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タグ:仁醫 ( 2 ) タグの人気記事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仁醫 最終回] 野風,你想變成雪嗎?

─────野風─────你還想變成雪嗎?

一點─────都不想

以後我會用自己的雙腳去我想去的任何地方,在那裡,我會與「他」相遇

「他」會愛上我,而我也會深深地愛著他─────我會過得比誰都幸福

因為是南方大夫的雙手讓我重生了,真的,真的很謝謝你....南方大夫


「仁醫」的日劇最終回播出了,日劇對於內心戲的描寫相當細膩,特別是野風的心境,比起原作有了更加深刻的印象,看完以後深深佩服中谷美紀的演技,野風與仁在雪中的告別與分離,真得非常感人。

日劇版中的野風,相貌與仁留在現代的女友「未來」一模一樣,而與野風相關的事件,也會影響到仁帶在身上、那唯一一張照片上「未來」的身影。仁逐漸獲得了野風的信賴、為了吉原遊女們研發的青黴素、野風將被幕府大官贖身,種種事件,都讓照片上「未來」身影越來越清晰,從原本患病躺在床上,到最後穿著白色醫袍神采奕奕地站在仁的身邊。

所以仁深信只要讓野風能健康地被贖身,進而為大官產下孩子,那個孩子的孩子...百年後的子孫就是未來,惟有自己不去干涉野風的道路,未來才會誕生,仁想要就這樣看著野風,守護著她、等待著遙遠未來心愛的「她」...

但仁卻忽略了野風的心情,早在仁奮不顧身地為吉原的遊女們醫治梅毒,為著她們這些在美貌消逝後就被淘汰的遊女們拼命時,就已經暗自愛上這個樸拙又認真的男人。可是風塵女子就算有真心又如何?在得知仁有被暗殺的危機時,野風焦急地起身想要飛奔到仁的身邊警告他「花魁,您要去那兒?」一句話輕柔又無心的話殘酷地警告了她,跨不出吉原大門的自己,能去那裡?
c0073742_0534271.jpg
在那個當時,野風絕望地了解了自己一無所有,既沒法像咲一樣自由地飛奔到仁身邊保護他,更不能在仁執醫時為他擦汗分擔憂愁,自己只是個裝飾相當華貴的花魁,不可有真心、不能流真淚的花魁。

這種既無奈又難受的心情,終於在她被告知了自己將被贖身時囓出了一個洞,在所剩不多的時間內至少要達成最後的心願,她捨下了花魁的驕傲(花魁是不會主動相會恩客的,讓人以既崇仰又膽顫小心對待的最上乘女人),用多年來以身體攥下的金子買了「自己」一晚,招待這個讓她心儀不已但又觸碰不到的男人。

一無所有───但我是個花魁,脫下自尊與傲氣,僅以美色來留下美好的回憶───就算明知他心裡有其他人,但飾演男人的夢中情人不正是我的專長嗎?

就讓他叫著「那個人」的名字、就這樣緊緊地擁抱著我吧

───我就是「那個人」,今晚...你能這樣叫我嗎?


當野風懷著覺悟,溫熱又細嫩的朱唇迎上了仁時,就算是一向無私欲的仁也沒法阻止感情的潰堤,來到江戶時代的孤單與懼怕、以及對未來的思念,但就在此時,遠方的鐘聲刺耳地響起,江戶發生大火,仁作為醫生的本能跟鐘聲讓他迅速地恢復了對現實的理性。他拋下野風衝至火災線場救人,而獨自留在華麗房間中的野風,也只能呆呆望著自己這個再熟悉不過的籠子。

───好想,變成雪啊───

隔天一早,宿醉一晚的龍馬來到野風的房間,聽見她對內心感情的告白,當龍馬看不下她這副強撐著死心的樣子而抱住她時,野風終於連最後一絲的保留都捨棄了,飽受煎熬的感情讓她落下了淚,一旦落淚就否定了身為花魁的身份,終於,什麼都不剩下了。

想要變成雪,這樣就可以輕輕地落在大夫的肩膀上,同時,也是希望自己能如雪般潔白,而不是污穢的遊女身份,變成雪,選擇在何處飄落,然後隨之無聲無息地融化消失。
c0073742_054617.jpg
可在贖身的前夕,野風發現了自己乳房有硬塊,而以她記憶所及,母親正是因乳癌而悲慘痛苦地死去,她露出了被命運玩弄的無奈笑容,但下一瞬間,卻又是無比滿足的幸福微笑───啊是啊,我罹患了疾病了,這樣不僅可以再見到南方大夫,而且乳房有所缺陷的女人,也是不會被幕府大官所接受的吧?我可以將生命放到他的手中,這或許是我唯一能交付他的東西───

可是做為關鍵人物的仁,卻因為察覺若是野風不被贖身,那未來就不會誕生的關連(仁認為野風是未來的祖先)卡在心愛女人與野風之間的仁,第一次捨下醫者的佛心選擇了未來,他在幫野風檢查時保持了沉默,並認同她身無異狀的結論。當她望著他時,那看盡世間炎涼,早已不再閃爍著光芒的眼底,第一次閃過了失望與絕望,喜歡的男人努力地想要促成自己的贖身,所以就算咲或佐利夫大夫要求要再一次仔細檢查,野風也如放棄一切地說「既然南方大夫都那麼說了,那還是不動手術的好吧....」

最後在龍馬的勸說下,仁決定替野風動手術,他將未來的照片埋入土中,希望手術的自己不再受私情所影響,而因手術在身體動刀的野風,也同時失去贖身跟作為花魁的身份,穿著一身皎白和服的她顯得既高貴又美麗(白衣代表沒有牽掛,是女子出嫁或死亡時穿著的裝束)在多年過後,重新踏出吉原大門,她像是想起了什麼遺忘已久的事情般發出了困惑的聲音,隨後帶著微笑脫下高木屐,以自己的腳踩踏在濕潤的泥土地上,孑然一身離去。

動完手術後,野風決定離開仁的身邊去展開新生活,龍馬在她離去時大喊著────野風,你還想變成雪嗎?呼應了前面她痛徹心扉的心願,但這次,已經完全不一樣了,雖然野風不知道仁在內心掙扎的原委,但她確實感受到了心儀的人,第一次選擇了自己,原來,並不是空空如也。

一點都不想────────她做了一個初次見面時調皮的鬼臉後這樣回答著,不再希望像雪一樣飄散過後就消融消失,而是以自己的腳,踏實地踏在地面去活出屬於自己的人生,她那回頭帶著淚水的開懷笑容令人難忘,中谷美紀將野風高傲但卻又堅強的一面完美呈現,衷心地喜愛、衷心地感謝,她泣不成聲的顫抖聲音中蘊含了多少對仁的感情?

所以仁也回應了她「我能夠救妳,真是太好了 太好了!」賭上與未來相遇的可能性,仁慶幸自己挽救了眼前堅強著想要活下去的野風,好似被戀人告白般,曾經豔名威震吉原遊廓的花魁野風,像個青澀小女孩般緬靦地笑了。

水真是神奇啊───不僅能變成雨、可以是蒸氣、同時也是冰、還可以變成雪,雖然變化多端,但其實,都是水,而且即使有時看不見,但永遠永遠,不會消失。───我是這麼認為的

這不僅是在說著歷史與未來的流動,總會以另一種方式的呈現,而同時也是在說著野風,她曾祈望變成雪,但現在卻成為了隨意恣流的水,她的願望,早以用另一種型式實現了,高傲的花魁、天真的鬼臉、脆弱的戀愛女子、堅強的老師,這一切一切擁有多種樣貌的,都是名為野風的女子。而雖然她離開了仁的身邊,但她所留給他的回憶與影響,將永遠不會改變。

野風,如水般深情又沉靜,在日劇中以不同於原作的方式活出新的故事。

by abeyasuaki | 2010-01-03 16:54 | 電影日劇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村上紀香《JIN-仁醫-》~返回江戶時代的奇蹟

江戶時代...我身處一個幫人動手術卻會被誤會為殺人兇手的時代

在沒有足夠的手術工具與藥的困境下動手術,這明明是非常簡單的手術

在現代絕不會失敗的手術,可就只是這樣的手術,卻讓我現在束手無措

我這才明瞭過來,一直以來讓手術成功的不是我的技術,而是在這之前人們創造出來的藥與知識

除去了這些,我是個連病人的痛都止不住的庸醫而已,當了這麼久的醫生,直到現在才明瞭

一百三十八年的世界,讓我徹底地體會到這這一點


村上紀香繼《龍》之後的作品《JIN-仁-》(台灣翻作《仁者俠醫》,日劇則為《仁醫》) ,因為其題材的特殊性最近改編為日劇,領銜主演的大澤隆夫中谷美紀很少參與日劇的演出而受到矚目,劇情氣氛也掌握得相當好,進而想要一探其原作的面貌。日本近來有很多作品的題材會挑戰比較專業的領域,譬如說圍棋、品酒或是運動類型,如果作品熱門的話就會形成一股研究的風潮,《JIN-仁-》同時跨足兩個專業領域,一是腦部外科的醫學領域,二是幕末日本的歷史領域。

南方仁,作為執醫的腦外科醫生,經歷許多的困難手術並擁有獨當一面的技術,某日病院裡送進了一個性命垂危的病人,他不僅身份不明還遭受到很嚴重的毆打,導致需要緊急動用手術來清除腦內血塊,而仁,正是當晚的執班醫生。這個手術徹底地改變了他的命運,在開刀的途中,仁驚訝的發現患者腦內竟然有個形似嬰孩的腫囊,如果是幼兒體內還曾有這種例子,但卻沒有人到成年後腦內還包覆著「自己的另一個雙生兄弟」。

就在仁還抱有疑惑的當下,這位剛開完手術的患者就從病房內失去了蹤影,並且還一併帶走了一些藥品、手術刀與那個狀似嬰兒的腫囊。緊急發動眾人尋找的仁在醫院逃生梯中發現了他,但在與對方的扭打中,裝著嬰兒腫囊的玻璃罐滑落,眼看就要摔至地面粉碎,仁不顧自身安危地飛身想要接住,就在同時,他卻似墜入了無限黑暗的深淵一般────明明,樓梯地面的距離是如此地近

他卻因此回到了一百三十八年前的幕末江戶(東京)

繼續閱讀

by abeyasuaki | 2009-11-21 17:40 | 漫畫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