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タグ:C.C ( 2 ) タグの人気記事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魔女的嘆息

C.C CN 優人(柚子)/Photo&文 by 霜影

前言:魔女的嘆息可不是什麼詩情畫意的東西...
c0073742_130627.jpg
「...計畫一就採用移動地點A的作法,然後由雙Knight左右率兵攻進去,計畫二則採用地下定點突破的方法...」深夜的阿什弗德學園宿舍,只見所有的燈火都暗去,僅留靠角落的半圓窗內還閃爍著昏黃的光線,魯魯修‧蘭佩洛基仍焚膏繼晷地待在電腦前努力輸入所有數據與資料。

「可惡...做完這個還得再清查最近的帳務...這黑色騎士團怎麼就沒一個人能分擔一下這些雜務啊!」魯魯修將手深深埋入因熬夜而顯得雜亂的髮中,白天得負責學生會的業務,晚上還必須盤算黑色騎士團的策略與收支,就算是自詡為用腦第一的他也實在吃不消。

「......嗯......很吵耶」魯魯修轉過頭去,剛才埋怨自己的聲音正來自於現在舒服躺在沙發上,睡眼惺松的綠髮少女「喂!你怎麼這麼拉遢啊,作為一個女的,好歹要洗完澡,整齊穿好衣服躺在床上睡吧!」從小細心養育妹妹娜娜莉,魯魯修實在看不慣C.C隨便的生活習慣。這也是他第一次知道女人原來也可以這麼懶。

「真是受不了妳...」雖然邊抱怨,魯魯修還是伸手去拉賴在沙發上的C.C,他打算不論如何得把她拖到床上好好蓋著被子睡覺,但是就正當打算實行這個計畫時...「啊!這不就是我剛剛找了很久的資料嗎!!原來被妳壓在身下...!」看見從C.C身下出現的資料頁不禁讓魯魯修怒火中燒,剛剛他就是因為這資料不見了所以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後來找不到不得已只得坐下來重新精算,也因此搞到深更半夜...
c0073742_26088.jpg
「妳到底還藏了什麼東西啊」魯魯修粗魯的搖醒C.C,被吵醒的C.C不滿地揉了揉眼睛「這麼晚了你還在大驚小怪什麼啊...魯魯修」「什麼大驚小怪...」雖然這魔女講話還是很氣人,不過現在重點已經不是這個了,魯魯修努力地看向C.C好不容易願易挪動一下身體而空出的沙發角落,只見除了他所遺失的黑騎士團帳務精算表外,還有一堆署名是自己的帳單。

「!?這是什麼??」由於對這些帳單完全沒印象,魯魯修一瞬間懷疑是自己操勞過度得了記憶退化症,但他馬上回神是誰幹得好事「這些...該不會都是妳一個人買的吧!!!」緊緊捏著努力探手拿到的帳單疊───上面全部印著PIZZA HUT的字眼「妳竟然趁我不在家時...」剩下的話他已經說不出了,運轉過度的腦中只徘徊著下個月的超支數字而已。

「妳一個人吃那麼多幹麻...」就算是魔女,是女人應該都怕胖吧,這種在魯魯修認知中的常識一下就被C.C打破了「....為了這個啊...很辛苦的。」雖然被魯魯修擠到一邊去,C.C仍不願從沙發上起身,她用側躺的方式指了指懷中的黃色不明物體。──這是什麼怪東西!?──看著魯魯修張大的嘴,不等他開口詢問C.C就先回答了問題「....是起司君。」隨後又把頭埋入起司君柔軟的胸膛中。
c0073742_2314743.jpg
「...給我...」──這個魔女,給她三分顏色就開起染坊了!──魯魯修決定今晚一定要好好告誡她誰才是這個房間的「擁有者」,就算再怎麼手無縛雞之力,搶奪一個布偶他還是辦得到的。「喂!還給我。」C.C難得的語氣起了變化「不要。」魯魯修心中一陣竊喜,原來這魔女還是有弱點的啊?那好,明天這黃色不明物體就會出現在阿什弗德學園的垃圾場了。

「.....你知道一個傳說嗎?魯魯修」正當魯魯修得意於終於掌握了壓制C.C的方法時,C.C卻突然改變了臉色正經地看向他,此刻她的聲音裡似乎帶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偷走魔女的東西的人,都會變成貓...如果是你的話,我想會是變成小黑貓吧。」「什麼!?」魯魯修腦內一下無法消化C.C話中的意思「妳在說童話吧,當我幾歲了還相信...而且我這才不是偷...」不過下一瞬間,他看到C.C直勾著自己盯的金色眼睛,頓時想到「絕對命令」的力量就是這魔女給的。

「..........」少年明顯地動搖了。

「.....哈............」看著在維持男性尊嚴與害怕變成貓之間猶豫,無法決定下一步行動的魯魯修,C.C嘆了好大一口氣──這也未免太、好騙了──在跟魯魯修訂下契約時候還沒想到他竟然是這樣的個性,雖然吃盡了苦頭因而變成擁有平民斤斤計較的性格,但骨子裡畢竟是不懂世事的皇子,不過也罷,就是這點有趣啊~

「那麼,你要怎麼做呢?────魯魯修?」

魔女甜美的笑了。

by abeyasuaki | 2009-10-05 00:56 | 創作日記

トランスメディア提供アイコン01 [CodeGeass] 非時香果

相關文章:魔王與魔女
c0073742_22583319.jpg
我的願望即是死。將存在永劫終結。

為了死而活著,這就是世界的真理,有限之物才能稱之為「生命」

正因為有死亡,人才自覺到自己是「生存著」

...沒有死亡的日子一天天累積,那根本稱不上人生,只不過,是經驗而已

若你還有生存的理由,就殺了我吧


日本神話中使人可不老不死、閃著黃金光輝的果實,非時香果。擁有不可思議之香氣、這自常世之國摘下的果子,在咬食吞入體內的一瞬間就脫離了人世之軌,成為不滅的存在。那不滅不僅顯示壽命的長久,更能使肉體不論遭到任何傷害皆能復原,但相對來說,這也剝奪了選擇「終結」的這個選項。

不老不死的魔女C.C在這話中對魯魯修說出契約的「願望」,她希望自己毫無止盡的生命能夠被奪去,脫離永生之地獄,這邊也顯示出為何片名是取為「Code Geass」,締結契約者將依內心願望被授予不同型態的Geass,正如渴求獲得壓倒性強大力量來改變世界的魯魯修一樣,他得到的力量就是絕對命令。

至於契約主,則是持有給予人力量、並使契約主身體不老不死的Code,Code持有者無法放棄不滅的肉體,只能等待與自己訂定契約的Geass者力量日趨強大時,跟自己交換,將Code傳承給對方後才能恢復普通的身體與壽命。

這不就像是在小心翼翼培植著果實一般嗎?

多麼脆弱又稀有,經不起任何碰撞,聚集著所有希望的果實。

只是非時香果的效用是讓人不老不死,這個「果實」卻是使Code持有者能夠重回人世的輪迴,流盡鮮血而平凡地死去。依照目前劇情看來,Code持有者只能跟少數人訂定契約,只是以往Code持有者都將培養Geass當成「尋死」的途徑,但C.C與V.V或許是為了打破命運的約束,建立起嚮團研究Geass能力的賦予。

這讓我想起攻殼機動隊中,將「靈魂數據化並複製,但卻造成劣化」的現象,V.V的目的是弒神,雖然還不能確定他想弒的神指的是什麼,但必定是需要增強我方力量才能打倒的對象,但原本Geass無法同時跟多人訂定,而且需要有「不想死」與渴望著什麼的極大執著,因此能符合條件者不是那麼多,他們終究還是發現了方法,這也是現在洛洛等實驗者所擁有的次級Geass。
c0073742_0245353.jpg
洛洛所持有的Geass雖然沒有像魯魯修、毛、皇帝一樣會隨使用時間的增長而變得力量強大(成功的結果)、甚至是失去控制(失敗的結果)能力穩定可預測,但後遺症卻是出現在身體的反噬上,越使用就越造成對心臟的負擔,所以V.V才說他是失敗品,因為他的能力不會成長成「果實」,反倒在對身體造成一定傷害後耗盡死去,這就是Geass的劣化,用人工的方式強制植入,可以使相對多數的人得到能力,卻不是真正的力量。

C.C這話裡能力使用的初期,顯示Geass是在左眼,到後來慢慢發展成雙眼,之前朋友RainReader曾提出假說人工製造的Geass是在右眼,跟不死者訂定真正契約的則在左眼,這件事應該可以獲得證明?毛與皇帝雖然雙眼皆顯示,但也能代表他們都已進入「成熟期」只是毛的心智已失控,變成被力量所控制,所以無法達成C.C的期望。

身為逃亡的奴隸、過去不被當成人看待的C.C,在與不死者的修女訂定契約後,選擇她的力量為「被愛」,只要是被Geass看到的人都會愛上她,為了獲得自幼極度渴求的愛情,她使用力量,親切圍繞在身邊的所有人都不再冷漠,極盡所能的熱情與溫柔,只為了搏得她青睞的微笑。

可隨著時間過去,當力量再也不受控制,就跟現在的魯魯修一樣無法隨意識關閉後,身邊所有人不論C.C願意與否都愛上了她,世界變的很虛假,而她也漸漸了解到濫用Geass後的空虛與無聊,也因此她只願意相信給予她Geass的修女,因為這份強制的愛對她並沒有用,所以總是體貼叮嚀著自己的修女是「愛著我」的。
c0073742_0445683.jpg
但是到了最後的最後,她發現到自己也不過就是個讓修女畫上修止符的工具,自己就是那顆成熟可供摘取的甜美果實,是吃下就實現心願,了斷永劫生命的毒果。修女對她沒有愛,就算擁有了Geass,還是沒有得到真正想要的東西,而這也開始了她漫長而艱苦的時之旅行,數百...數千...以至於無從估計的亙古。

以前看手塚虫治的「火鳥」裡面有一篇很觸目驚心,傳說飲火鳥之血的人能永生不死,所以不知有多少人前撲後繼的去狩獵它,其中只有一位偶然間飲到了血,但當毀滅性的災難襲擊星球,所有生命都滅亡只有他還存活的那時開始,惡夢就永無止盡的找上門來,他瘋狂地想在備受污染的土地種植植物,卻無一倖存,就算饑餓、乾渴也死不了。在無法數計的時間過去後,連肉體都受不了極限的環境摧殘而消滅,但他仍舊還「活著」因為他的意識還存在著,這對應到C.C所說的「...沒有死亡的日子一天天累積,那根本稱不上人生,只不過,是經驗而已」更可以想像到若是得到永遠的生命的「絕望」。

C.C選擇將力量傳承給皇帝,因為她說魯魯修太過溫柔 ──無法殺死她。魯魯修的確沒法殺死她,對於擁有很強的領域觀念與潔癖的魯魯修而言,他所認定的人就是聖域,會用他全部的力量去保護對方,但相對來講,在那個領域之外的都是可以無情排除的對象(對,洛洛就是在領域之外的人,而且好死不死他又殺了在領域內的夏莉 囧)

回答我!C.C

為何沒有選擇我為替身,你恐懼的永生地獄本來可以推給我的

你是在同情我嗎!?C.C!

別帶著那副表情死去,最後至少要笑著啊!我一定會使你笑著的,所以...!

c0073742_1234995.jpg
這句話喚回了C.C的決定,原本噙著淚水被吸取力量的C.C推開了皇帝,做為魔女的自己、做為女人的自己,魯魯修在無意之間說出了她真正的心願,不是「使我死去」,而是「發自內心地愛著我」

他希望C.C是幸福的笑著,而不是帶著悲傷去執行因絕望而生的虛假願望,她讓魯魯修破壞了神殿──也就是囚禁著不死者記憶的箱盒,為了長久下來終於等待到的救贖,就算失去所有記憶,退回到只擁有被奴隸的人生也願意如此,在魔女與女人之間,她選擇了「女人」。

啊...對不起、對不起....請問您是那位?我的新主人嗎?

我會在廚房幫忙和掃除, 汲水,照顧牛羊,縫紉,會讀一點字,數可以數到二十

那個...收拾屍體也作過.........


看著喪失一切,並失去永恆生命的C.C,魯魯內心的衝擊可以想像,原本他的「伙伴」一直都只有這個不老不死的魔女,洛洛進不了他的內心世界,卡蓮不理解也無法接受他的黑暗面,夏莉與妹妹娜娜莉更是他保護在光面世界的象徵,在使盡欺騙與背叛的背後,唯一能沉默看著他背影的只有作為「共犯」的C.C而已,親手開槍結束尤菲生命的那天,C.C抱著痛哭的魯魯、靜靜不發一語地陪在他身邊,如今卻...

魔王真得要面對真正的「孤獨」了嗎?我希望魔女能歸來,她的心願不是捨下曾經渡過的時光而死去,而是經歷過一切卻仍能笑著得到所愛吧?

如果說你是魔女的話 那我成為魔王就可以了

我們是共犯 是各懷利益的同伴啊。
c0073742_21119100.jpg

by abeyasuaki | 2008-07-21 22:58 | 動畫日記