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   2010年 04月 ( 1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2010奧州雙龍行 DAY7──大雪紛飛的東北新幹線‧急行

終於寫到仙台的最後一天,這天真得發生好多事情啊(笑)

仙台回台北的機票一票難求,所以決定從東京飛回台北,仙台到東京這段採用新幹線,時程大約是1個半小時至2小時,如果選擇搭乘はやて號(全車指定席)會比較快速。這天我們訂的是早上的新幹線,所以沒有安排其他參觀的行程,大致就是整理行李、到郵局寄送明信片與購買土產。

一早睜開眼看到的、卻是外頭正在大風雪的景象!這天仙台的降雪量非常驚人,說真的感覺很新奇~雖然前幾天早就經歷過降雪,但那都是在外面行走移動,卻沒有在房間裡靜靜欣賞雪花飄落的經驗。因為時間還早,我跟YUKIO在房內燒了一壺熱茶,邊收拾著行囊、啜著熱飲邊聊著這幾天在仙台的回憶,而窗外則是不斷吹拂的漂亮雪花,這真得是一種很棒的感覺。寧靜又安心的氣氛讓我好捨不得仙台...好想再多留幾天啊Q_Q
c0073742_2127506.jpg
不過時間到了還是得面對現實(淚)

雖然躲在房內欣賞雪景是很美麗,不過一旦要拖行李走出去就是災難了...拖著重達20KG的行李在厚雪地上行走真得很痛苦啊!這時發現下雪時用硬殼行李比較好,不然那些雪到室內時會很快地融化弄濕行李,跟YUKIO尋找了一會才找到廣瀨通有電梯的入口到達地鐵站。在雪地裡拖行李的經驗很難得,所以拍了一張YUKIO拖行李的照片,回來一看才發現,旁邊的日本人為什麼可以在下雪時還能騎腳踏車啊!好厲害。
c0073742_21283549.jpg
到達車站後去郵局寄送行李與明信片,養成旅行都會寄明信片給朋友的習慣,一開始覺得沒寄也沒什麼,但是有次自己接到朋友從國外寄送、蓋有當地郵戳的明信片以後,我就迷上了這種帶點浪漫的打招呼方式。

在仙台JR車站的1F就有郵局,而且他營業時間到晚上六點這點挺方便的,在日本要寄送明信片回台灣一張郵資約70~80日圓,而收件地址重點只要寫Taiwan‧台灣,其他寫中文就好了,畢竟負責處理的還是台灣的郵政。

而且還在仙台郵局裡發現了寶物053.gif

日本的郵局現在流行象徵地方特色的明信片,比普通明信片貴,但造型都不會是單調的四方型,摸起來紙質厚相當有質感。仙台這邊賣的當然是政宗騎馬造型的明信片囉,還有以仙台各季節特色照片做成的郵票,這兩樣都是看到馬上入手,因為是郵局販售物所以也比外面紀念品便宜實惠多了。
c0073742_21382847.jpg
c0073742_2142955.jpg
c0073742_2262855.jpg
c0073742_2265659.jpg
寄完明信片後因為還有時間,在車站1F的ずんだ茶寮吃最後一次的ずんだ餅配煎茶,等到艾林與小伊也來會合後大家分頭去買土產,不過這在事後回想真是個大錯誤(笑淚)東晃西晃沒有人在注意時間,而等到我發現不對勁抓著小伊跑回ずんだ茶寮時...只見到看守行李的艾林非常焦急著東張西望。據艾林事後的說法,她緊張的半死怎麼沒半個人回來,也不能丟下行李一個人跑去搭車。

因為新幹線的時間是10:26分,而此時已經10:22分了啊!!

我們之前不小心訂到非指定席,已經換過一次票(はやて號是全車指定席)所以不能再換一次票,也就是說如果我們沒趕上這班新幹線的話,價值一萬日圓的車票馬上變廢票(黑線)了解到嚴重程度後一行人抓著行李狂奔到月台,可是此時YUKIO還在郵局裡寄行李!!結果變成我們抓了她部份東西不管三七二十一往樓上衝。

我身上東西很多尤其是照相機...因為奔跑的關係背帶整個掛在手臂上,加上行李底座沒拉好倒了幾次,據跑在我身後的小伊說法,我不顧一切猛衝的樣子簡直就是火牛陣=w=|||(金牛座)仙台的善良人們不僅馬上閃躲讓我跑,還有人伸手幫我扶包包,謝謝,雖然我無法知道你們的姓名QWQ!!

最後衝進月台的時間是10:29...其實距離發車的10:26已經晚了3分鐘,以日本從不遲到的新幹線習慣來說,我們應該是趕不上了,不過政宗大人真得很厚愛我們,這場早上的暴風雪原來是即時雨~因為下雪的關係,我們要搭乘的はやて號正正好就是遲了3分鐘到站!一行人總算全體順利上了車,而跟在我們身後的YUKIO因為時間更為緊迫,據她說法根本沒看是那班車先跳上去再講...妳要是去了北海道怎麼辦啊。
c0073742_2214716.jpg
在車上看到外面風雪越來越大,幾乎是白茫一片,但抵達東京時瞬間放晴,萬里無雲的青空讓人很難聯想2個小時前的東北還是被暴雪所籠罩...到達後更是感謝政宗大人,當天下午東北新幹線就因為風雪過猛而整個停駛了,我們幾乎是趕著當天最後一班尚可通行的新幹線來到東京,若被困在東北接下來行程可就大亂了。
c0073742_22211541.jpg
這次在東京的據點仍是池袋,池袋西口的SUPER HOTEL也新開幕了,下次若有機會再前往東京應該會選擇SUPER HOTEL,有美味早餐又有溫泉,價錢也非常地划算,原本在環境比較混亂的北口而沒訂,如果有新店開在西口倒可考慮。拍下這次一行人在東京街頭搬行李的英姿:P
c0073742_22224428.jpg
接下來的行程當然是池袋乙女街啦(笑)這次就沒排執事咖啡廳只單純去各家二手店掃本,不過東京人真得好多...才不到一天就得了(東北)思鄉病。順手拍下東京街頭有意思的海報,東京最有意思的就是欣賞各家宣傳DM的設計手法,其中很喜歡水樹奈奈並排的兩張海報組,藍與白的組合感覺有冰涼泉水的澄透感...雖然星山說很期待我寫這段的感想,可是我拍她的海報就為妳而拍的啊(笑):P
c0073742_22231768.jpg
c0073742_22262080.jpg
c0073742_2227316.jpg
c0073742_2228890.jpg

by abeyasuaki | 2010-04-03 10:20 | 旅行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水琉璃

c0073742_23184972.jpg
曾經在深不見底的湖邊有著一個村子,而女孩誕生於此。

那是個除了深青之色一無所有的淵池, 為此人們將那個湖稱為「紺湖」,湛藍到吸盡一切光線的深淵中有著水神,但人們從來沒有聽過神的言語,靜默的水神從沒降下過神諭,彷彿他不曾存在過。

為了讓水神能夠安心沉眠在藤蔓交纏的冰冷湖水中,村人們奉獻出擁有年輕肉體的少女們,作為水神的巫女,雖然成為巫女後再也不能婚嫁,也如同斷送了一般人的幸福,但從來沒有人引以為苦

────因為那些作為巫女的女子們笑的是如此地燦爛,她們的笑聲與柔軟的細語如同悅耳的銀鈴,響徹了湖所在的山谷

去年的少女、今年的女子,她們手捧湖邊才生長的青綠植物,歡笑著將其編織成可以盛裝稻穀的提籃,臉上的表情沒有一絲陰霾, 只專心一致地進行著手上的動作,偶爾抬起頭來交換女孩間特有的眼神,隨後如愛玩耍的幼獸般笑的依在一塊,好似她們已經攫獲了那名為「幸福」的至福。

不知不覺間,必須為了生活竭力打拼的村民們羨慕起這些巫女們,她們是這般地快樂,而雖然只是單單守在湖邊,清澈的水氣也洗去了塵土的灰濁,少女們雪白的肢體總是帶著點點芬香,她們輕快跑著、盡情地享受水神的祝福,儘管神仍舊是不語的 。

女孩是明年將成為巫女的人選,她也即將加入這些彷若洗去世間煩惱的少女群中。

但在眾人欽羨的讚嘆聲中,女孩卻恐懼著。

因為知道自己的命運,女孩常偷空跑去湖邊望著潭水,她想要知道自己即將侍奉著神會是什麼樣的模樣,但一次也沒能得知,她所能見到的只有暗青無波的湖面。

失望的女孩一次又一次地,在不分晴雨的日子裡無數次前往湖邊, 而每次她帶回的只有一如往常、平靜的水面。巫女們在湖邊溫柔對她微笑,她們知道女孩終將加入自己,所以不時招手呼喚女孩加入她們的遊戲,女孩卻總是倔強在湖的對岸望著巫女們,一動也不動。

她希望自己將來能成為神最特別的巫女。

不知何時開始,恐懼轉為了渴望。不知何時開始,不安成為了執著。

不知何時,女孩已經是個少女。


最後一次在成為巫女的前夜,她不顧身上仍穿著村人們贈送的薄絹衣裳,赤著腳跑至湖邊,她相信從不降下神旨的水神會對她言語────就在她成為巫女的那一刻。

奔跑於森林中的腳被野草所割傷,但少女卻毫無痛覺般地仍舊奮力跑著。等來到湖邊,不管是雙腳還是身體早已是傷痕累累,留下淡淡乾凅的血痕。湛藍之湖中沒有任何身影顯現,儘管即將成為巫女的少女遍體鱗傷地苦苦哀求。

絕望、不甘、羞恥纏繞著她心頭,等不到神的回應,激烈又熾熱的心情早已扭曲成變形的感情,在天色破曉的那一刻,少女露出悲淒的笑容投入湖中────沒有人敢觸碰的神之湖,連巫女們都不曾掬起一分水的深青之淵。

────────然後她看到了────────

水裡漂浮著剔透的琉璃,一顆顆如同星辰般散發出光芒,鋪飾在黑藍色的湖之深處

────────微微顫動────────微微顫動


琉璃像雛鳥的殼般蹦裂開來,但其中所誕生的並不是展翅的鳥兒,也不是水之眷屬的魚兒,那是少女不曾體會過,更深更深,難以形容的黑暗─────人類的感情,痛‧苦‧悲‧傷‧憤‧怒‧嫉‧妒, 所有可以稱為「惡意」的東西自美麗的琉璃中流洩出來。

瞬間少女明瞭了,蘊育這些琉璃的「母親」正是湖畔那些永不停止笑容,笑盈盈的巫女們。

這個水神所沉睡的青色淵潭不容許任何東西的擾亂。

所以成為巫女們的女子也不被允許有任何強烈感情的波動,開懷著嬉鬧不是很好嗎?那些宛如春風吹拂、輕柔的感情無法撼動到水的深處,只如同微風般吹過就消失了痕跡,所以只有「幸福」的心情被留下了,其餘的執著全被湖水吸收,反覆沉積成為了透明的琉璃。

──────── 包裹著人心深處最激烈的思念,那就是水神最為厭惡的東西────────

琉璃輕脆裂聲引起共振,無數漂浮在湖中的這些結晶如漣漪般一個傳一個,最終所有的琉璃全部都粉碎成細片────黝黑的湖水深處下起了雪白晶瑩的雪。

────────琉璃的粉碎聲,就是水神的聲音────────

在失去意識的最後一刻聽取了神的聲音,逐漸沉入湖底的少女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她最終成為「特別的巫女」,也是「最後的巫女」,在琉璃全部毀掉的那天開始,雨就不停地下著直至沖毀了村莊

再也沒有人生活在湖畔,深藍湖面又恢復了平靜。
c0073742_1131859.jpg

by abeyasuaki | 2010-04-02 23:18 | 創作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