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タグ:告白 ( 1 ) タグの人気記事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告白」──狂意的縱流

c0073742_2154886.jpg

「現在是你走上重生之路的第一步…我開玩笑的。」


語言是具有魔力的,一句話就能讓實轉虛、虛轉實,片名的「告白」就好像是對內容開了一個很大的玩笑,片中不時交錯著眾人的告白,不管是愛女被殺害的森口老師、極度想要引起母親注意的天才少年修哉、安靜不起眼的直樹,還是幻想自己擁有前世使命的少女美月,每個人在劇中交錯著進行內心的表白,但總在話末配上一句輕輕地、幾近細不成聲的

「…我開玩笑的。」

一句話就好像推翻了他們之前的告白,到底那些部份才是他們真正的想法?又那些是行為背後的原因,強烈傳達出人心無法摸透的印像,也因此片中處處充滿著令人不寒而慄的感覺,與其說充斥著「惡意」,更想以「狂意」來形容,那些瘋狂的笑容代表他們的失常,但片中最恐怖的不是殺人手法或是輕賤生命的價值觀,而是裡面沒有一個正常人,那些對修哉與美月進行著霸凌的同學們,有那一個是在他們燦笑著歌詠青春時,對於被欺負的對象懷有罪惡感的?

───他們殺了人,所以活該。

───美月你沒有人性嗎?你不同情森口老師嗎?我們來玩懲罰殺人犯累積計分的比賽吧。


當‧然‧了‧他‧們‧不‧是‧相‧關‧者‧才‧能‧這‧樣‧說

當森口說出自己的4歲稚女在學校泳池溺斃時,有個女學生聽到掉下淚來,馬上被她前排的同學揶揄說「妳好假仙喔。」為了不關自己事的人而哀傷,這是很虛假的事情,所有人對於善惡的價值觀都已經錯置,他們欺壓身為兇手的修哉只是因為好玩,只是因為有藉口,只是因為大家都這樣做而已。

唯一的一個正常人,卻反倒是罹患愛滋被社會所排拒的櫻宮老師。

而他,早因愛滋併發的癌症而離世,活著的人早已沒有正常的人。

「告白」中松隆子的演技非常令人驚豔,從開頭就形成強烈的對比,大家各玩各的、沒有人聽她在說什麼紛鬧班會上,她以非常平穩沒有起伏的聲音漸漸說出那件驚聳意外的真相───雖然與櫻宮老師相戀,卻因為他罹患了被眾人所恐懼的愛滋病,而不能與他結婚,決定單獨扶養孩子長大。因為孩子無法接觸到父親,森口將全部的愛都給了可愛的女兒,備盡呵護地看著她一日一日成長,卻在一次因為自己晚下班時,失去了女兒的蹤影。

最後找到的她的地方,是學校內一汪深綠不見底的泳池內,而愛女早已沒了生命跡象。身為父親的櫻宮老師,終於擁抱了自出生以來就不敢碰觸的女兒,但那早已是失去了魂魄的冰冷身體。注意到這件意外並不單純的森口,在恨意的趨使下尋著著兇手,而她,發現那竟是自己班上的兩位少年...

所以...她將櫻宮老師患病的鮮血注入牛奶中,然後提供給少年們喝下。

讓他們懷著懼怕的心深切反省自己的罪,然後活下去,這就是她作為老師給他們的教育───原以為這樣的故事在森口的「告白」下就結束了,但其實卻是復仇戲開演的鐘聲。隨著森口的辭職離去,得知了真相的同學們就像找到正當理由般霸凌兩位被認出是兇手的少年,修哉選擇繼續去上學,而直樹則躲在家裡,而他們的「告白」才剛開始...

被在電機技術上極富才華的母親給捨棄,天才少年修哉只希望做出引起母親注意的事情,就算那事...是殺人也一樣。他電昏了森口的女兒,心想這樣的聳動應該足以讓時間倒轉...一如他所改造的「逆轉時鐘」一樣,讓母親能轉頭看他,但每次的心計總是次次落空,既沒成功殺死人,也沒真正患病,甚至得知母親再婚,不再牽掛著他了...心灰意冷的修哉決定在學校演講中引爆自製炸彈,用最極端的方法喚回母親。

導演中島哲也在表現手法上非常漂亮卻具有震撼力,修哉母親離家時,衝出家門的修哉感受到的是當時鄰家小孩吹到他耳邊破掉的五彩泡泡,所以對他而言,那就是失去重要事物時的聲音「啪嚓」,而他長大後將時鐘搗毀又重新改造的「逆轉時鐘」似乎也象徵了他希望時光能倒轉回母親仍陪在身邊的歲月。

一無所長的少年直樹,原本只是被修哉設定為「證人」(還不是同夥),修哉希望他到處去宣傳自己殺了人,但卻沒想到他臨走前的一句話「你就是個失敗者嘛」點燃了直樹隱藏在內心的狂意,當他發現森口老師的女兒只是被電昏而非電死時,他仍是露出了酣直的笑容,緩慢卻又不帶一絲猶豫地將毫無反抗能力的小女孩拋進水中淹死。

那一幕,優雅又殘忍。

───媽媽,我就是個殺人犯,沒有理由可找,沒人錯怪,沒人引導

───是我的殺意讓我決定殺了她。


「不,不,不,你只是被壞同學給利用了」直樹的母親幾近崩潰,不斷地想為了自己心愛的孩子找藉口,卻愕然地在直樹的告白中看到了怪物的誕生「我善良的直樹...已經那邊都不在了...」持著刀,沒法接受自己孩子真正懷有惡意的母親想要抹消一切,卻反而被直樹奪刀殺害。有人說殺害人是越過了一條不可跨越的線,因為一旦做過,生命的重量就再也不同了,在別人眼中懦弱怕事的直樹,卻一連奪去了小女孩與母親的生命。

看似沒做出傷天害理事的班長美月,卻認為自己是以毒藥進行神聖儀式的「露娜希」的分身(或轉世),雖然她沒以收藏的毒藥殺害任何人,但認同以毒藥毒殺了自己家人的「露娜希」,可想美月對生命的觀點是什麼,而她對森口說著「修哉...他只是怕寂寞而已,只是想要母親注意他而已...」卻沒想到森口同樣也是母親的身份「為什麼是我的女兒?為什麼要把無辜的人扯進來?這不是你與你母親的事嗎?」

片尾,森口以另一種型式實現了她所說的話「這不是你與你母親的事嗎」她逼出了直樹的狂意、她誘導了修哉的狂意,他們殺害了她的女兒,所以她就讓他們親手殺害了「母親們」,「就算少年法能保護你,我也不會原諒你」從頭到尾都沒有失聲吼叫、平靜如一潭池水的她,卻是最為瘋狂之人,她以教師身份走向絕望的修哉面前,說著「這是作為前任導師給你的指正,現在是你走上重生之路的第一步…」

然後以母親身份輕輕說出

─────────────────────開玩笑的。─────────────────────


你知道嗎?失去重要東西的聲音不是啪嚓,是碰咻喔。

她在電話那頭忍住笑意,輕聲說道。

by abeyasuaki | 2010-10-30 21:01 | 電影日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