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タグ:西尾維新 ( 1 ) タグの人気記事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刀語──七花與咎女‧春夏秋冬流轉的搜刀之旅

此篇文章嚴禁轉載,欲轉請先詢問



「因為愛而動的人值得信賴──鑢七花,你大可放心愛上我無妨。」


這麼神氣說著的是統領天下的軍所總監督‧奇策士咎女,而目瞪口呆地聽著的則是流放孤島的虛刀流第七代掌門──鑢七花。時值尾張幕府家鳴將軍的治世,長達一年的旅程就此揭開了序幕──

推理小說家西尾維新於2007年與講談社BOX進行年度企劃,於「大河Novel」開始連載小說,一個月一長篇的進展至該年年底告結,共計十二篇,十二本小說結成了「刀語」。這篇架空的時代小說展現了輕小說的專長──節奏輕盈、敘事明快,而西尾維新筆下特有的饒舌與速度又加強了這個印象,使得整部小說正如其故事內容一般,由十二場刀與刀的對決組成──勝負就在一瞬間內決定!

「刀語」小說部份目前由尖端引進台灣,採取與日本一樣的出版方式,一個月一篇一本,今年年初「刀語」更由WHITE FOX改編為動畫,以「大河動畫」之名推出,為了遵從小說的沿習也是一個月一話,整部以十二話告結。就算是在架空時代小說盛行的日本,「刀語」也是很突出的存在,動畫化後更是將其美麗的和風風格呈現出來,春之櫻花、夏之綠葉、秋之紅楓與冬之白雪,日本四季的變化如同繪卷般,隨著故事的進展而呈現。
c0073742_1615786.jpg
更令人驚豔的是動畫所採用的畫風,完全出自原作小說插畫的小姐的畫風,竹的畫風用色綺麗,且很擅長運用和風的元素,整體畫面搭配起來頗有拼貼與撕畫的風格,相當具有設計感。這種畫風融入動畫,不可思議的沒有任何違合感,再搭配上曾為「劍心~追憶篇、星霜篇」製作優美配樂的岩崎琢,民謠般的曲子更加深了力道,「刀語」動畫的表現令人驚豔,大量的和風元素卻沒有雜亂感,如花般綻放。

「刀語」,如其標題一般是「說刀之物語」,但其主角鑢七花卻是從不持刀,其師承以血緣單脈相傳的「虛刀流」,是為第七代的掌門人,所謂的虛刀流正是捨棄了實體的刀,以人身化為刀進行攻擊的流派,或許有人會質疑這不就是拳法嗎?非也,虛刀流非拳法而是劍法,於戰國亂世開創此派的鑢一根在創此技法的同時,決定了虛刀流只傳子嗣、不傳外人的門規,因此虛刀流一直都隱於黑暗之中,普通人難以見識其高強,直至得以運用他們為刀的動亂來臨──

鑢六枝,在奧州大亂時以虛刀為刃,手刃了當時叛亂的主謀飛彈鷹比等,這場幹得漂亮的暗殺讓擾亂世間安定的謀反終於得以落幕,飛彈一族消逝在被火焚燒的城池之中,但就連武藝高強的他也不知道,當時躲在殘破的壁垣後面,靜靜看著自己父親於眼前被殺死的幼小少女,因為過於悲痛只能張著嘴發出無言的嘶喊,並在一夕之間白了頭髮…

光陰流轉二十年,當年的英雄鑢六枝在親手了結了罪人鷹比等,尾張幕府給予他的報酬卻是流放孤島,或許太過銳利的刀對於安定的政權而言是更危險的存在,但一向安於暗處的虛刀流掌門平靜地接受了這樣的結果,帶著一雙尚年幼的兒女定居於丹後海外的孤島,並為此處尚未有人跡涉足之地取名為──「不承島」。此後二十年,鑢七花與其姊鑢七實遠離人世地成長於島,直至一個陌生的雪屐印子踏上島的土地為止。
c0073742_21381423.jpg
「你想奪得天下嗎?」少女胸有成竹地提出疑問。

「不想。」少年不假思索地立刻回答。

「嗯嗯,此乃亦然,人既生於世,理當有大志,你無需以勃勃野心為恥,追本溯源,當今將軍家,不也是以下犯上而來?──什麼!?不想!」少女閉目理所當然地點了點頭,但隨即將貓咪般碩圓的眼睛倏地睜大。

「有個刀匠名曰四季崎記紀,你可曾聽聞過?」少女不放棄地再次提問。

「沒聽過。」少年平靜地看著少女回答。

「嗯嗯,此乃當然。縱使居於偏僻孤島,身為劍客,豈能不聞其名?即便是不用刀劍的虛刀流亦然,不,應該說對於不用劍的虛刀流而言,四季崎記紀更是有如天敵般的存在──什麼!?沒聽過!」
不待少年語音落畢,少女露出十成八九的微笑,卻未料還是吃了一大驚。

雪屐印子的主人名為咎女,其身份為當今幕府的軍師組織──軍所的總監督,亦即立於替將軍出主意的組織頂點。這個過於權重的名號卻跟眼前的嬌小少女怎麼也無法搭配起來,雪白披垂而下的秀髮,華麗又璀燦生輝的衣物,還有那雙靈動又碩圓的眼睛,與略顯脾氣微倔的嘴角,如白貓一般顯得尊貴的少女。

少女自稱為奇策士,獻策獻計者被稱為策士,籌奇策者則稱為「奇策士」──這個由少女自封的名號報到七實七花姊弟面前,兩人也只能面面相窺,看著少女如連珠炮般地報上來意。原來奉幕府差遣的她來到這為人所遺忘的小島,為的是求助於虛刀流現任掌門七花,與她一起踏上尋刀之旅。
c0073742_22381858.jpg
百年前,當世間還處於強欺弱的戰國紛亂,國與國除了軍力競備外,還爭奪著天才鍛製師──四季崎記紀所鑄鍊出來的千把刀劍,相傳只要擁有其所有的劍就能有力量一統天下,由此可見其刀之鋒利強大。但就算是最後殲滅了其他二十四國,完成一統大治的將軍,也只搜全了九百八十八把四季崎的刀。剩下的十二把──下落不明、難以接近、為人所奪…其他九百八十八把全為製作這十二把的試作品──「非是人用刀,而是刀造人。」秉持著製作者四季崎的異端思想,這些異端中的異端被稱為「變體刀」,當今幕府懼怕持有這十二把刀的人再次引發叛亂,決定命令咎女進行搜集刀的任務。

絶刀「鉋」‧斬刀「鈍」‧千刀「鎩」
薄刀「針」‧賊刀「鎧」‧双刀「鎚」
悪刀「鐚」‧微刀「釵」‧王刀「鋸」
誠刀「銓」‧毒刀「鍍」‧炎刀「銃」

十二把只聞其名不知其形的變體刀,其搜集的困難度卻可比登天,咎女曾為此聘用過忍者──真庭忍軍為其手腳,但當他們手中實際拿到刀的一瞬間,卻又為這價值連城的寶物而背叛了她。尋求重視信念與忠義的劍士──錆白兵,心想既是持劍之人,當會不以金錢價值來衡量劍,卻未料正是日夜都以劍為伴的劍士,更無法將天才鍛製師的作品放手。

這劍,是擁有足以改變人心的毒性,是為劍毒。
c0073742_23175834.jpg
陷入困境的咎女決定製作奇策──無人想過的法子──尋找身為大戰英雄卻輪為罪人的虛刀流一門作為夥伴,即算,對方是殺父兇手的兒子也一樣。但不為名也不為利的虛刀流卻也是最難說服的對象,咎女再次打出奇策──「因為愛而動的人值得信賴──鑢七花,你大可放心愛上我無妨。」當她得意洋洋地說出此語時,在場無人能發一言。這就是 美貌卻總少根筋的奇策士咎女 與 不解人事卻身懷無比武技的鑢七花踏上旅程的起點。

虛刀流的鑢七花 成為奇策士咎女 的「刀」

為她進行一次次的對決 奪回十二把 變體刀


初次接觸「刀語」時,第一眼就被美麗又特殊的畫面給迷住,還有那人聲澎湃又熱血的配樂,作為號稱「大河動畫」之名確實不虛傳。主角倆人咎女與鑢七花之間,也是隨著故事進展會心一笑的有趣關係,年紀輕輕就得以登上軍所總監督的位置,咎女可以想知是經歷過多少辛酸與黑暗的鬥爭,背叛她的真庭忍軍一員──真庭蝙蝠說過「第一次見到這婆娘時,我便覺得毛骨聳然,她眼中的野心太嚇人,明擺著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但就算是看似充斥著野心的企圖,咎女的個性卻一點也不令人反感,相反地卻相當可愛!嬌小纖瘦,因為常於奇策不諳武功,運動神經非常的差,連本人都很驕傲的號稱「順便一提,我的強度可比窗戶紙,就算在路上絆倒或從那裡摔下去,我也有足夠當場死亡的自信,而碰到兔子的襲擊,我也有十足信心敗北」而與平常高姿態、周詳思考的將軍策士身份相反,偶爾會冒出孩子氣的話語,為了增加自己的特色,很得意的將「ちぇりお」(發音:Cheerio)掛在口邊當作口頭禪,雖然咎女以為這是九州薩摩藩一帶為人打氣,且又發音可愛才採用。但其實真正的發音是「ちぇすと」(發音:Tyesuto),「ちぇりお」(發音:Cheerio)是再見的意思…當咎女與七花的旅行到達九州一帶時,咎女發現自己一直都在出糗說錯,還在旅途中邊開心打著七花邊說時….瞬間臉紅羞恥地大叫跑來跑去。
c0073742_1221783.jpg
而自幼在荒島上長大的七花,因為缺乏了與人互動的常識,在初期也常做出讓咎女傷腦筋的行為「與其說是鄉下人,不如說是野生動物…」不斷鍛練的體格讓他不懼寒冷,所以就算寒天也不需要穿著衣物保暖,而長年只跟姊姊相處的關係,也讓他無法辨別其他人的面容,如果與咎女身高差不多的人出現在他眼前,可是會立刻弄錯的。面對弱小的敵人也不懂得手下留情與點到為止──正如剛治鍊出來的純鋼之刀一般純粹、毫無雜質,沒有任何猶豫地遵守著咎女的命令。

「我給予你的指令只有四個,仔細聽好」在離開不承島的那天,咎女站在船頭對著身後划著槳的七花如是說。

「首先,不准斷刀,亦就是不准對刀進行任何攻擊行為,我希望能毫髮無傷地得到四季崎記紀的刀」

「再來,要保護我,就算最後能搜集齊全四季崎記紀的刀,我死了也是枉然」

「第三…要保護好你自己,這話不是為了你所著想才講的,如果你為了其中一把刀而重傷有什麼三長兩短,那後面要再奪刀就難如登天,所以我不允許你受到任何傷」


「明白,那最後呢」

「保護好你自己」少女拖著衣擺微微地偏過了頭,七花因此看不見她的表情「這話…卻是為了你著想才講的。別死,這場旅程前途難測,但千萬別死,辦得到吧?我可不允許你說辦不著。」

「…………非常明白,我會全部照辦。」
c0073742_242288.jpg
雖然出島時七花就宣稱他”決定”愛上咎女,但是初期的宣稱卻很是僵硬,就像在平鋪直述般的說著愛意「知道了,我愛你」「恩,你大可盡情愛我」可是隨著故事的進展,七花開始慢慢了學習到了一些他在島上從未遭遇過的感情,包括想成為咎女唯一的刀、不希望咎女去接觸其他男人、還有在遭遇双刀「鎚」的擁有者,蝦夷踊山的殘存者──名為凍空粉雪的女孩時,他竟然還體悟到粉雪之所以撒謊是因為寂寞的緣故,並因此對殲滅她村子的犯人感到憤怒。這些以往與七花絕緣的細緻感情,就如一鎚鎚不斷精打著熾熱的劍般,將他研磨成別具有風格的一把名刀…雖然看在姊姊七實的眼裡,名為七花的這把「人形刀」卻是變得鈍缺了。

「刀語」所設定的架空背景是落在曾是織田信長勢力中心的尾張幕府──由將軍所統領天下的時代,加上鋒火漫燒下漸漸頹傾的奧州城堡,會令人連想到名作「妖刀傳」的氛圍。而作為每集對決舞台的地點,雖然是虛構的但都很有特色,譬如化為沙漠死城「因幡 下酷城」,在裡面等著七花的是使用居合斬的宇練銀閣,而就跟其持有的刀‧斬刀「鈍」名字成巧妙又諷刺的對比一樣,「鈍」所施出的居合斬銳利到不管什麼都能一刀兩斷。

接下來在「出雲 三途神社」所遭遇到的敦賀迷彩,則是以千刀保護著逃來神社的不幸女性,與其以守護之刀為使命相較的過去,迷彩卻曾是奪人性命也不手軟的山賊,「刀語」每集的故事當中,進行對戰的敵人都相當有意思,不僅他們所遭遇過的故事與刀有微妙的呼應或對比,常常其下場也出乎一般故事意料之外,作者西尾維新老師在描寫角色死亡時毫不手軟,不僅每集死去的不在少數,有些還帶有深深的遺憾成為刀下亡魂,這樣的筆法卻加強了角色的深度,令人對他們印像強烈的同時也豐富了「刀語」的世界。
c0073742_2544883.jpg
隨著故事進展,糾纏在眾角色之間的關係也越來越複雜,包括鑢七花之父鑢六枝突然死亡的真相、鑢七花之姊鑢七實沒有繼承虛刀流的原因、四季崎記紀與虛刀流始組鑢一根的淵源、還有真庭十二忍軍所隱藏的情報,咎女死對頭否定姬的出場…每一集都毫無冷場,而西尾維新式的快速敘事法更是加強了劇情的爽快度!沒法預測接下的發展,又能同時享受典雅和風的美感,這就是「刀語」之所以為人所稱道之處,更為了完美呈現出季節的流轉,動畫最後的片尾曲與畫面可是每集都進行更換,隨著冬雪飄落、春櫻綻放、夏葉吐綠而至紅楓轉赤、最後再至萬物休止,從這些小細部都能體會到「刀語」的別緻。

「虛刀流,正是不用刀劍才厲害」

──七花微微一笑「妳可別誤會,我這既不是利欲薰心,也沒中了四季崎的刀之毒,更不是為了在幕府加官進爵,只是為了想替妳做些事…」他對著未來一年的旅伴如此說著


──────────────────「我決定愛上妳了。」──────────────────


刀語,開幕。

by abeyasuaki | 2010-08-29 16:02 | 動畫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