的現代人吧Orz
c0073742_21284756.jpg

by abeyasuaki | 2006-03-26 21:28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月之詠歌

c0073742_13263182.jpg
雨晴れて 清く照りたる この月夜 また更にして 雲なたなびき
雨後天晴 月光普照 望雲稍待 別再遮掩


——『萬葉集』大伴家持

待月之君,平重衡。

雖然喚望美為十六夜之君的是他,但似月更多幾分的卻是他。

重衡對神子的愛慕是單戀,至少在身為「銀」的他與神子相逢之前是如此,就像月有陰晴圓缺,無法預期何時可再見月一般,在那個十六滿月的夜晚邂逅後,他沒與突然降臨的天女約定下一次的相會,而望美也...無法...因為不知曉他的身份與名字。

垂簾隔離開他們所處的空間,也遮掩住本該颯然灑入室內的暈黃月光,她沒見著「月」的真實面貌,涼風雖捲起了櫻木的碎落花瓣卻未掀開垂簾一角。不真實的時空,沒有任何約定的夜晚,就跟水中漣漪所繪成的弧月一樣虛幻。

兩方都惦念著彼此,但卻又都不知再會之期為何、及該到何處尋找......在楓紅的吉野之里,被追殺的她受到他的蔽護,但已經失去記憶的他就像是被雲藏匿的月兒般...「不抱持惡意...但也不抱持著善意」白龍如此的評論著銀對待神子的態度。

僅只是遵守著主人泰衡的命令,並不參雜有個人的好惡...「月」雖已升起掛於天際,但仍見不到月色的風采,被「咒」所掩蓋竄改的記憶,失去了身為重衡時對神子的思念,雲掩著月,所以見不著月。

「銀」會回復「重衡」的記憶令人玩味。在雪夜裏,他為被關在塗籠中、禁閉數日的神子送來保溫的衣物及取暖的懷爐,卻仍無法承諾她、背叛主人以取回望美被奪去的逆鱗,夾在忠誠與感情之間搖擺的他,心情鬱抑地望向與白色雪地互相輝映的朔圓明月。

「............銀──不要忘了,這次絕對...我絕對會幫助你的!不要忘了──在那即將來臨的未來,我們會見面的──銀──重衡......!」皎潔月下,混沌不明的眾多回憶裡,只有少女如翠鈴般的聲音是清晰的。他回想起了少女痛徹的叫喊。

在經歷過了那個為了她自願封住靈魂──封住詛咒──毀掉心智、銀的悲哀終結之後,望美借由逆鱗之力回到了那個十六月夜,這次她不再錯認這個月下對談的青年為「知盛」,但她喚他為「銀」的後果,卻又讓三年前的重衡認為天女思慕的是另一個名為「銀」的男子。

重衡羨慕著「銀」,覺得要是被天女如此苦苦追尋的男子要是自己有多好,雖然言談中仍帶著挑戲之味,但卻透著更多的無奈──被誤認為兄長知盛、被誤認為名為「銀」的男子──都不是「重衡」、都不是自己。

惟盛無意間的叫喚,卻讓望美知道的銀的本名「重衡」。在被逆鱗又拉回原本時空前,她拼盡全力的對重衡喊出前次未能救回他的遺憾「我們會見面的──銀──"重衡"......!」那是她深沉的心痛。

從銀自回想到這句話才恢復了身為「重衡」時的記憶,或許可知望美當初這聲呼喚對於他的重要性,她叫出他的本名,「重衡」,不是誤認也並未錯過,她所思念她所追尋她所盼望她所痛心的正是自己而不是別人,雖然在叫喊後望美隨著輝光而消失,但那瞬間似乎讓「重衡」只能對月亮訴說的單戀化為相思的依戀。

不再是誰的代替品,思念不已的十六夜之君尋找的是自己──是平重衡。待月待雲開,待月待風掀簾,待月待闇明,就算被咒術鎖住了靈魂,但記憶深處卻忘不了這份思念得到回應時的感動,所以他回想起了眼前正是那名擔憂自己勝過任何人的少女,也想起了還是平重衡時的過去...與罪......

三日月逐漸由細彎勾勒為滿,雲霞漸漸地霧散褪去...冬雪淹漫著白霧銀光。

輝月之君,一定是有如光源氏再世般的人吧。

by abeyasuaki | 2006-03-16 13:19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 ~十六前夜

c0073742_16281056.jpg
破關順序:
銀->將臣->敦盛->九郎->讓->老師->朔->弁慶->景時->Hinoe->白龍->大團圓->知盛

明日是陰曆十六,終於在十六的前夜把八葉+朔+白龍+銀的結局全破,拿到大團圓結局\QDQ/(淚)可以朝知盛邁進了(笑)感覺十六夜記是來加強平家方面的劇情厚度啊,多加了知盛、將臣與望美在熊野的故事(裏熊野組?)然後還有浪漫的平重衡戀曲...雖然源氏方的故事也很有意思,可是我還是平家組的(笑)

經正+敦盛、知盛+重衡、重盛+知盛、清盛+忠度,平家的兄弟組都好有趣~大團圓結局前夜去聽所有人馬的對話時有所感觸,在看過那麼多悲劇的劇情後,如果在此時順利簽下和解之約...那就是如此平和幸福的景象吧。沒有朋友的背叛、沒有手足的殘殺、沒有戀人的對立、也沒有父子的反目...

這代的遙久劇情方面真是太令人讚賞了,玩得愛不釋手,而且明明只是一小段的插曲...卻還是會讓人落淚,與敦盛一起買小土鈴時,他回憶起之前...平家還不像現在一樣歪斜時,他因為打破土鈴而難過掉淚,伯父清盛安慰他說那下次就做個打不破的鈴給他、哥哥經正苦笑說這樣以後失去更重要的東西可怎麼辦、惟盛則是採下枝上的櫻花說把這當土鈴的代替品吧...這樣的日常回憶,他當初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看著變質的親人...又是經過多少掙扎對他們刀劍相向呢?

清盛被封印時,將臣小聲著說著:「...雖然我已經沒有資格這樣叫了...不過...再見了...父親......」對著三年前揀到來自異世界的自己、又視如己出、當成親生兒子一樣對待的清盛封印...在寒夜抱著望美希望天明永遠不要來臨的掙扎...卻還是為了守護平家而放手...遙3成功之處就是劇情不僅只是八葉與神子間的戀情,這次對於家族、朋友...甚至是反派都描寫的很細膩。

身陷土牢中的九郎(義經)握著望美的手不忍放開時、被兄長賴朝所捨棄污蔑成叛亂一黨時、還有以不可置信的口氣對著擄走望美的弁慶時...雖然義經非常的易怒,但真是個容易害羞又正直的大男孩(心)擔心同伴、崇拜兄長、尊重師傅リズヴァーン,跟著他一起實行一之谷作戰時感覺不愧是被稱為一軍之首,好有氣魄。

弁慶的腹黑...其實那段沒什麼在跟他戀愛的感覺...因為不太確定那句話是真、那句話是假,而且有時還只是禮貌性的話(汗)倒是他與九郎的對手戲...真是疼愛九郎啊,有種在看弁x九路線的錯覺,對九郎的衝勁與急燥沒辦法,但盡可能微笑著幫他處理掉許多見不得人的後續...還比較令人心跳,遙3如果要BL配我主配這對...XD

懦弱與能力不足的景時卻意外的貼心,所有人中只有他會提點望美若與龍神相戀的可悲之處(雖然是因為有看過妹妹朔的悲戀之故),也會不時提醒九郎不要做出惹惱賴朝會招人嫌語的舉動,雖然說不明顯,可是我確覺得景時是八葉中最擔心同伴的人,正因為處於一群強勢又能力強的團隊中,更需要像普通人的他吧,在被命令必須舉槍面對伙伴時,又有誰聽出他的無奈呢?

ヒノエ的劇情太陽光...爽快XD最後那個連喊三聲「頭目萬歲!白龍神子萬歲!萬歲萬歲萬萬歲!」簡直是讚極了(炸)那種去當海賊壓寨夫人的感覺很豪邁(?)リズヴァーン的永劫輪迴很可怕(抖抖)不過沒對先生開到小花,果然我比較喜歡會說甜言蜜語的?(基本上對於說話速度慢的沒奈何,還是因為他是兄貴大叔啊...)

有川弟,讓,雖然處處為望美著想,不過被他的告白給嚇到了...這真是種熟悉的責怪經驗啊(遠目)得不到的愛在爆發後轉化成對方的壓力,雖然長久壓抑的讓很可憐,但真是希望沒被他暗戀上(汗)

白龍因為聲音關係...(長那麼大隻還甜甜地叫著神子,剛開始很大汗...)本來只是想打來湊數,不過卻在他重新選定神子之儀式那邊被感動到了...他真得,很喜歡望美呢,對於他而言什麼是選新的"神子"呢?神子就是神子,沒有其他人了,他只願聽從她的心願。

所有人的劇情走過一輪後,就連當過最終頭目的平清盛、北条政子與藤原泰衡都不再是完全的惡人,清盛是為了自己一手建起的平氏一族...還有愛妻時子與孫兒安德帝,北条政子(荼吉尼天)則是心情與被流放的賴朝同病相憐、繼而守護著他,泰衡雖然意圖暗殺掉自己父親,但最終還是為了保護奧州的安全,大家...都有想要珍惜的東西吶
c0073742_2191218.jpg
在大團圓結局前夜選擇掛心於知盛的話會看到重衡與知盛兄弟的對話(心)沒有想到那邊他會出場,看到的時候心臟猛然一跳,還有、還有他果然很會用彬彬有禮的談話勾引女性(笑)望美才從樹叢裡探出身來,重衡就已經開始用話語展開攻勢了,就是要人家上來陪他說話嘛,連他哥知盛都糗他很習慣這樣做吧?他以前絕絕對對是很受歡迎、很會寫情書的殿上人。

要是能做個沒有失憶過,從頭開始的平重衡結局有多好?大團圓前夜選擇掛心對象的連二位之尼與安德帝都有,竟然沒有重衡專屬的...!再怎麼說當時時空的望美也碰過十六月夜的重衡了,應該也會在意他吧...Orz不過知盛走掉後就是重衡陪著望美說話,還留在平家過夜,有許多的想像空間(心)

接下來目標是平家四公子 平知盛,雖然他的結局很"野獸派"(只憑本能的大型肉食動物?笑)但望美同他跳柳花苑那邊真是美極了......要是有平家兄弟共舞的新圖就好了:P

現在對遙3的愛已經超過遙1了,遙1只喜歡泰明與蘭...遙3可以說每個角色都很喜歡(雖然最萌銀)因為時代設定在源平戰爭,光是可探討的衝擊劇情就多了不少...又與真實歷史有所部份結合,劇情深度厚實多了,能玩到這樣的遊戲,真是感謝(合掌)

by abeyasuaki | 2006-03-14 20:28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梶原朔 終章和歌

c0073742_19102033.jpg
「いにしへは つきにたとへし 君なれど
そのひかりなき 深山辺の里」
「昔居宮闕如皓月,今處深山闇無光」


往昔在繁華的宮廷內被譽為如同明月般的存在,如今身處深山僻野過著寂寞的闇淡日子。

――『平家物語』灌頂卷 女院死去


遙久遊戲劇情裡設定有在壇浦之戰跳海身亡的平清盛之妻──二位之尼與平清盛之孫──年幼的安德帝,卻沒有出現清盛之女──帝的母后建禮門院德子(平重衡之妹),在平家於壇浦之役敗亡時也一同跳海欲葬身的她,卻被即時趕到的源氏武者給救起,最後在大原的寂光院出家為尼。

或許身為這代黑龍神子的朔就是影射建禮門院的生平。被黑龍遴選為神子的她,陷入與自己侍奉的龍神的戀情,但龍神卻因力量衰微而遭平清盛所拘,並不是完全消滅於世間,只是受制於清盛的咒縛,以逆麟的形態存在,而他在不斷被迫提供陰氣製造怨靈的過程裡,也漸漸的失去了理智...

...朔並不知曉自己的戀人仍活著,龍神的突然消失、氣息的忽然消散,她能屍體都尋不著,也無從去詢問,那過往所留下相愛的回憶就像虛假一般,頓失所愛、痛不欲生的她便出家為尼。與朔的絆之關事件中,難以面對悲傷進而強烈否定思念心情的她,在源平屋島開戰之際來到大原的寂光院潛心修佛。

望美親自前往鼓勵她、被好友勸出的朔決定積極的尋找戀人失蹤的線索,在平家重鎮嚴島神社被不計其數的敵軍包圍,卻仍勇敢的隻身走都質問平清盛,她也終於得知她一直所希望得知戀人的消息──黑龍的下落,被清盛持於手的逆鱗。

清盛以黑龍逆鱗作為誘惑,要朔以攻擊望美等人來宣誓她的忠誠,見到依舊堅信自己的好友,朔毅然的拒絕了清盛那滿盛甜美毒液的惑言,而在此同時黑龍逆麟也因神子的接近而不停的發出共鳴之聲,極其不穩定的氣之流動及大量被攫取陰氣的雙重影響下,黑龍發了狂,轉而攻擊對自己而言最重要的神子。

不得已反擊的朔,只盼能在攻擊的間隙間找出解開咒縛的時機,她成功了,清盛也因那瞬間無法克制的陰氣崩潰而毀滅了形體,接著黑龍自逆鱗之姿恢復了人形......原本以為再也無法於世間尋找到的戀人,如今以往昔那春、夏、秋、冬都再熟悉不過的姿態擁溫柔抱著她,朔的眼淚如泉湧一般,衣袖也揩試不盡,她簡直無法置信、無法置信的喜悅撼動著她的身子。

...正如曇花一現

黑龍所受的咒縛尚未完全解除,長期的供給清盛陰氣已使龍脈受損,人形姿態再度回復成逆鱗是無法避免的情勢...黑龍希望藉由朔...他所最珍貴的神子...他所最愛憐的戀人之手敲破逆鱗,付予龍之完全毀滅即可造使「再生」的命運。

毀滅至不留一塵就能再度孕生出新的「黑龍」。

但新的「黑龍」將沒有任何前代的記憶...也會忘了朔,忘了自己曾有過的這段戀情,這殘忍的要求卻是黑龍最後的請求...她答應了...雙手握劍...顫抖不已...終是無法以劍尖擊碎閃著烏黑光澤的逆鱗...她肯求摯友望美握住她的手...然後...

...喪失心愛之人、無處可發洩的悲痛蠶食著身體不吃不喝,到最後只能捨棄一切過往出家,成為卸掉繁華的尼僧。朔與建禮門院的心境呼應著...但她堅強的重新找到生命意義,為了守護著新生的小小生命茁壯而幸福的笑著。她的餘生就養育著新生的小黑龍,過著簡樸卻滿足的日子。

那個人曾說過不論思念,記憶... 全部都會忘記

可是,那是錯的

現在重生的"那個人"

還記得我的事情

追逐著我身影的眼瞳

盼望著我聲音的神情

看得出這是以往的思戀...

我是這樣認為的 不要笑我啊

吾友,現在,妳幸福嗎?

我......很幸福喔 。
c0073742_15272198.jpg

歷史上的建禮門院

身為平家棟樑平清盛之女的德子,曾是當時宮筵內最華美的女眷,作為高倉天皇的中宮(皇后)在生下安德天皇後,可謂是將平家的繁華推上至極點,使得過往曾被譏笑的平氏一族融入皇族的血統。若天皇為耀眼的烈陽(天照)的存在,那中宮就是溫婉的明月(月讀),日月圍繞著宮闕,是最尊貴的象徵。

但在平家被源氏給殲滅,幸免於滅頂之禍的她連同獲救的四十餘名女眷被送往京都,眼見族人不是已死於戰亂不然就是被斬首示眾,她也終於決定落髮出家,以青燈常伴來為已死的親族祈求冥福。

她的前半生光采雲集,後半輩子卻如同流放一般過著隱居貧瘠的孤寂生活,沒法陪著疼愛的幼子在淒冷的海底作伴,被源氏硬拖回京城後求死不得只能茍活,那被紅梅薄紫萌黃所簇擁的往日已如雲煙般消失令人不禁為她欷噓。

後白河院法皇曾在戰後前來探視她,回憶起過往的女院不禁悲從中來的落下淚來,面對頓失所有、哀痛的女院,跟隨法皇行幸的德大寺左大臣實定公在庵室的柱子上寫下和歌覆映她的心情,此便為「いにしへは つきにたとへし 君なれどそのひかりなき 深山辺の里」之由來。


前次深冬京都之旅也有至京都東北山區的大原參觀,位居山深之處的寂光院相當狹小,沒有其他佛寺的壯闊與精美,只是一間簡樸的庵室。在邁上爬坡的長梯後,一口池、一座鐘、一株松、一間室,過於單薄的庭園透著落寞的氛圍,平家僅存的悲劇之女就在這偏遠的鄉間渡過哀歎孤單的餘生,最後溘然而逝。

幸與不幸。
c0073742_1913032.jpg

by abeyasuaki | 2006-03-12 17:48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獻給愛著銀的十六夜之君——十六問

「銀を愛する十六夜の君へ、十六の質問」

著作権はあさい美央様にあります(本十六問的著作權屬於あさい美央)
原出處:http://legolas.bird.to/romance/shirogane/shirogane.html

感謝 楓影 翻譯
翻譯出處:http://kaguya.netfirms.com/izayoi/16.htm


一、那麼請先回答姓名(筆名亦可)
霜影

二、請誠實地說出在遊戲前對銀的印象。
看官網時並沒有特別念頭,而且因為公布的姓名是"銀",看起來是個光榮自創的角色,但我對有套上歷史真實人物身份的角色比較感興趣,加上對跳水控知盛沒愛,所以十六夜記主打"銀"這個角色對我並沒有吸引力...主要還是因為遙久系列才入手的吧。

三、在遊戲中自覺到「我大概會迷上這個人吧…」的瞬間是在?
不用說是十六夜の逢瀨。

那充滿命運相會的瞬間啊(掩面)當初玩時這段沒看攻略,無意下開到的路線,卻是一見鐘情的事件。氣氛滿點不說,夜櫻伴著十六日的滿月,還有濱田賢二略帶微醉的聲音,雖然他語氣充滿了虛幻與調戲也管不了那麼多了XD;

再來應該逃亡到吉野時吧?本以為第七章他才會登場,沒想到第六章就來迎接了(撒花)因為沒預期他會出現所以看到時小小驚呼了一聲,那時候就很期待他的後續劇情了。


四、請說出喜歡的台詞,並加上熱烈的感想。
「さようなら...十六夜君」

雖然遊戲中他實際說的台詞是「さようなら...神子樣」不過我還是喜歡他稱望美為十六夜之君的感覺,因為隔了"神子"這個身份似乎又多了些尊敬...那個夜晚才是他喜歡上純粹的她的時刻。"十六夜之君",以感情意義來講勝過了"神子"的稱呼。

而他對她告別的這句話也是銀下定決心封閉自己的心之時,當時看到這個Bad Ending嚇了一大跳,隨即能跟撫著柔細銀髮痛哭的望美起共鳴,真得是很令人心痛的感覺啊。

還有一句不是台詞(是背景文字的說明XD)就是當他恢復記憶後,望美不知該叫他為"重衡"還是"銀",銀卻希望神子叫他為"銀"就好,某個方面來說,過去的平重衡已死,平家也滅亡了,捨棄了平家之姓,他是否更能成為只看著望美一人的"銀"呢?


五、請說出喜歡事件,並加上熱烈的感想。
十六夜の逢瀨:
這個事件台詞嚴格來講有七種版本,不過每個都很喜歡(每個都很調戲)有把他誤認成知盛的還有直接喚他為銀的(雖然他會認為妳認錯人),重衡說話其實都蠻誘導人的,會不知不覺被他引導到沒有想到的方向...(遠目)但是那充滿了文藝的語氣還是甜的吸引人。

送香事件:
這個算是Bad Ending的前置事件...看到就準備迎接心痛結局=w=a不過喜歡他在神子衰弱昏睡時(因龍脈之力低落)靜靜送來沉香,減低她痛苦的貼心舉動,而且可以讓人聞到髮香的男生真是太稀有了...

記憶復甦:
雖然當時他因為遵守泰衡命令而把神子關起來這件事已經在內疚不已了,不過真得讓他回想起來的,還是滿月之雪夜,跟望美第二次用逆鱗去過去見他時所大喊的話吧?「銀──不要忘了,這次絕對...我絕對會幫助你的!不要忘了──在那即將來臨的未來,我們會見面的──銀──重衡......!」

第一次因為沒有解開咒符,而使得銀變成沒感情的人偶,望美無論如何也無法再次失去他。他再次叫她十六夜之君時很感動(不過望美也突然嚇了一大跳XD)但隨之而來的是火燒南都的罪惡感與咒法甦醒的刺痛,那周身刻在肌膚上紅豔的咒符,讓他顯得特別的綺麗...


六、請問是在何時察覺到「銀並非知盛」的事實呢?
第一次十六夜の逢瀨。

光是說話速度就可以否定這個疑問了吧...XD那個知盛說話怎麼可能那麼快還那麼溜呢?而且還兼風花雪月順便處心機律想偷看人家女孩子的臉,我覺得他有這個暇興還不如選擇去睡覺或練劍還比較有可能|||

看到臉後更百分百不可能,要知道上吊眼就算打一拳也不會變下垂眼,然後記憶喪失也不會讓自然捲變離子燙(毆)總之我從來沒有誤認過這倆人...


七、您認為知盛與銀的關係如何呢?
大團圓結局還沒玩到...沒看到這倆人當面對話的鏡頭,這邊應該會再補充感想吧?

不過不否認我私心希望他們兄弟之間有些兄弟愛(非想歪的愛XD),由於兩人長得相似,應該在家族裡也常被人拿來比較吧?知盛懶得去管這些評論,但重衡感覺會比較在意,既尊敬武藝高超的兄長,但有時會對我行我素的兄長感到羨慕。然後又不由自主的會去碎碎唸兄長的各種任性作為去關心他...

知盛在與神子共舞時有提及重衡比自己更擅長跳舞,其實也不討厭這個弟弟?只是面對溫順多禮的重衡,倆人也沒什麼交集的時候吧。順帶一提曾很意外知盛對年幼的帝態度很好,好像不只是尊敬(有點喜歡小孩??)那對相差五歲的弟弟重衡說不定小時候會蠻照顧的...

總之就是弟弟囉嗦哥哥,哥哥挖苦弟弟!


八、雖然很突然,但泰衡大人現在在您面前。請您針對銀的名字由來給予一針見血的評論。
這種取名方法真是讓我感覺到親切...

狗的毛是黃色= 叫「金」
重衡的頭髮是銀色= 叫「銀」


這跟我叫我家NB為小白,我家iPod為小白二號是異曲同工之妙...總之皮是什麼顏色就叫什麼就對了,原來有人跟我取名品味差不多的。


九、第七章、平泉。請描述您充滿銀的生活。
我覺得平泉根本就是銀專屬的舞台?八葉在第七章‧平泉的存在感反而變薄弱了...而且銀的戰鬥特殊技能是可以打一排敵人,這多好用啊,總之在平泉的戰鬥我常常圓陣裡只帶著他一個人出外打怨靈。故事設定裡,九郎他們到平泉時已是楓紅晚季近大雪紛飛的節氣,這跟他也非常相配...所有事件畫面都雪白的很漂亮(心)

十、銀與敦盛的協力技「雲上之武」,仔細聽語音,會發現敦盛一不小心叫出了銀的本名,您知道嗎?
我是聽學妹告知才知道他們有協力技(一開始不知道要MIXJOY的人)然後看了後覺得...敦盛跟重衡之前感情應該不錯,而且敦盛不會錯認知盛與重衡兩人很理所當然...走敦盛路線會覺得知盛說話喜歡欺負敦盛,一付想把人家逼到哭出來的感覺...這應該從之前在平家就這樣了,而重衡則是保護的一方?

「兄長你又在欺負敦盛了= =」這樣的感覺...所以現在看到酷似重衡的銀會很想確認?偶爾還說話探他(京的紅葉也很美吧?<─想看他反應是否真忘了還是裝傻)

敦盛吹笛、經正彈琵琶,然後重衡與知盛仿如古時光源氏與頭中將再現,兄弟共舞的畫面一定很美(鼻血)


十一、 您尾隨在金身後,竟然發現了銀(狀態:人偶)!怎麼辦?
這種問題好像只能回答「帶回去養」?
看到當然不能如Chobits一樣丟在路邊給其他人撿啊!當然是帶回去,然後給他試穿很多衣服...對了,很想幫他梳頭髮,因為看起來好柔好順好香的感覺。


十二、文武雙全、風流瀟灑,在歷史上被稱為「牡丹之君」。適合這樣的銀的花是什麼呢?
其實我覺得官方設定的白色罌粟花真得蠻合的,純淨但卻帶有毒性和...癮性,看他的劇情與聽他的聲音會無法戒掉Orz...

如果要說其他花的話,
月下美人──曇花吧?只在月亮映照下,開花時間極短卻又絕美的花種,而且花瓣雖大片卻不俗,給人雅緻、輕碰又會消失的虛幻感。

十三、 結局圖的一般評價雖然很微妙,但您認為那張圖是什麼情況呢?
第一眼印象──果然很適合當牛郎Orz
c0073742_1132027.jpg
嘴巴甜、態度恭敬、聲音磁性,嗯...不對離題了,看起來他們回到現代仍是很有錢?銀去當Sales應該會非常成功吧...不管銷售什麼業積都會長紅(平泉代賣事件已證明)


十四、 請自行試著追加您心目中的「居留平泉End」。
還蠻期待這個的?
因為覺得敦盛其實心底蠻希望重衡留著的吧,選擇沒有與其他僅存的平家人逃往南方島嶼的敦盛,孤單地為大家祈禱...如果有重衡這個感情要好的堂兄留著,多少是個支柱。況且不必擔心他會是電燈泡,從騎馬散步事件敦盛很幫助(?)銀與神子之間的感情,會找藉口自己乖乖走開,默默的見守這樣...


十五、已經攻略結束的您會如何形容銀這個人呢?請一言以蔽之。
是個很溫柔的人,雖然偶爾會開些玩笑但又不失輕薄,而且其實非常堅強,面對政子與賴朝的威脅時並不為之屈服。在三草山戰敗後與望美的二度目逢瀨事件,他明知自己回到戰場,所可能面對武運終結的命運,卻還是凜然的放棄逃走的機會。

而在想起記憶時又顯得癡情與纖細,自從三年前與十六夜之君相會後,他就癡癡等待一個可能再也不會相會的月之姬君,甚至被封住了記憶也一樣深植心中。


十六、十六夜的幽會即將迎接尾聲,在終幕到來之前,請盡情描述您對銀的愛。
「觸、許? 」

銀與神子協力技──白刃光斬時所說的台詞「請您允許我觸碰您」我也想對他這麼說吧,他這段劇情一直給我「雪」的印象,好像輕碰就會融化,而十六之月,也是即使伸手也撈不到啊。

by abeyasuaki | 2006-03-09 12:30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銀(平重衡)終章和歌

c0073742_157522.jpg

「一樹の陰に宿りあひ 同じ流をむすぶも みな是先世のちぎり」
「同宿一樹之蔭,同掬一河之水,莫不是前世的緣分。 」


在這彷如臨時宿驛般的世間,我們依付在同一樹蔭下相會,並取用同一條河川的水流飲用,這無非不是前世的因緣所繫。

――『平家物語』千手前


歷史上的平重衡:

「千手前」為平家物語的卷十,戰敗被伏壓送至鐮倉的平重衡,面對賴朝火燒南都的罪行時所言,既否定焚寺之罪是由入道相國平清盛所令,也表明並非他原本之意,而是意外所致,並出言「自古凡是手執弓矢的人,上陣迎敵,被殺亡命,也無所謂恥辱。現下但求您開恩,快些將我斬首吧」之後就靜默不語。

梶原景時在旁聞言不禁落淚讚許其氣度,但南都僧兵仍冀望追討重衡帶兵燒寺之罪,因此賴朝仍下命將斬首,行刑前暫將其將予伊芳豆國的狩野介宗茂看押。宗茂待重衡不薄,準備了熱水讓重衡沐浴,並派女官千手姬來為其淨身。

千手姬為一肌膚白皙,姿容清秀,文靜而又美麗的少女。幫重衡更衣後,晚間更與宗茂等人一起歌宴,席中酒飲後重衡在千手姬樂器伴奏下不禁歌詠數首和歌,千手姬也往返數首,其中一首「白拍子」(平安末期流行的曲調)即為「一樹の陰に宿りあひ 同じ流をむすぶも みな是先世のちぎり」。因有事未參加這最後宴席,齋院次官中原親義也嘆道,未能一聞有「牡丹之君」之稱的平重衡歌詠聲韻。

當重衡最後被押往奈良斬首時,已對他懷有相思之情的千手姬隨即出家,身穿墨染緇衣,在信濃國的善光寺入道修行,為重衡的來世祈福。

之所以選此首為銀終章和歌,或許是出於銀與神子之間的牽繫即為「緣」,他並非命中註定守護在身旁的八葉,甚至在改變命運之前他連是與她對峙的敵將也不是。無名的因緣,觸發了逆鱗,把她帶到那個繁花盛開的十六月夜與他相見、相識、相戀,除了那樣的緣份解釋外也別無其他。

沒有八葉的名份,如同呵護般的守護原本只是因主人泰衡的命令,但後來卻是發自內心、期待每日的相會。當內心膨脹的思念,因為再次見到蔚藍朔圓的十六之月而打破了封住記憶的法術時,他首先憶起的是那朝思暮想的十六夜君。

就算下意識懼怕想起,過去那曾燒死許多無辜人們的罪行,他還是為了她而往內心不斷地掏出回憶,就算身受撕扯靈魂的痛苦,依然不改其願。

我就是喜歡他對十六夜君的這般癡情。

銀的絆之關中曾有避雨(雨宿)及在川邊共飲竹筒中涼水的事件,這本是歌詠陌生旅人會因前世結下的緣份而一同避雨、一同飲水的和歌,或許就映證到命運中本該不相識、卻相戀相思的他們吧。

by abeyasuaki | 2006-03-08 12:29 | 遙久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遙久時空3~十六夜逢 - 再會之時

c0073742_13453090.jpg
原文&翻譯感謝 楓影 同意轉載

「分。…付。」

「、私幸運。涼、私知出。──、姬君。交足?」

「…?」

「急、愛想…。文交突然、出。子、次十六夜限。私明日場赴身。

 何時散知、言葉交。逢儚、姿胸留
 。願、私身勝手責?」

「…責。」

「。拒、出征前儚。、──月明元。」

「出、十六夜君。」

「………御簾向…。」
「…──銀──」

「時同、突然。私急…?、次無──、十六夜月君。」



「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來到這裡。…一回過神,我就已經在這裡了。」

「那麼,正巧在這裡的我真是幸運。因為只有我,才有幸知曉你清脆的聲音。
 ──哪,可愛的公主。像這樣僅止於聽著彼此的聲音,你就滿足了嗎?」

「咦…?」

「我這麼性急,或許反而會惹你厭煩也說不定……。我們甚至不曾書信往返,便在此突然地相遇。但依你所說,下次的十六夜也未必能再訪此地吧。而我明天也將赴戰場。此生便如朝露,不知何時消散,再怎麼交換對話也只是徒增空虛罷了。既然是萍水相逢,至少我想將你的身影刻畫在心中。你會責怪我這樣的希望太過自私嗎?」

「不…我怎麼會責備你。」

「太好了,如果被你拒絕,或許在出征前我就會先感到了無生趣。那麼,請你到這裡來──到你所降臨的月光之下。」

「你會到這裡來吧?十六夜之君。」

「呃…這……到御簾的那一側去……是嗎」(逆麟發光)
「這…難道是──我想見銀啊──」

「離開時也與來時一般突然嗎?還是說,這是由於我太過性急了呢……?無論如何,後會無期──是吧,十六夜月的公主。」

======================================
註:平安時代身份高貴的女性如果願意被男性看清長相,那往往是暗許自身、關係親密的意思。這邊略含暗示的意思。

by abeyasuaki | 2006-03-06 16:49 | 遙久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