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タグ:松島 ( 3 ) タグの人気記事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2010奧州雙龍行 DAY4──北國獨眼龍 伊達政宗歷史館

c0073742_2321822.jpg
松島的最後一站是「伊達政宗歷史館」,既然本次旅行重點就是奧州筆頭,當然是不會漏掉這個景點。且前幾天一直忍著沒買政宗週邊商品,歷史館應該是最後一個政宗相關的點,所以磨拳擦掌的準備在這邊狠心敗家...(事後證明太天真了!政宗相關的後頭還有著呢)

所謂的「歷史館」其實就是蠟像館,日本挺流行使用蠟像館的方式介紹歷史偉人,且製作得相當精巧,表情栩栩如生,如果有人擔心是否會看起來陰森...這倒是還好啦,比較是在看立體繪本的感覺吧:)館內收藏約莫250尊的蠟像,多數是在描述政宗的一生,而少數排在展場門口的則是從東北出身的近代名人,包括寫「人間失格」的太宰治、與「銀河鐵道物語」的宮澤賢治。
c0073742_164390.jpg
順著松島的海岸不一會兒就來到歷史館,今年正好是歷史館成立的25週年,加上宮城縣的吉祥物むすび丸(飯糰君)與戰國BASARA的風行,讓歷史館的裝飾越來越活潑,館外最吸引我注意的就是門口的小黑板,上面用白粉筆寫著「本日的伊達政宗公」───今天是2月3號,41歲的政宗狀態是滯留江戶中。(當時德川的江戶幕府剛建立)看到時覺得非常有趣,覺得好像是飯糰政宗在寫日記...不過為什麼是政宗41歲?如果是取歷史館開幕25年,那倒退起算的日子是16歲的政宗,也就是政宗參與初陣的年紀(第一次上戰場)。畢竟上戰場後才開始了登上武士舞台的精彩一生,或許是因為這樣吧。
c0073742_22345866.jpg
c0073742_22371017.jpg
進去後第一尊蠟像就是騎著馬威風凜凜的政宗像,不過雖然在馬上的他相當有一國之主的氣勢,但跟在身後的小兵臉上表情還真無奈...看起來有被任性主君拉著出征的感覺(步行跟騎馬的勞累度本來就有差)很快的略過了前面的東北名人行列(喂)進入展示政宗一生的長廊。

將他70年的人生以25個場景呈現,廊門還以金色字體顯眼標著「探訪伊達政宗公的內心」...就當懷著興奮心情踩下的第一步就嚇到了=A=原來這展示間為了能讓參觀的訪客身歷其境,配有感應裝置,每當參觀者行走至某個階段,就會自動播放跟場景對應的音效與語音,而第一個場景是政宗的誕生,所以當然就是嬰兒的哭聲...一行人沒心理準備被突如其來的哭聲給驚到。
c0073742_22442572.jpg
這邊開始跟大家介紹點政宗的生平與小故事,政宗的誕生匯集了眾人的期待,當時統領著米澤城的政宗之父輝宗,為了維護在東北群雄爭霸中辛苦生存的伊達名門,特別娶回強大鄰國的最上一族之女,被人稱為「出羽之鬼姬」的義姬,之所以會得到鬼姬的稱號,是有傳聞這公主不同於一般女子,不僅文武兩道皆精通,擅於狩獵,且個性也極為強悍、激烈。溫和父親與堅悍母親的結合,這就誕生了伊達家第十七代家督──伊達政宗。

身為名門一族的男子,政宗從小就被眾人寄予厚望,甚至傳說他是曾在東北一帶佈道,德高望重的萬海上人的轉世。而就在他五歲時,將這個傳說更為具體化的事件到來,年幼的政宗身染疱瘡,高燒不退的危急狀況讓他差點失去了性命,但或許頑強的個性發揮了作用,九死一生下終究是渡過了人生第一次的難關,雖然代價是右眼就此壞死,留下了極為醜陋的疤痕。(萬海上人為獨眼)

年紀小小就失去了一隻眼睛,就算是不懂事的孩童也知道了自己與他人的不同,感到自卑的政宗個性越來越陰沉,害怕異樣眼光終日躲在房內。母親義姬為了能鼓舞兒子,將政宗叫至庭院裡,從樹上摘下了果實,並指著說「這就是你的眼珠」「從今天開始還給母親我」說完一口吞下肚子,用意是讓政宗了解自己失去眼睛並不可恥,只是將歸還回原本的地方。
c0073742_2253440.jpg
但就算是如此,長久下來還是阻止不了人感情的改變,相較於因右眼失明、個性變得複雜的政宗,義姬禁不住溺愛次子竺丸。弟弟竺丸的面貌很像美麗的母親,不負美少年之名,且因為獲得充足的母愛,成長為坦率單純的孩子。作為武士的長子、一國的繼承人本就要被培育有獨立的精神,在原先就難以與父母長期相處的環境下,又被母親所疏遠,最後甚至因為比較心理而被嫌惡,政宗在極度饑渴母愛的痛苦心情下渡過童年。

某日政宗在參觀寺廟時見到了密教的不動明王像,因為明王雕像不似一般佛像的祥和溫婉,而是呈現睜目嚇人的憤怒神情。好奇之下他詢問寺僧為何明王的神情是如此地特別,僧人回答他說「不動明王是降伏一切惡魔的存在,雖然外貌是相當可怖,可是與其相反的,其內心非常地慈悲,醜陋而扭曲的外表是為了守護眾生才如此展現」雖然對孩童而言是較為困難的一番話,但卻與自卑於單眼的政宗內心產生了共鳴,在那當時他立志成為如同不動明王般的武將,守護自己的人民。(我看這場景的感想:就算是不受母親疼愛,他畢竟還是貴族之子,穿得真華麗啊...不錯的布料)
c0073742_2315568.jpg
雖然失去了母親的關愛,但或許正因為如此,父親輝宗加倍的器重這兒子,對其投下精英教育,延覽了許多著名的學者教育政宗,並為其挑選可信賴的近侍,其中之一正是片倉景綱(小十郎)小十郎原為神社神官之子,因為聰明伶俐被挑為輝宗的小姓,表現優異所以被挑選為照顧政宗的侍從,從此之後他的一生就為效忠政宗而活。

主要負責教育的虎哉宗乙禪師,他教導政宗從許多方面看待世間事物,並會在課程中提出許多思考性的問題,讓這個下任國主的眼界不要那麼狹隘,而政宗一生所遵從的原則──不要讓人看見自己睡著的姿態(除了陪寢對象以外)在戰場上盡可能是坐著休憩,也是虎哉的教誨(做為一國之主,隨時隨地都有所準備,不掉以輕心)蠟像場景中有年幼政宗與侍從們一塊練劍的場景,做為對手、穿著淺紫上衣的正是小十郎,而穿著黑色僧衣的則為其師虎哉。

除了武藝外,輝宗想要讓兒子具有文化人的修養,讓其學習茶道、書道、詩歌與花道,且邀請一些知名的風雅公卿來訪,而政宗不負父親的希望,在書道與詩歌方面綻放了驚人的才華(其漢詩與詩歌留下很多)就算是當時處於微妙競爭狀況的敵國國主蒲生氏鄉,都不得不佩服這年輕的少年之龍,而之後的天下人豐臣秀吉也曾稱讚政宗為「鄙之華人」(鄉野之間有涵養的文化人)
c0073742_23221132.jpg
為了應對米澤城周圍險惡的局勢,政宗於相當年少的狀況下就完成了人生大事,首先是十三歲時為了聯手防守相馬氏,迎娶田村清顯之女愛姬為妻,當時正為米澤城的深冬,在白雪於空飛舞的寒冷季節,如雛人偶般嬌小的愛姬嫁至政宗身邊,當時她才十一歲,但卻成為政宗之後政治角力戰上的得力助手。(雖然傳聞愛姬非常漂亮,但她的蠟像卻做得有點可怕!那個婚禮中的笑容有奸險感所以不想拍=口=)

隨著政宗的年歲脫離孩童時期,城內關於繼承人之爭越演越烈,家臣們分為支持政宗與小次郎(竺丸)兩派,其中小次郎一黨的幕後主使者就是義姬。母親視自己為眼中釘的事實讓政宗非常苦惱,就在此時,父親輝宗作下了驚人決定──雖然輝宗尚處武將的壯年,卻毅然決定讓位給才十八歲的政宗繼位。溫和的父親這次不受家臣與政宗本人的反對,堅決地將家督之位讓出,東北的獨眼龍就此誕生。

一反穩健派的輝宗,年輕氣盛的政宗對不服從的鄰國採取強硬的態度,若有不從者會被下達屠城的殘忍指示,這點在對付大內定綱時產生了後遺症,大內氏因為畠山義繼的暗中支持而反抗政宗,最終失敗時其小手森城被血洗。懼怕被政宗報復的義繼決定從輝宗那邊下手,先是以低姿態哀求輝宗為其求情,但等到輝宗來訪時隨即挾持他作人質。發現自己成為兒子絆腳石的輝宗對政宗大喊「連我一起槍殺了吧!」痛苦掙扎下政宗遵從了父親的命令,混亂槍陣中結束了唯一疼愛自己的親人───父親輝宗的性命。
c0073742_2326264.jpg
難受地如心被撕裂的政宗隨即面對的是復仇戰,也是背水一戰。

與輝宗一起殞命的義繼,其遺子國王丸為名號召了反伊達的勢力,原本東北地區雖然長年爭戰,但卻維持在一個奇妙的平衡之下(你搶我土地,但我也搶你的)可是這狂妄引人注目的獨眼龍一躍上舞台後,平衡卻被徹底打碎,伊達軍以不同以往的勇猛往外擴張,這引發了眾國主的危機意識,決定撲滅最大的敵人。當時聯軍主力的蘆名氏與佐竹氏合起來有三萬多人,而伊達軍是遠少於這數目的七千人,這少對多的激烈決戰最後發生在人取橋,就是政宗一生中最有名的戰役「人取橋戰役」在慘烈的戰局中甚至連大將政宗都下場去親自廝殺,盔甲上因此留下不少槍火與箭孥射擊的痕跡。或許龍升天的壯闊氣勢無人能止,這場戰爭最後奇蹟式的獲勝,也打通了通往東北制霸之路。

接下來的決定性戰爭是摺上原之戰,這次政宗殲滅了自鐮倉以來的名門蘆名氏與二階堂氏,重創相馬氏,使反伊達的眾勢力衰退到無力反抗,可以說實質上已經統一了東北地區,成為名符其實的奧州王,當時推算的伊達家坐擁約莫百萬石的雄厚勢力,政宗的猛打急進完成了自父祖時代就一直墊基的東北霸主夢想。
c0073742_23111114.jpg
俗話說樹大招風,春風得意的政宗引來了更大的敵人,當時的豐臣秀吉已經統一了西國與其他地方,只剩下北条與伊達兩方沒有臣服,政宗違反秀吉下達的「天下無事令」(未經許可,各大名之間不得發生爭戰)發動摺上原之戰消滅了蘆名氏,立刻成為秀吉所注意的頑劣對象。

北条因為明顯不從豐臣勢力,秀吉發帖召集全國勢力進行圍城圍勦,這封書信當然也送到了政宗的手上,這是一個來自天下人秀吉的測試,也是伊達家的重要選擇,是要臣服於豐臣前往參戰,還是違抗命令留在東北與其決一死戰?如果臣服是否就得放棄統一天下的野心?這對於士氣正旺的伊達軍而言是較為挫折的選擇,但與豐臣對抗不知會死傷多少。伊達家內部眾家臣之間分為主戰主和派激烈爭執不下(我看這場景的感想:大家在吵架,老闆(政宗)很頭疼)

決定伊達家命運的重要時刻,卻又發生讓政宗心寒的事件,因為害怕政宗引導伊達家走向滅亡,母親義姬竟然在招待政宗的宴席中對他下毒!原先歡喜於冷淡母親對自己溫情照料的政宗,在唇舌麻痺、五臟如火焚燒的生死關頭,絕望的看著貌美的母親毫無表情的臉龐。但或許藥量不夠,他最終揀回了性命,而為了斬草除根,被母親一派所擁立的弟弟小次郎被政宗給殺害了,當晚,義姬逃回娘家最上氏。

病癒後的政宗聽取小十郎的進言「請您為了伊達家的百年大計,忍受一時的恥辱」而決定屈服於豐臣的召集,並未採用如親兄弟般伊達成實的主戰主張。在參觀歷史館時有趣的是可以在各場景中尋找「館長之一言」他會提到一些歷史的逸聞,譬如說傳說小次郎並未真得被政宗殺死,而是被秘密送往江戶、德川家康鎧下隱約露著葵紋、或是戰國時代武士佩帶刀與太刀的方法,增加了觀看時尋寶的醍餬味。
c0073742_23323596.jpg
決定前往小田原參戰討伐北条的政宗,還是處於命懸一線之間的危急狀況,因為從秀吉發出命令書函後已經過了一段時日,甚只可以說小田原的圍城戰已經決定了勝負,此時政宗的參戰失去了意義,秀吉也累積對這不聽話小輩的怒氣。為了能夠化解這種艱困狀況,政宗想出了出人意表的做法,他自家康那邊調查清楚秀吉的個性與喜好,特意穿著全身純白的服裝參見秀吉,白衣裝象徵對死的覺悟(武士自盡時的服裝)令人為之一愣的打扮果然吸引了喜歡新奇事物的豐臣秀吉,他認定政宗還具有利用價值而饒其一命,雖然代價是沒收了政宗在東北地區多數的領土。

這表演之後一年,善長臨機應變的政宗又碰到了危機,由於東北的大崎葛西一帶發生一揆(農民)之亂,秀吉命令蒲生與政宗進行鎮壓,但滿懷野心的政宗卻在暗中與一揆通信,藉故想要煽動更大的暴亂,但他卻沒想到自己的部下中有人叛變,將他的秘密書信交到競爭對手蒲生氏的手中,得到這個證據的蒲生相當開心地密報秀吉。震怒的秀吉立刻召回政宗進行說明。

蒙受了大家都認為免不了一死大難的政宗,強化了穿白衣的戲劇演出,他上京在秀吉面前對質時穿著白衣,並製作上面貼滿金箔的十字架(非天主教意涵,而是古代執行釘刑的道具)「代表若我真有罪,就馬上處死我吧,都幫您準備好了」除此之外,政宗並辯稱蒲生取得的秘密書信是偽造的,原因就是若是自己親筆寫的信,在花押的鶺鴒紋鳥眼上,會偷偷用針戳一個洞,要是這書信沒有針洞的話...一定是他人仿的。這雖然是狡猾的政宗所設置的預防措施,卻靠此救了自己一命。但畢竟有所嫌疑,政宗被沒收了祖先傳下的城池米澤,被改封到岩出山去。
c0073742_2342292.jpg
漸漸掌握了秀吉喜好的政宗,在秀吉命令各大名向朝鮮出兵的戰役時進行更誇大的演出,由於此次是對海外出兵,所以軍隊在京城進行整隊與軍事閱兵,政宗為此秘密訂作了許多裝備,當伊達軍出現在眾人面前時,沒有人能夠忽略他們的存在。只見士兵頭上戴著是高達一公尺的金色陣笠(是金牛角啊!)而腰上配帶的刀柄寬如船槳,並且漆有金箔與朱塗,非常的炫目耀眼,座騎的馬匹上則裝飾著虎皮、豹皮與孔雀羽毛,這隻宛如以金子打造成的誇張隊伍出現在京城街頭時,引來了人們的高度觀注與興趣,而秀吉也認定這是祝賀出戰必勝的象徵,非常地高興。

這有別於當代美感的伊達軍隊,傳聞就是「伊達者」(華麗時尚的人)的語源,不管如何,有個能身穿五色水玉這等普普風羽織老闆的伊達軍,搞怪愛炫的程度絕對是位居當時的頂點,這也埋下了政宗特異獨行的深刻印象。以前聽過書上描寫的軍隊裝扮,不過一旦親眼看到實體化的模型後...這真是令人羞恥的裝扮呀!真想訪問一下當時穿著的伊達士兵心情,大概就跟你穿著cos服走在觀光熱門點的感覺差不多吧。
c0073742_0134651.jpg
歷史館的一角因應戰國BASARA的熱門而設置了特別展示櫃,包括各地Fans投稿而來的同人作品(畫得還真棒)、遊戲製作人小林裕幸的簽名、還有岩出山城在每年秋天舉行的「政宗公まつり」的海報與扇子,政宗公まつり(政宗公祭)展示了當時伊達武者的閱兵行列,算是一個地方性的慶典。
c0073742_2345639.jpg
接下來的場景是秀吉所舉行的吉野花見,參加者有豐臣秀次、德川家康、前田利家,其中最年輕的政宗因為在花見會中吟作五首和歌相當出色而被秀吉讚賞不已。說明牌中只有指出秀吉與政宗的蠟像各是那尊,不過我認為坐在秀吉旁邊的應該是家康...這跟「天地人」中的家康長相真神似啊。

伊達政宗之所以能夠戰國大名中少數得以善終,且保留了強大實力,就在於他的投資眼光正確,首先跟隨了豐臣秀吉,等他死後又跟隨於德川家康,都下注在勝利者的身上。後面關於德川時代的關原之戰、大坂之戰與長谷川之帶得較迅速,沒有像前面那般仔細,反而著重於他內政方面的功蹟與遠見,如建立了仙台城,以及整治北上川水域,使得仙台之米銷售至江戶大賺一筆。

派遣支倉常長至羅馬教庭參建教宗,以及意圖與歐州各國接觸,這是政宗為了能夠在恰當時機點奪取德川天下所做的準備,而政宗寫給教宗的書信則挑選最昂貴的噴金紙張,這封華麗燦爛的書信至今還保存在梵蒂岡,上頭有著政宗的鶺鴒花押。但奉命辦事的支倉最後下場卻不太好,其返國後幕府進行了禁教措施,受洗為天主教徒的支倉整個家族被處死。(我看這場景的感想:老闆叫你辦事,不要做到100%(連受洗都做了,太徹底了))
c0073742_004647.jpg
蠟像的最後一個場景是大坂夏之陣,在這場戰爭中豐臣家徹底的滅亡、大坂城焚毀,而這尊政宗像少見地刻劃了政宗內心人性的一面,面對傷亡無數的戰役與被烈燄吞噬的大坂城,政宗流下了感嘆的淚水,雖然秀吉給予政宗人生三次差點喪命的危機,但面對懂得賣乖的政宗,秀吉也予起重用,這樣長期小心膽顫應付的對手,卻在短短十數年後繁景毀於一夕之間,讓政宗也感於無常的變化。當初看到這場景時,小伊問了一句話「為何政宗會難過流淚?」我很直覺地立即回答:「因為幸村掛了啊(真田幸村死於大坂夏之陣)
c0073742_135331.jpg
德川天下大勢底定後的政宗處於退隱狀況,整日花鳥風月地風雅渡日,覺悟到自己死期時,親自指定現今的瑞鳳殿所在的經ヶ峰作為埋葬地,最後死於江戶的伊達家櫻田屋敷,享年七十歲。一生極富傳奇色彩、高潮迭起的北國獨眼龍,劃下了至今也無法淡忘的句點。逛到這邊時,我們已經花了整整兩個小時,其實歷史館如果走得比較快的話,半個小時就能參觀完畢,但大概是每個場景都在細看文字,整整花了平均參觀時間的四倍(汗)不過機會難得當然還是希望不要走馬看花...真得是十分滿足:)
c0073742_0144558.jpg
歷史館掛有當初參與大河劇「獨眼龍政宗」的渡邊謙與歷史館長的合照,年輕時的渡邊謙好帥!當時的館長伊達篤郎雖非伊達家直系繼承人,但也出身岩出山伊達家,兼任仙台藩志會長,瑞鳳殿的重建也是因為有他才有今日如此風貌。
c0073742_044137.jpg
步出展覽區後,直衝向紀念品販售處狂買,但是今日的遺憾就此發生!歷史館外附屬有名為伊達かふぇ的甜點店,店門很風趣地以政宗的弦月頭盔作造型,門口還擺有裝了眼罩與五色水玉圍兜的霜淇淋,店裡不僅提供有政宗啤酒,還有命名為政宗、幸村、小十郎的刨冰(政宗=藍色=夏威夷口味、幸村=紅色=草莓口味、小十郎=棕色=咖啡口味)且近來推出新商品就是安有政宗註冊商標的弦月聖代!......結果因為紀念品店逛太久所以什麼都沒吃到......(流淚)雖然說天氣這麼冷還吃冰很自虐,可是我真得好想好想吃那個聖代啊...最後只好趴在玻璃窗上拍下照片,下次去時再來圓夢。
c0073742_114932.jpg
c0073742_074372.jpg
至於那個紀念品店...大概是旅行到現在為止,看過週邊商品種類最為可怕的地方,舉凡想的到的東西都做成跟政宗相關,包括衣服、手機蒔繪、餅乾、錢包、打火機、卡片...艾林還在這邊買到牛舌口味的糖果(雖然看似很詭異,但後來嘗起來還不錯耶)買了政宗頭盔造型的紙鎮、伊達家紋的門簾、獨眼龍的木板明信片、貼紙...(逃避現實中)許多東西難以取捨,盡可能挑設計特別、可以拿來裝飾的商品,想說可以拿來擺在辦公桌上:P
c0073742_1261071.jpg
c0073742_028699.jpg
步出歷史館時已經超過了五點,只得爽快放棄前往松島魚市場的行程,準備走回車站迎接YUKIO,此時海邊的天空染上豔麗的紅紫,非常別緻,回想今天的豐富行程還真是不可思議...可以說是滿載而歸吧!(不管是精神上...還是實際手上拎的份量)
c0073742_0115076.jpg

by abeyasuaki | 2010-03-06 11:18 | 旅行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2010深冬奧州雙龍行──速報篇(底片)

拍攝機:PENTAX MZ5
拍攝底片:AGFA CT100(正片)

c0073742_2238286.jpg
c0073742_2229275.jpg
c0073742_22405019.jpg
c0073742_2224042.jpg
c0073742_2242233.jpg
c0073742_22312392.jpg
c0073742_22451131.jpg
c0073742_2246472.jpg
c0073742_22474193.jpg
c0073742_23214864.jpg
c0073742_2322322.jpg
c0073742_2249438.jpg
c0073742_22515475.jpg
c0073742_2234549.jpg
c0073742_22534364.jpg
c0073742_2314366.jpg
c0073742_233341.jpg
c0073742_2352412.jpg
c0073742_2372147.jpg
c0073742_238555.jpg
c0073742_2395018.jpg
c0073742_23111114.jpg
c0073742_23115659.jpg
c0073742_23125697.jpg
c0073742_2343457.jpg
c0073742_2348574.jpg
c0073742_23505175.jpg
c0073742_041255.jpg
c0073742_064343.jpg
c0073742_011266.jpg
c0073742_0123038.jpg
c0073742_083252.jpg

by abeyasuaki | 2010-02-10 22:56 | 旅行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2010深冬奧州雙龍行──速報篇(數位)

拍攝機:PENTAX K100D+RICOH GRD3
c0073742_1334299.jpg
c0073742_21363673.jpg
c0073742_2242425.jpg
c0073742_22381915.jpg
c0073742_0342132.jpg
c0073742_0585770.jpg
c0073742_21383237.jpg
c0073742_22183631.jpg
c0073742_2351287.jpg
c0073742_2364821.jpg
c0073742_23363953.jpg
c0073742_23522938.jpg
c0073742_0213550.jpg
c0073742_23373737.jpg
c0073742_0231957.jpg
c0073742_0252346.jpg
c0073742_0383343.jpg
c0073742_0513126.jpg
c0073742_053656.jpg
c0073742_0534560.jpg
c0073742_0572319.jpg
c0073742_164390.jpg
c0073742_114932.jpg
c0073742_1261071.jpg
c0073742_135331.jpg
c0073742_1354111.jpg
c0073742_1365531.jpg
c0073742_1382043.jpg
c0073742_139892.jpg
c0073742_1405014.jpg
c0073742_1505113.jpg
c0073742_1521374.jpg

by abeyasuaki | 2010-02-09 21:41 | 旅行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