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タグ:戰國BASARA貳 ( 4 ) タグの人気記事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戰國BASARA貳─第九話‧龍與鬼 尾張之激突!爆走!伊達長曾我部連合軍

c0073742_2254230.jpg
一反前幾集的鬱悶,這集終於又有BASARA慣有的PARTY氣氛了!而且還是東西兄貴(老大)的夢幻競演!雖說在遊戲中就有在強調這倆人的相似性,都是不良集團的頭頭(暴走族VS海賊),個性都是"俺様"(本大爺說了算),又都戴眼罩,所以被合稱為東西兄貴(政宗在東日本,元親在西日本),但沒想到動畫竟然讓他們成為連合軍了!真得是超過癮的!

繼之前被豐臣秀吉狠狠修理後還被奪去兵器,長曾我部軍隨著洋流(?)飄流到筆頭他們前進大坂的路上,倆方人馬在深山森林裡相遇,元親意圖搶奪政宗等人的馬來當交通工具殺去大坂進行復仇戰...話說因為好奇,所以去查了一下阿尼基等人可能的飄流路徑:

根據元親的說法,他們在四國靠近大坂的攝津海被擊潰後,飄流到岸邊與伊達軍相遇
而之前伊達軍剛通過武田信玄所掌管甲斐國,並打算進攻若狹國山城國
元親他們飄著繞過了整個紀州半島,最後在尾張國與筆頭等人起衝突。
(阿尼基...你辛苦了,這段距離連坐JR都要超過十小時啊,到底是飄了幾天)
c0073742_147319.jpg
相遇的倆軍並不認得彼此,更何況阿尼基還在山裡自稱是海賊,不過既然有打架的機會那筆頭又怎麼會錯過呢?這場終於讓劇情燃起來的對決就此展開!看了好幾場豐臣秀吉壓倒性的虐殺,終於又有勢均力敵的戰局可以看了!獨眼龍VS西海之鬼!

東西兄貴的實力不分上下,你揍我肚子,我就扁你臉,而最有趣的就是不僅場中打得正兇,連旁觀的東西小兵都不甘示弱,一邊來勢洶洶地大喊「アニキ!アニキ!アニキ!」另一邊為了輸人不輸陣也開始邊擊掌邊喊起「筆頭!筆頭!筆頭!」(這種擊掌手勢根本就是日本校園裡硬派應援團充滿男子氣概的加油方法啊XDD原來緣由早在戰國時代就有啦...(笑))
c0073742_2271913.jpg
c0073742_2312646.jpg
雖然主子正在打解悶氣的仗,不過另一邊的小十郎可就沒那麼好過,之前跟朋友討論過劇情,說被綁架走的小十郎可能會遭遇到最不幸的狀況是什麼...那就是碰到松永,沒想到一語成讖!竹中還真得把松永給請來強迫小十郎,這真是標準的良家婦女被綁架後,為了能讓她屈服所以用羞辱的方法來破壞其意志....(汗)加上松永那糟糕度破錶的對話,果然是正人君子的小十郎最不想碰到的對手

「可惜了...這龍之六爪,原想趁機納入我的收藏,如今卻變得破破爛爛」

「但是呢...寶物是門很深的學問,觀賞的方法也因人而異,其中也有人喜愛因經常『使用』而傷痕累累的痕跡,認為這才是至高的價值...若是獨眼龍也好此道的話 」
(使用=(消音))

「那見到半死不活的龍之右目,想必是會喜悅地從獨眼中流出淚水吧」 

「人渣!」(小十郎面對松永時表情都特別緊繃,果然是感知到了危險)
c0073742_2434894.jpg
就在此時小十郎發現松永進來後一直沒將牢房的門關上,而且還背對他繼續在講些不堪入目的話,此機不可失!小十郎拿衣領上「義」字金屬裝飾丟向松永,引開注意力後奪取他腰上的刀(這段第一次看時沒發現他是奪刀,還想軟禁竟然還能持有刀?)但現已改仕松永的風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封了小十郎的喉,讓他動彈不得

「豐臣的軍師...唯一囑咐我的就是不可奪去你的性命」

「這句話的弦外之意就是說,除此之外不管對你『做什麼都可以』,愉快愉快
←天啊,還真的出現這種台詞!那個 愉快愉快 真的是糟糕到斃了啊!

小十郎的貞操在這集播出後大概在松永X小十郎站上淪喪了無數次...............
c0073742_246775.jpg
畫面回到東西兄貴的場合...倆人越打越來勁,從原本只是想搶馬進展到純幹架,不過好久沒看到這麼精美的戰鬥畫面了好感動...!(注意重點:倆人放絕招時筆頭在上、阿尼基在下呀!)筆頭秀出了六刀,加上三日月的頭盔,所以終於被認出來是「奧州的獨眼龍」而一直扛著大錨的阿尼基也被承認是"真的海賊",進而得出是「西海之鬼」的結論,兩人都亮出目標是前往大坂找豐臣秀吉雪恥,所以史稱眼罩戰爭的這場戰鬥終於和平落幕。
c0073742_2463495.jpg
而遠在南方九州的幸村,在跟島津合流後就一直在跟宮本武藏過招(其實上週看到島津沒死後,更讓我確認信長魔王只不過是顏面繃緊了點,他幾乎一個人都沒殺掉啊!不管是阿市還是島津,被他砍的都沒事,而真正掛點的長政與薩比全是光秀幹掉的)

但是延途走來總是卡到陰的幸村,就算是在從事他最愛的練武還是沒法集中精神,以往低沉時有信玄愛的鐵拳,但現在被派到南方出任務根本沒人能痛毆他,為了重振精神順口說出的「政宗」被耳朵可尖的武藏聽個清楚,追問他政宗是誰,當幸村委委道來政宗時,他突然想起自己第一集自甲斐出發時的雄心大志──就是要借著這次任務將自己鍛鍊的更加能與政宗匹敵啊!
c0073742_257319.jpg
這麼一思及馬上重振小老虎威風,一擊擊飛武藏的武器,並成為本集第一個告白的人──

──────── 一思及政宗殿下,在下的力量突然就有如泉湧!────────

幸村!!我覺得悶了好幾集的蒼紅魂馬上瞬間得到了滿足!而且幸村還不知道政宗其實早已自奧州包圍戰生還的消息,一直擔心著此事讓我很期待他們再會時的橋段啊,雖然說把幸村派去九州感覺好像從主線劇情中調遠了,不過派這個中規中矩的乖寶寶對上不知規則為何物、不是吐口水就是丟石頭的武藏其實也蠻有趣的XD

啊,不過落水後爬起的幸村怎麼很有乙女感?053.gif
c0073742_2583675.jpg
至於達成同盟連合軍的伊達與長曾我部,小兵們感情都很快打熱地可以進行共乘了,雖然倆位頭頭還是各騎各的馬...(友人表示,他們共乘武器會互相卡住,也對...光是筆頭的六把刀就已經對坐後面的人構成殺傷力了)面對久違的陸地,阿尼基卻是有點感嘆,因為死對頭毛利沒有接受他的挑戰,反而是跟豐臣家竹中聯手搞垮他的兵器富嶽,而看著有所失落的西海之鬼,政宗則想起現在不知在何方的幸村...還被阿尼基糗了一下是想起了誰嗎?

只見筆頭彆扭地哼了一聲,又突然開始炫耀起自己的好敵手

────────哼,確實是有個熱血又吵的傢伙

天然又單純,不過是個不適合在戰國生存的傢伙,說不定還會連累人喪命
(←筆頭你果然了解幸村)

但是呢...卻擁有Burning Soul , 而且是難以形容的誇張

總是揮舞著一對火熱的雙槍,讓本大爺都無法保持冷靜,都不單只是灼傷就能了事了


(蒼紅互相思念對方的回憶畫面都有筆頭拉著幸村六文錢,把他拉近自己的那幕啊!果然對蒼紅雙方都是定情的重要意義)

另外東西兄貴你們這是...畢業旅行中互相要挖對方八卦的女子高中生嗎!「喂喂,我都說我喜歡誰了,公平起見你也要說吧!」「哼我才沒有!囉唆!(撇開頭).....不過有在意的人啦.....(小聲)」元親說到元就,就像收到老婆的離婚申請書,而且還烙外人來打趴自己一樣的失落感啊!政宗想到幸村則很像小女友被丈人派去花嫁修行,被分隔兩地的感覺,這是跑掉老婆的愛妻連盟啊!
c0073742_304777.jpg
至於阿尼基被秀吉打爆的富嶽那去了?原來是被毛利很仔細的揀回家去重新組裝,毛利與部下A的對話好可愛XD

────────不要再叫它 「富嶽」 了,它已經是我毛利的所有物了。

是,那麼它的名字是...

...是日輪嗎?


不然你說呢?

是...是的!

毛利你家到底多少東西取名叫日輪啊XD!連部下都猜的出來只是不敢講而已,不過看毛利說要離開安藝出征薩摩時的眼神,應該是看出部下A是竹中派來的豐臣家間諜,故意放的假消息吧。既然知道竹中想把富嶽當作王牌,又怎麼會把它修好雙手奉上呢?所以最後毛利應該還是會倒打竹中一槍吧。

倒是後來毛利搭乘山車出征時說的一句話

「無論是誰領導著軍隊,都必然拜倒在我的謀略之下。」

一時眼殘看成「無論是誰領導著軍隊,都必然拜倒在我的裙底之下。」而且第一時間內沒有察覺語意不對!沒有違合感!

而一直吃閉門羹但很努力的慶次,遇見了連唯一的朋友猴子夢吉(我一直覺得這名字實在很...「見秀」)都發燒病倒的窘境,在旅館休息的半夜卻被春日給搖醒,原來是擔心著慶次的謙信來傳話鼓勵慶次,希望他能不洩氣地再次為了自己的初衷去阻止秀吉。這邊春日背對著慶次說的話有感動到「就算是我...也不喜歡這戰國亂世。」以戰亂為生的忍者卻有著這樣的感觸,春日其實是很溫柔的呢。
c0073742_314357.jpg
愛妻連合軍來到了大坂的門口,筆頭與阿尼基開始討論起戰略(戰BA中還需要戰略這東西嗎??)結果倆人同時得到結論「那好!你們去進攻若狹國以聲東擊西,我就直搗黃龍去收拾那隻大猩猩!」這句同步率極高的對話一出雙方馬上沉默了五秒有餘,然後對對方破口大罵說要自己當誘餌,這邊我看到了銀魂裡的土方與阿銀啊!(而且頭髮還正好也都是一黑一銀)

旁邊小兵哭笑不得對兩位頭子勸架,卻換來兩人又是同時大吼「誰跟他合的來啊!」的抗議,東西兄貴真的好可愛啊!果然幼稚鬼的思考邏輯是一樣的啊!打破局面的是不知從何處射來的飛鏢傳書(風魔)裡面則有著松永的花押(簽名)與小十郎領上的「義」字裝飾(還好不是寄來更驚聳的東西orz...)讓打鬧的很開心(?)的筆頭回到現實,想起自己的右眼可能有人身(貞操)上的危機了...不過為什麼阿尼基聽到松永也有反應?一樣是喜歡收藏寶物,這倆人該不會有過節吧?

下回,小老虎的活躍?照標題來看是愛妻連軍的老婆們大打出手啊!這樣不行老公都好好相處了,妻子也要和平共處唷~
c0073742_323868.jpg
c0073742_325468.jpg

by abeyasuaki | 2010-09-07 02:27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戰國BASARA貳─第五話‧誓約的刻印!獨眼龍對軍神 人取橋的對峙

c0073742_223028.jpg
因為一直在玩三代遊戲,所以跳了第三四話沒寫,不過被第五話的劇情給釣了上來,雖然說戰BA最讓人暢快的就是戰鬥畫面,不過動畫在描寫內心戲部份真的比遊戲裡更為加重,這集主要描寫的就是雙龍的回憶,看完力道還真是不小啊。繼之前小十郎被豐臣軍給擄走後,政宗更被半兵衛給設計,被他原本所統治的奧州各勢力起兵反抗,雖然好不容易殲滅了圍攻...但豐臣秀吉卻親自率兵打算來了結獨眼龍,這種狀況下的政宗不僅六刀盡被打落,連人也受到重傷昏倒過去。

最後在伊達軍的忠心護主下,保有半條命回到根據地米澤城,不過六刀卻少了一刀、背部被半兵衛狠狠砍下一刀的恥辱印記,都讓看到主君狼狽狀況的伊達小兵感到很難過,覺得在小十郎不在的期間沒有代替他守護好政宗。
c0073742_22492379.jpg
回到空無一人城中的政宗,則看著空蕩蕩的房間回想起之前的事情──那就是在奧州軍好不容易打贏人取橋戰役後,小十郎卻宣言要切腹謝罪的騷動(本來以為這次標題指的是政宗史上贏得最淒慘的人取橋戰役,原來之前就已經打過了啊)

政宗質問小十郎為何要謝罪,小十郎則回說在這場贏來不易的戰役中,是自己守護不力才讓政宗右手受傷,違背守護誓言唯有以死謝罪(話說小十郎要切腹時左右拉開衣襟引來本話最大的話題...他露了很多...總覺得那好像在暗示政宗什麼(遠目)
c0073742_2251334.jpg
政宗聞言說既然你要切腹,我就為你擔任介錯吧(為切腹的人砍下頭,可以減輕痛苦)但筆頭話雖這樣說,刀砍的方向卻不是小十郎而是他手中的那把刀,接著刀鋒一轉割開傷部的纏帶,用傷及骨頭的右手痛毆小十郎。(這邊政宗當然是故意的,受傷的那隻手打人想必會痛的無以復加,小十郎後面有說到想藉由自殺讓政宗不以勝者自滿,政宗應該也是看透了他這點所以用右手毆打他,讓他知道失去小十郎的痛楚不亞於這傷的錐心之痛...這對主僕還真是會利用對方的弱點"懲罰"對方
c0073742_2259983.jpg
c0073742_22595155.jpg
筆頭接下來說的話萌到我了053.gif

「別總是拿我當小鬼看待!」

不過這時他應該是想抗議小十郎的過保護,他叱罵小十郎在無法使用右手的同時,又讓自己連右眼都失去嗎?而小十郎所發下的誓言──守護好政宗的背後,也並沒有毀約,因為政宗的背後連衣角都沒有破掉(所以政宗出征大坂還是穿著背部被半兵衛砍破的衣服,小十郎看到又會想要進行謝罪切腹了吧...|||
c0073742_2353838.jpg
雖然身受重創,喪失了不少士兵,但政宗仍宣言明天的自己又能拿起六刀而戰,倆人眼神交流,小十郎了解到主君已經比自己想像還堅強後,終於放棄切腹的念頭,慶賀伊達統領了奧州大部份領土。時間點回到現在,在這個小十郎再次宣誓效忠的房間內,只擺放著他被擄走時遺留的那把黑龍,在寂靜空間中閃著深沉卻冷澀的光芒。政宗將黑龍放入了那缺少了一刀的六爪之內,劍代其主隨著他出征而去。
c0073742_2392320.jpg
而另一邊,大家一直在猜想的小十郎牢房景色公布了(毆)還好沒有被脫光吊起來之類的...這算是軟禁在大坂城內吧?為了勸說小十郎降伏,半兵衛還特地將秀吉親征政宗時搶回的一刀呈現在小十郎面前,刀上充滿擦痕與破損的狀況,似乎彰顯了其主人經歷過多麼慘烈的戰爭。半兵衛宣稱這是政宗的遺物───奧州獨眼龍已殞落,並再次勸說小十郎加入豐臣軍成為軍師。在秀吉與半兵衛領軍前往四國的時候,只留下在牢中的小十郎不發一語地面對這個讓他自責不已的沉重信物。
c0073742_23172148.jpg
但相對小十郎的愁眉不展,伊達軍卻一派悠閒,原來奧州暴走族軍被上杉謙信所設下的兵力給擋在人取橋畔,塞車了(無誤)不論怎麼交涉都沒人理會,更毫無戰意就只是列軍在對岸威嚇,無計可施的政宗也只能進行等待...等待上杉謙信的真意明朗。
c0073742_23254655.jpg
c0073742_23275081.jpg
另一方面慶次終於決定要跟秀吉談談,為了表示純脆來勸說的目的,連武器都先放置在森林中(就這樣放大馬路上不怕被揀走?)但是被正率軍西進的秀吉無視(目前二期動畫無視慶次喊叫的:(1) 前田利家 (2) 阿松 (3) 豐臣秀吉 (4) 以上皆是

雖然以前在玩遊戲時就覺得半兵衛對慶次是特別毒口(「你只是個過去的人」)不過到了動畫裡只更加的變本加厲,竟然對慶次說放眼世界的眼裡沒有他,就算慶次再怎麼吶喊都無法傳到秀吉耳中(畫面又再次強調了半兵衛的嫩唇...)
c0073742_23283531.jpg
而往九州前進的幸村則在收集乖寶寶印章,繼上次扶老人過馬路(?)這次又幫只剩老幼婦儒的村子搬開路上的障礙石塊,其實從第一集就開始策馬急馳到現在第五集還沒到達目的地,果然武田的馬不比伊達的哈雷馬,不能一集就從東北跑到大坂,幸村你該跟筆頭借馬啊

而看著無助的平民百姓,幸村想到之前在殘破的安土城碰到的阿市,失去一切的她也沉浸在哀傷之中,不斷看到民間因戰爭而受疾苦,讓幸村開始思考戰爭的盡頭會是和平嗎?(一直想說,不管是遊戲還是動畫,為什麼要讓熱血的幸村走纖細感性路線...一天到晚作著帶有意涵的夢,以及常常自我詢問,這都不是幸村習慣作的事啊....|||
c0073742_23323293.jpg
被困在人取橋畔的筆頭閒來無事只好練劍,回憶模式再啟,他想起在人取橋之役戰勝後,與小十郎之間的對話(這應該是接在一期動畫的第一話前?因為小十郎正在建言統一奧州後,再來要打破川中島的僵局)

雖然小十郎認真討論軍議,不過政宗的心思根本不在這邊,對於之前小十郎意圖切腹的事情,雖然政宗表面不動聲色但其實還是很在意,更趁此時詢問小十郎為什麼這麼做的真意。人取橋戰役之前小十郎反對出兵,按奈不住的政宗卻斥退了他的建言決意出兵,結果雖然贏了卻損失了很多伊達士兵,連政宗都打到傷痕累累,是場不甚光彩的勝利。

最後小十郎說出是為了讓政宗體會到真正的失落感,借由再次喪失的右眼(這句話好腹黑啊=口=也就是小十郎明知自己若死去就等於又再次挖掉筆頭的眼睛...)聞言政宗憤怒地拔出小十郎的刀想斬了他,卻看見刀上刻著「梵天成天翔獨眼龍」的字眼。
c0073742_23332360.jpg
不管做什麼,都是為了鍛練政宗成為王者,這就是片倉小十郎的真心,看見這樣的刀當然不管怎樣都砍不下手啦...這實在太必殺了,為了能夠狂暴的龍能冷靜下來,從小將政宗養大的小十郎果然有一套。

回到現在時點,政宗被秀吉所傷的傷勢也差不多癒合了,而似乎有傳心感應(?)上杉軍開始退兵讓出路來,原來一切都是上杉謙信為了能讓衝動的政宗冷靜下來,所以設兵在此處讓他療養,挑選人取橋也是知道這是對伊達軍意義重大之地,甚至還跟政宗說如果回不來的話,不用擔心奧州他將會接收(意即:不用擔心離開奧州後會被豐臣趁隙攻入,奧州有他上杉謙信守著)

....我還真是沒想到謙信竟然如此為政宗著想啊Q口Q

這次二期動畫真像信玄爸爸與謙信媽媽在溫柔地看守著兒子們=w=|||一個是交待幸村隨從讓他自由行事,去做成長見識之旅,另一個則是幫政宗消除掉後顧之憂,並讓他不會因為憤怒失去冷靜地行軍...這兩位真是受好多人的照顧。既然領受了謙信的顧家,筆頭終於重振以往囂張的風格,一路朝大坂急奔而去!
c0073742_2334156.jpg
c0073742_23351416.jpg
下一回,瀨戶內海的回合,期待阿尼基很久了www每次聽到小兵們大喊「阿尼基!!!」都會想跟著喊呢~
c0073742_2335445.jpg

by abeyasuaki | 2010-08-09 22:30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戰國BASARA貳─第二話‧失去的右目 被撕裂的龍之背

c0073742_2404194.jpg
第2話一言以蔽之,就是知道自己不久於人世的正室(竹中半兵衛),為了身後能有人照料老公(豐臣秀吉),所以到處物色小妾,甚至親自動手去綁架良家婦女(片倉小十郎)擄回來當偏房的故事,而且為了讓貞潔烈女死心,還打算做掉他老公(伊達政宗)...

秀吉:你好像把龍之右眼──片倉小十郎給帶回來了,這是為何?

竹中:因為是有用的人才,所以想要招納他,這可是為了豐臣家的未來呢。

秀吉:我只要有你就足夠了...

竹中:今後我們軍勢家族將會日漸龐大,需要更多的軍師側室

秀吉:你不認為他不會變節嗎

竹中:只要「獨眼龍還活著」的話,他就會宣誓效忠伊達軍到底

不知道為什麼...這次作畫組非常著重在竹中的嘴唇與臀部,多次畫面重點就是他輕啟擦抹了紫色口紅、柔嫩的嘴唇...是因為這次已經快沒女角了,所以竹中軍師來兼任嗎,作畫組真是畫男人畫得比女人還要美。
c0073742_0411917.jpg
繼上回小十郎被挾持人質威脅的危機,這次竹中則意圖以美言誘惑小十郎,甚至提出以小十郎的才智不必委身在伊達之下,若加入豐臣軍的話就讓他獨佔一方(這個有典故的,歷史上是秀吉賞賜小十郎的智勇,在將奧州領土重新分配時讓小十郎擔任三春地方的五萬石大名,但小十郎基於對政宗的忠義而辭退了)

誇言說過了頭,被小十郎叱退不管如何抬舉都不會動心,還亮出那把象徵正太控的刀身「梵天成天翔獨眼龍」以明其志(梵天丸是政宗的幼名,只用到十歲元服之前而已,小十郎是於政宗八歲時成為侍奉他的近侍,所以那把刀的字在政宗八歲~十歲間就刻下了(正太控蓋章)

不過既要保護人質又要擊退敵方,小十郎還是打了一場非常勉強的戰鬥,最後刀被竹中的關節刀給捲走,隨後被蜂擁而上的豐臣軍士兵一陣痛毆後失去了意識(這邊看得好心痛Q_Q以小十郎歷經鍛練的體格,被毆打到失去意識一定是很重的傷勢)
c0073742_0455793.jpg
此時在米澤城內的政宗則收到部下的傳訊,原本隸屬於他管轄之下的南奧發生動亂,津輕氏、南部氏與相馬氏以三方挾擊的方式進攻伊達家,這動亂明顯是由竹中被兵衛所策動的謀反...而隨後政宗並得知小十郎被擄走的消息,以及其愛刀「黑龍」遺留在現場(原來這就是小十郎被稱為黑龍的原因!蒼龍與黑龍,但是政宗的神情似乎是以前沒仔細看過這行字)

當場一團混亂,被小十郎拼死擊退的士兵倒在山丘之上(這邊我只想到小十郎的菜園都被壓毀了...)不過從逃脫的人質口中得知綁架的犯人就是半兵衛,筆頭雖然表面不動聲色,但立即決定對大坂派出斥候偵察軍情,並進行平定南奧之戰,一聲「下令全兵出戰!」充份表現出龍的怒氣。

↓仰角畫面很有魄力,這次作畫組採取了很多特別角度很喜歡ww
c0073742_2482681.jpg
另外離開了前田家的慶次來到了上杉領的越後地區,在看到了春日與謙信的閃光後(連嘴旁飯粒的老梗都搬出來了!)疑惑為何在這好不容易獲得的和平之世,豐臣秀吉還要掀起名為統一、壯大國勢的戰爭,而自己的家人利家竟然選擇了跟隨秀吉、對他國進行侵戰的這條路。

由於知道秀吉下一個目標八成是四國,已與長曾我部結為好友的慶次決定去見秀吉,勸說他打消這念頭,但就在同時,謙信接到了利家進攻上杉領的消息,雖然他請慶次立刻離開越後,但下集應該是慶次決定選擇信念,與利家進行大義滅親的對戰吧。
c0073742_0492315.jpg
平定南奧之戰,失去了小十郎的政宗顯然非常心急無法定下心來,他採取的戰術是將伊達軍力均分為三,一口氣對津輕氏、南部氏與相馬氏進行壓制戰,想要迅速解決戰況,但此舉低估了三軍背後隱藏的豐臣軍,伊達軍也因為失去了軍師小十郎,光靠政宗要決定三方同時的戰術,負擔變得相當沉重。

就在伊達軍力被南奧叛亂消耗了之後,原本藏身在後的半兵衛大方地率軍出現在政宗面前,石田竹中最擅長的「言語攻」馬上對失去小十郎的政宗傷口上撒鹽「你還真是不該將軍力一分為三呢,先對三邊以最少兵力去探其虛實,再制定殲滅退敵之策,看是否為佯攻動作以使別動部隊更容易進攻....如果是‧片‧倉‧君‧的‧話(石田的聲音)」
c0073742_0545748.jpg
我覺得筆頭這集真是賣命演出,不管是被竹中刺激後,那個人馬合一、於空中在馬上站立然後還進行二段跳躍,還是橫著高速旋轉邊操刀砍人....10分!!....加上竹中是操弄像鞭的關節刀,有馬戲團特技+馴獸師的Fu。(這邊將竹中的關節刀操弄的氣勢表現的真好啊,當初玩遊戲也很喜歡用他的說)
c0073742_0561813.jpg
接下來卻徹底將這個傲氣十足的獨眼龍給震攝住了,竹中的兩刀分別砍中政宗的盔上弦月與背後的護甲、並撕破了他自豪的閃電圖案,一直以來,政宗總是說著:「小十郎,我的背後就交給你了!」而面對這個老是顧前不顧後的主君,小十郎苦笑搖頭但卻又忠心進行守護,如今失去右眼的政宗,背後卻輕易地就被半兵衛劃下一刀。

半兵衛此舉有兩個目的,一是告訴政宗:「適才的兩招,若是我想要的話,你的頸上人頭已是我囊中之物(頭部與背部都會是致命傷,竹中明知政宗有穿護甲不會死才砍的)」

二是對於武士而言,背後的傷是非常恥辱的代表,因為背後會受傷往往是因為膽怯而逃跑的場合,才會被敵方從後面砍下,竹中就是想借由羞辱政宗來動搖他,使他失去冷靜,然後再補上一句「你的身後平日總是由片倉君來守護著,如今他不在,還真是顯得脆弱啊,我已經應允了要給他豐厚的酬勞...所以你就安心的,消失在這摺上原吧。
c0073742_0584453.jpg
不過刺激過度,已經累積了過多壓力的筆頭發動戰極(遊戲中的極限技)進入暴走狀態,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猛砍使半兵衛吃了一驚,吃力地擋住猛擊並發現自己可能小看了奧州獨眼龍,但竹中不愧是軍師身份,發現豐臣的援軍已前來就不再戀戰,掀起沙塵後趁機騎馬徹退。

怒極的筆頭原本打算要進行追擊,但此時失去頭號怒氣對象的他才察覺到周邊的狀況,與南奧叛軍交戰過的伊達軍本身就已疲憊至極,現在又面對軍勢完整的豐臣軍,戰線瞬間被突破,面臨到了居下風的劣勢,這邊最心痛的就是伊達軍旗被推倒,繡有竹雀家紋的旗幟在地上被隨意踐踏!可能因為之前有到仙台旅行過的關係,對於竹雀家紋還蠻有親切感與認同感的,就算只是動畫但看到這幕真得有點難過的感覺>_<。

另外...感覺果然比起優雅的竹中軍師,筆頭的血氣還是很重啊...衝動的男人很有魅力053.gif
c0073742_135373.jpg
為了一挽頹勢,筆頭只好自己一人奮戰,連頭盔都被打飛了...還烙了一句完整又標準的英文「Come on!It's not over yet!」(比較想知道中井配這段時的感想,雖然他說他英文很不行得靠片假名標音,可是這段語調實在很自然)雖然小十郎被綁架,筆頭又被竹中羞辱很慘,不過這集筆頭熱血畫面很多還是蠻開心的www
c0073742_14881.jpg
奧州大亂、小十郎失蹤還有政宗居於劣勢的消息也傳到了幸村所在的武田,雖然幸村對於小十郎的失去蹤影趕到訝異,也很憂心政宗的安危,不過由於身負信玄派往薩摩(九州)的任務,也只能先撇開雜念率領機動隊前往。幸村在心中默許雖然自己曾敗於政宗,但再次見面時,希望能成為與其勢均力敵的對象。

...只能希望蒼紅不要到後期才合流了Q_Q
c0073742_1173013.jpg
場景回到大坂城通天閣,...不過...秀吉果然是可大可小啊!之前身材足足有政宗的四倍高大,現在為何身高跟半兵衛差不多!?果然是賽亞人品種嗎...而嘴上工夫非常了得的竹中,面對秀吉時連神情都顯得非常溫柔,還遮掩了被政宗所傷的右手,只一心不想要秀吉擔心。

接下來他所策畫的方向,是用南奧勢力逼死政宗,收攏失去主君的小十郎,牽制武田,派遣利家攻擊越後,待南奧擊破政宗後也可回頭包圍越後,與毛利結盟,然後再一口氣殲滅四國的海賊勢力...說真的,比起一期毫無軍事演練的戰爭,二期竹中所策劃的謀略還挺有模有樣,看似合理,二期的節奏到目前為止都很緊湊流暢。
c0073742_1184994.jpg
第一話沒有的ED這次正常播出~好多新畫面!其中最有趣的就是元親與利家比賽釣魚,真希望看到他們在動畫裡也有如此和樂的情境,還有慶次被女人包圍吃團子的畫面,慶次直到遊戲三代才有孫市大姐能跟他有比較頻繁的對手戲嗎?感覺二代中好像誰都跟他連結不夠深(利家與松是一對,上杉與春日又是一對)小十郎的爽朗下田裝也有新圖,還有筆頭穿著劍道服在月下飲酒的場景!這次劍道服出現機率很高啊(笑)不過筆頭穿劍道服色氣滿點:P)

最後一幕很滿足到蒼紅053.gif053.gif騎馬奔向政宗的幸村,倆人笑得好燦爛!這邊注目的是之前一期動畫Special Thank (贊助)有宮城縣(仙台市)、白石市,這次二期有增加真田一族所在的長野縣上田市!這樣可以期待幸村的戲份能更多點嗎?(笑)
c0073742_1193347.jpg

by abeyasuaki | 2010-07-20 02:41 | 動畫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戰國BASARA貳─第一話‧裂界武帝

c0073742_282870.jpg
期待已久的二期動畫053.gif

最近因為天氣炎熱比較沒心思寫文章,但是一看到動畫開播就不一樣了(笑)而且月底還有遊戲三代發售等著~七月真得是熱血的季節啊!雖然已經很久沒有動畫寫感想了,不過BASARA是特別的,可以這樣每週都很興奮期待著新劇情的感覺真好,所以努力來每話都寫感想,希望二期也能跟一期一樣既有暢快感又高畫質!
c0073742_040233.jpg
繼一期的結尾,二期的開頭接著是蒼紅的對決,背景依舊是上杉與武田的川中島決戰,伊達軍意圖利用兩軍混戰時一次打倒兩大勢力,而為了阻擋政宗的亂入,還是由機動隊的幸村迎擊。

第一話其實頗多向一期致敬的地方,不一樣的是政宗一開始就拔出了六刀,且原先實力不分勝負的倆人,這次卻在因幸村大意的緣故敗下陣來,雖然從遊戲三代預告放出來後就有這方面的傾向,只一派熱血的幸村沒法發揮角色個性上的深度,所以遊戲中讓他背負上信玄病倒、接下大將的重責,動畫裡則被政宗擊倒...就是想讓他能背負些什麼再成長吧。(說是背負...我只看到不管是那邊幸村喘氣次數都增加了而已...且根據NICO動畫的特意放慢蒼紅橋段,幸村往上跳時還露了股溝,熱血悲情(X)熱血色氣(O)屬性蓋章
c0073742_126348.jpg
c0073742_122014.jpg
不得不說這次作畫還是相當精美!不管是筆頭拿六刀的姿勢還是幸村倒地的性感(喂)幸村被政宗擊倒的那幕,眼中映出的不是六刀是貓爪吧。

因為被政宗的雷擊所傷,幸村失去意識昏倒在地,就在蒼紅勝負似乎已經決定的當下,豐臣家包圍了整個川中島,將上杉、武田、伊達團團以重兵封鎖住,其用意是要一口氣接收三軍的兵力。雖然在開播前就知道第二期的魔王是豐臣秀吉,不過倒沒想到第一話如此迅速就登場了...而且雖然體形很巨大,不過比起織田信長還是有差,政宗面對信長被震攝住無法拔刀,這次就算獨身一人也敢對秀吉叫囂。
c0073742_1131094.jpg
很多人在質疑的地方...秀吉跟政宗的大小比例,雖然說BASARA本來就顛覆了秀吉一般的歷史形像──瘦小精悍的乾扁猴子,但這幾乎一隻手就可以掌控政宗的龐大...根本是金鋼了吧!比起信長攝人的氣勢,秀吉以蠻力進行壓制,這也是遊戲中他比較沒趣的地方...相反來說,身為其軍師的吐血石田竹中半兵衛反而更有特色,尤其是看到小十郎時露出的魅笑(煞‧到‧你)...這次除了佐助外其他真田忍隊的人也登場了,一左一右把昏厥的幸村扛走。

讓三軍突圍的是小十郎的聲東擊西之策,沒想到第一話就可以看見雙龍合擊的畫面,雖然政宗想與秀吉單挑,但因為旁邊有半兵衛的關係,所以小十郎提議助陣二打二,而就在雙龍纏住豐臣軍的同時,三軍進行撤退,等到半兵衛發現意圖時,包圍的陣勢已經被突破了。(筆頭你嘴巴上說不準小十郎出手,但是看到他跟上來時語調明顯是很開心的嘛!)
c0073742_115423.jpg
半兵衛眼見策略已被攻破久留也無用,便也進行撤軍,此時才趕到空無一人的戰場的──是每次都遲來一步的前田慶次。(特技:被眾人無視

二期故事主要跟秀吉有關,所以身為秀吉舊友的慶次戲份應該會比一期時多吧!動畫似乎設定已經了解戰國BASARA遊戲前因後果的觀眾為客群,當情節切到慶次詢問利家為何選擇投靠秀吉時,利家回答是因為他覺得秀吉很「強」,不只是富國強兵的理想,還有絕對強悍的魄力,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強悍,利家認為秀吉失去摯愛──妻子寧寧後仍舊對夢想不為所動,這是深愛阿松的自己所辦不到的。

但就在他這麼說著的當時,慶次卻一言不發地緊握著拳頭,這邊動畫沒說出原因,因為慶次知道所謂的「失去摯愛」不正就是秀吉為了消滅自己弱點,達成完全的強悍才親自下的殺手嗎?同樣也喜歡著寧寧,卻為了成全倆人而退出的慶次無法接受舊友的這種轉變,為了從前無法阻止他的遺憾,這次慶次決定要正面面對秀吉。
c0073742_1243941.jpg
第一次看到不死身的幸村包著繃帶啊,為什麼每次被信玄那樣痛毆都沒事...且被信玄又打幾拳後繃帶就不見了!才剛成為遠方星星的同時又瞬移著陸跑回信玄跟前,這對君臣愛的互動又更上一層樓...信玄的策略是讓幸村前往九州,以阻止與毛利聯手的豐臣更加擴展勢力,這是代表蒼紅短時間內見不到面了嗎Q口Q地理位置上變成一東一西了!

另一方面在奧州進行軍議的伊達軍,則推測出豐臣在各軍中都藏有伏兵,所以才能預測出上次川中島之戰的軍情,小十郎出言要對自家人進行嚴格的審核,對於如此耍陰手段感到不耐的政宗,為了避免將來出兵時還要受隱憂也只好同意了。
c0073742_1335862.jpg
c0073742_1342999.jpg
半夜時分小十郎觀察是否有探子因為害怕盤查而逃出,但就在他溫柔地看顧著親手養大的這些野菜時(溺愛父親的神情),半兵衛登場,原來正如他們所料,伊達軍內藏著叛徒,小十郎與政宗每天的作息都被摸得一清二楚(包括小十郎最心愛的就是這個菜園)

半兵衛之所以夜訪小十郎,用意是希望小十郎背叛政宗加入豐臣軍,不管是官方漫畫還是動畫都強調誘惑小十郎背叛的橋段...應該是因為史實上秀吉真得三番兩次邀請小十郎成為自己屬下的關係吧(後來家康也有邀請,小十郎真得是很受歡迎的好男人)。而為了使小十郎沒法拒絕,半兵衛挾持了人質,奧州野菜(X)奧州平民百姓(O)生命攸關的當頭,被威脅的小十郎該如何決定...?

下回的標題「失去的右目!被撕裂的龍之背」政宗又要受傷了嗎!請搶回色氣擔綱的位置吧!
c0073742_1364313.jpg
這次的開頭動畫還是相當熱血,最後一幕蒼紅所站的位置正好跟一期的相反!而且天色不再是一紅一藍而是統一成為藍天了!另外備受著目的是小十郎刀上的字變動了,一期時根據設定資料寫的是「我成獨眼龍右目唯生涯」二期是「梵天成天翔獨眼龍」(政宗幼名為梵天丸,所以意思為期許少主成為騰於空爭霸的獨眼龍)雖然說小十郎確實是在腰間插著兩把刀...不過這代表你倆把都有刻字對吧!!而且意思還這麼白話淺顯易懂!

政宗之所以每次都不要小十郎出手,並不是想要享受單挑的快感,而是刀一拔出實在很有當著眾國面前羞恥PLAY的顯著效果啊!雖然說雙龍之間的堅定情誼在奧州領內已無人質疑,但是這樣如此看似低調實則高調對全日本列島宣言,果然還是貓咪傲嬌屬性筆頭承受不起的...
c0073742_1374053.jpg
c0073742_142919.jpg

by abeyasuaki | 2010-07-12 23:13 | 動畫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