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タグ:艾瑪 ( 1 ) タグの人気記事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森薰《姊嫁物語》──騎著馬而來的中亞新娘

此篇文章嚴禁轉載,欲轉請先詢問
c0073742_15161960.jpg
染色鮮豔的布料滑順地披掛著弧度優美的身軀上,而在其上的各色絲線綻放出華麗的花草圖樣,還有做為點綴、閃閃發亮的無數金屬鎖片們,這是不管從什麼角度觀看都完美無缺的新娘。但當她掀開錦鍛頭巾的那一瞬間──

──「唉呀」

出現在她眼前,正同樣吃驚的是個怎樣都稱不上英挺──而是有著明亮眼睛的可愛少年,這個她未來、不、已經是丈夫的少年明顯地比自己年幼非常多歲,錯扼只有短暫的時間,新娘立刻露出燦爛如花的笑容,笑吟吟地完成了這個揚溢著幸福的婚禮。 越過山嶺,從遙遠村落而來的新娘,年紀比新郎大了八歲。愛米爾‧哈加爾,二十歲。哈剌魯‧耶洪,十二歲。兩人展開同一個屋簷下的生活,才只是不久前的事。

曾以描繪維多利亞時代,英國女僕與富家少爺戀愛故事《艾瑪》而有名的森薰老師,在滿足了對十九世紀的英國刻劃入微的創作願望後,這次將自己另一個感興趣的地區──中央亞細亞‧高加索地區做為背景,創造出率真迷糊的愛米爾姑娘與她年少卻舉止成熟的丈夫哈剌魯的故事。日文原名為《乙嫁語り》的《姊嫁物語》在角川書店的隔月刊『fellows!』上連載,目前日本出到單行本第二卷,而中文版則剛熱騰騰出版了第一冊。
c0073742_15571987.jpg
中央亞細亞‧高加索地區,如果簡略來說就是亞洲內陸臨近裏海的地區,這個多種族居住的大草原區域,是過去中國與地中海區域往來貿易的「絲路」必經之道,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之上,極富民族風味的絨毯、壁氈、織品,還有被稱為至寶的汗血馬,以及生活必須品羊奶、羊毛、帳蓬(蒙古包),這些給予人荒漠、草原、連綿山脈印象的事物正是愛米爾等人所生活的舞台。

從《艾瑪》時期開始,森薰老師最迷人的地方就是考察認真詳盡、然後將之付諸於角色的舉手投足,所以就算有些篇章僅僅只是描繪英國女僕辛勤工作的一天,連台詞都很少許,卻還是能吸引住讀者的眼光。細膩地穿上襯衣和長擺女僕裝,再將流洩而下的長髮仔細盤上,然後再進到廚房生火提水準備烤麵包…這些細節在森薰細緻又溫潤的筆下,就好像成為了那個時代的人,深入她們生活中去觀看一樣,從這邊證明用心的作者就算不需要台詞也能表達生動的故事吶!

這次的《姊嫁物語》也充份發揮森薰老師的特色,愛米爾所來自的是逐水草而居的遊牧民族,哈剌魯一族則是早年捨棄了遊牧方式、定居建築起村落的突厥族,既然生活方式不同,習慣與風俗當然有所差異,定居生活因為相對來講比較安定,不需要狩獵,所以哈剌魯與族中年幼的一輩都沒碰過弓箭。而愛米爾則成長於與草原朝夕相處的膘悍家族中,所以射箭難不了她,不僅剛嫁過來就展現漂亮的打獵手法,煮了一鍋美味的兔肉湯給家人喝外,還獵到毛色美麗的狐狸。草原的女子,不但不顯柔弱,還是相當英勇的呢!
c0073742_15584172.jpg
再來最吸引人的莫過於開宗明義就點出的,愛米爾與哈剌魯的年齡差,雖然八歲在男女婚姻裡似乎不是那麼稀奇的事,但她們的狀況卻是女方年長於男方,而在適婚年紀為十五、十六歲的當時,愛米爾正如家中年長輩所說的「老大不小」,被隨意地許婚給山另一頭的耶洪家。因為嚴苛的生活條件,當時不管那個家族都以能娶到生育很多孩子的妻子為最重要事項,但是當哈剌魯長大到足以擔任生育大責時,愛米爾的年紀就稍微偏大了。雖然如此,這似姊弟、又可以說近似於母子的關係卻是這對夫妻相處上最可愛的地方啊!

照作者森薰後記所說,愛米爾是集她對中亞的愛好與想像所成的女孩,野性、傻氣、強悍、純情、因為生於遊牧民族所以打獵與就地料理樣樣都行的能幹、又帶一點出身名門的氣質。而丈夫哈剌魯則是與妻子相反的,斯文、有禮、還有有別於年紀的成熟與體貼,這對夫妻不能不說是絕配。去拜訪仍維持遊牧生活的遠親時,哈剌魯的叔叔默默看著這對年紀相差頗大的夫妻就私底下擔憂過生育問題,等到晚上倆人獨處時,為了消去愛米爾可能有的不安心情,哈剌魯還正經八百地對妻子說道:

「之所以和妳結婚,不是出於什麼不得已…呃…總之,希望愛米爾年紀再小一點這種事,我從來都沒有想過。」
c0073742_2127066.jpg
看著愛米爾稍微停頓一下的感動,哈剌魯長大想必會是個好男人吧,不過畢竟他現在還是小孩子,說完話後就害羞地準備就寢,還是愛米爾湊近略帶暗示地問道「只有這樣而已嗎?」這對夫妻才有了第一次的初吻。接下來的就寢畫面在連載當時可是讓很多人吃驚,愛米爾竟然把所有衣物都卸下,不過當然不是對尚年少的哈剌魯出手啦,愛米爾笑著說住帳蓬的人們都是以裸睡為習慣的,因為這樣會比較溫暖。被柔軟肢體所摟住的哈剌魯,看著陌生的蒙古包頂,想到白天倆人揀到的迷失小羊,在以天地為屋頂地毯的遊牧民族中,這就像小羊依靠著母羊安心睡去的感覺吧。

森薰老師在畫女性肢體上實在是一絕,充份顯露了女性肉體柔軟與豐勻之美,卻沒有色氣或煽情的不好感覺,從在《艾瑪》中躺在床上慵懶地談了一整篇情話的德國夫妻起,到《姊嫁物語》中爽快除去衣物的愛米爾,只讓人感受到人與人相處的真實感,優美的肢體表現,也常是欣賞森薰作品的醍醐味呢。

除了愛米爾與哈剌魯這對集合了眾人目光的夫妻外,雙方家族眾多成員也是富有個性的一群。與愛米爾來自同一族的奶奶,就算年事已高但仍能英凜地持弓趕走前來搶親的哈加爾一族。生育了四個小鬼頭的姊姊謝蕾柯,雖然表面是管教嚴厲的母親,但是在懲罰不聽話的幼子後,又偷偷拜託愛米爾送飯菜給兒子吃,愛米爾拒絕第二次的通融,謝蕾柯不知所措地抓住丈夫煩惱把兒子餓著了,這明明是她給的懲罰啊傻媽媽。
c0073742_2251427.jpg
愛米爾一族中出現的則是長兄阿傑爾與兩位堂兄。不茍言笑的阿傑爾事事不融變通,緊鎖的眉頭不許一絲鬆懈,而他夥同族中年輕男子前來的目的,則是要回愛米爾。

愛米爾娘家的哈加爾一族,為了在大草原上爭奪地盤,所以透過政治婚姻──將族中女孩們一一嫁往有利可圖的大族中,藉以操控或穩固自族的地位,只有愛米爾因為年紀過大,才草草嫁給了沒有權益相爭的耶洪家。但是眼見嫁往奴瑪吉的兩個女孩都死去,族中年長一輩將念頭動到了剛婚嫁的愛米爾身上──反正她還沒有身孕──在未誕生小孩的階段,女孩仍是屬於娘家的財產。

兄長阿傑爾正是奉命前來帶回愛米爾的使者,好在當時的愛米爾正與丈夫前往探訪遠親不在家中,這群不速之客在探知耶洪家沒有交回媳婦的決定後,立刻不客氣地開始翻箱倒櫃搜察房間,想用強力的手段帶回妹妹。但如同愛米爾將弓箭帶著當成嫁妝一樣,來自同一族的奶奶也拿出弓箭射向阿傑爾,以震攝全場的強硬口氣宣告:「快給我滾回去!我和你們之間已經沒有同族情份了,下次再敢對我的媳婦出手試試看,我絕對讓你們吃不完兜著走」才趕跑了他們,不過這個衝突的發生,應該是後續的起頭吧。

《姊嫁物語》讓森薰對畫面的講究度又更上一層樓,雖然在《艾瑪》時就堪見其精密細心的畫工,維多利亞時代上流社會所舉辦的華麗的盛宴,穿梭於其中,綴滿蕾絲的洋裝與講究的餐桌擺盤,都不得不佩服她有辦法將這些繁複的線條處理的如此優美又謹然有序,但又不會過於雕啄到讓人難以親近,森薰的筆法,總是帶著冬日陽光般的溫煦。

《姊嫁物語》的中亞背景讓她充份可以發揮興趣,雖然沒有了歐洲洋裝的複雜設計,但中亞最有名可就是那傳統美麗的花紋呢,以花與草為設計的基底,所衍生出來的幾何圖形,一圈又一圈看似重覆的圖案,將原本單純的衣物與地毯變得十分特別,想到這些圖案都是中亞女子哼著小曲、以思念的心情親手編織出的花紋,也難怪愛米爾將自己做的衣物套在哈剌魯身上時,他是那麼地高興。

目前故事雖然只進展到初期,但有了森薰老師用心的保證,《姊嫁物語》還是相當令人期待後續,兩個家族之間的爭執該如何化解,是否會發生流血衝突,還有愛米爾來到新地方後,所結交到的同性好友,以及中亞地區特有的傳統與文化….有很多題材都能發揮成精彩作品,請期待森薰老師的再一次演出!
c0073742_22395650.jpg

by abeyasuaki | 2010-05-23 15:16 | 漫畫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